关闭

第594章 出卖

  到了五月初,就算是之前喧嚣的锦衣卫大牢,也犹如过了气儿的网红店那样,变得沉寂而安静,毕竟舍命不舍才的还是少数,就像陈演这样的,早舍财早免遭皮肉之苦,正常的当晚戴会枷,尝尝他们对待他们蔑视的泥腿子时候动用的酷刑手捻子,然后该交钱的交钱,该回家的就都回了家。

  差一点的,就像周钟这样实在没钱的,或者真舍不得家财的,要么被连续的酷刑拷问死了,要么就挨了两三天带着一身伤也忍不住吐口了,真正挨到这七八天的,不仅仅是没钱或者死扛的,而且还都是些命大不死的。

  也就剩下了老骨头渣子十几个,就连刘宗敏对他们都失去了兴趣,自己是满腹兴奋带着这几天收刮到的世家小姐,青楼头牌寻欢作乐去了放任这些人在牢里烂死。

  漆黑的夜色中,时断时续的呻吟声隐约传来,端着一大盆剩饭剩菜,亲兵撤走之后剩下过来接盘的闯军散卒是不耐烦的往地上一扔。

  “快他娘的吃,几个死要钱的腌臜东西!”

  剩饭剩菜散发出一股子难闻的腐败臭味,甚至还有蛆虫在其中扭曲着,可是那些戴着枷的前明权贵却跟抢食的疯狗那样,猛地撞了过来,把脸埋在盆里,也真的如同狗那样的啃着,甚至为了争抢这点残羹剩饭,相互推搡着叫嚷着。

  估计任谁都不敢相信,这些人是曾经穿着华贵官袍,站在朝堂上商议国家大事的官家老爷了。

  挤在最后头,戴着的枷锁也是格外的沉重,干挤挤不上溜,反倒是被向外推了个趔趄,一个头发围着苍蝇,身上衣服都破烂成破布条的老头子就跟乌龟那样,四脚朝天的仰了过去,好半天都没爬起来。

  “老朽是,是嘉定伯,你们你们不能这样对我!”

  喉咙嘶哑的可怕,满口牙都被打掉了,老头子是用破锯拉木头般难听的声音嘶吼着,可惜,前明时候,他是国丈贵族,人人都得敬畏他,没了大明,他就是个老不死的囚徒,正看着别的弟兄享用官家小姐,自己伺候这群老不死的生闷气儿呢?看守的顺军是一脚踹到他身上,踹的他连翻滚了两个跟头。

  “什么家腚伯野腚伯的,老子还是你姑家大伯呢?赶紧死了得了,耽误老子时间!”

  这一脚,踹的周奎好悬没断了气儿,趴在地上犹如死狗那样激烈的喘息着,而且这一下子,他还正好翻到了墙边,墙上,三个脑袋悬挂在他头上,几天下来,已经开始腐烂,冒出了白色的蛆虫,眼睛恐怖且无神的张望着这黑漆漆的牢房,猪狗一样的人群。

  周奎的长子,次子还有侄子,刘宗敏还真把他后人给杀绝了!

  看着这狰狞的人头,一时间周奎是悲从心来,张口就想哭丧,可一张哭脸刚挤出来,忽然间,一股子狂喜又是在他面孔上显露了出来,扛着那沉重的枷锁,他是老龟那样艰难的挪到了牢门边上,扯着嗓子厉鬼那样嘶吼了起来。

  “老朽要见刘爷!来人!来人!”

  “他娘的,鬼叫什么?再他娘的号丧,老子送你见阎王!”

  冷不丁这一嗓子还真吓人,真把附近几个兵丁吓了一跳,离得近的没好气的一脚猛地踹了过去,还张口叫骂着,可这周奎就像是入了魔那样,翻身起来,又是难听的叫嚷起来。

  “老朽要见刘爷!老朽有一笔大富贵要送给刘爷,耽误了时间,小心你们的脑袋!”

  “富贵!!!”

  把这些家伙关在这儿,不就是为了拷出钱粮,这万年铁公鸡拔毛了,不仅仅几个看守,就算那些“奋战”到如今的老顽固都是忍不住瞪圆了眼睛。

  “你等着!”

  抄家找银子,自己也有好处可以拿,没人和钱过不去,几个顺军看守的脸色也是变得平和了点,一个拽着他脖子上的大枷锁把他拽回来跪着正点,另一个则是急促的向外跑去。

  别说,铁公鸡拔毛,刘宗敏还真给面子,虽然他还是没从七八个娘们怀里爬出来,可是派了个车子,却是去专程把周奎给拉了过来。

  花贵的花厅,悦耳舞乐,飘香的酒菜,这些简直犹如上辈子的东西了,在周奎迷糊中,两个顺军亲兵打开了锁在他脖子上的沉重大枷,抽开木头时候,这老家伙是凄厉的惨叫起来,这么些天,木头都和脖子上,手腕的伤口长在了一起,撕扯出了狰狞的红肉来。

  左手搂着不知道哪个侍郎的小妾,右手还在不知道哪个御史的女儿怀里摩挲着香软,女人的闷哼中,翘着个二郎腿的刘宗敏是哼哼着憨厚叫嚷着。

  “老家伙?终于开窍了!早这么痛快,何至于受这么多皮肉之苦?说说吧!脏银都藏在了哪儿了!”

  “老朽真没有银子了!刘爷!”

  到了这儿,居然还是一毛不拔,气的刘宗敏差不点没喷出来,推开两个惊叫的女人,他是气急败坏的叫骂着。

  “老不死的,你他娘的消遣爷呢啊?”

  要不是这些天折磨的下身都浮肿腐烂了,周奎说不定真吓尿了,满是瑟瑟发抖急促的跪在地上磕着头,他是慌张的叫嚷着。

  “银子没有,可是老朽真有大富贵送给将军!老朽知道太子在哪儿!!!”

  “太子!”

  这个词语终于吸引了刘宗敏的注意来,本来该才一天就被田宏遇周奎献上的太子永王定王几个,到如今还是下落不明,这些天经常能听到几个军师和自己大哥在那儿嘟囔,弄得李自成吃饭都没胃口,一顿也只能吃一斗饭,半只羊了!如果能为大哥解这个忧,倒是件好事儿。

  伸手拎起着家伙的衣领子,可刘宗敏旋即却又是被他身上惊人的腥臭味熏得恶心的后腿了一步,扇着鼻子喝问道。

  “说吧!那明太子在哪儿?”

  “回刘爷!就在大顺天兵攻城前,那前明狗皇帝与蓟国公结了亲,要把长平那野丫头下嫁给辽王毛珏,宫城破,太子是我外孙,能去的,只有老朽这儿,田宏遇那佬儿那里,老朽家和田宏遇那老厮家都没有,能躲的,只有蓟国公府了!”

  “蓟国公府!”

  这个名词再一次让刘宗敏粗厚的眉头挑了挑。

  在他和李自成山崩地裂一般的铐饷中,连吴三桂的父亲吴襄都被勒索了银子,仅仅是没有像历史上那样动刑,可大顺却一直都没动蓟国公府。

  倒不是忌惮辽东毛珏的实力,有句话叫无知者无畏!历史上进北京的李自成根本就没把清国放在眼里,也毫不在意导致他灭亡的吴三桂关宁军,这个时空,对于大明封的辽王,从未交过手的官军,他自然是更加没有放在眼里。

  能让蓟国公府逃过一劫的,是空空如也的内帑中,那一堆突兀的财富以及东华门中,磕头祭祀崇祯的前明大臣名单,唯一倾尽家财以助饷的蓟国公给大顺的君臣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就算李自成也得标榜忠义,来激励部下效忠自己,在李自成的名单上,毛文龙就被划掉了。

  另一方面明知道毛文龙都散尽家财了,自然也是无银可拷,刘宗敏也就没费这白功夫。

  不过先在想来,还真是灯下黑了!捏着下巴上的胡须,刘宗敏是情不自禁的重重点了点头。

  “太子!”

  “刘爷!刘爷!”

  看着刘宗敏终于点头,周奎又是忙不迭的跪下重重的磕着脑袋。

  “抓到太子,皇上龙颜大悦,封侯拜相指日可待!老朽真没银子,您就发发慈悲,放了老朽吧!”

  一边哭叫,一边这周奎还还向刘宗敏这儿爬着,想要抱着他的大腿,那股子难闻的气息再一次让刘宗敏捂着鼻子急退了两步,没好气的狠狠一脚踹了过去。

  “滚,来人,把这佬儿扔出去!”

  几个亲兵也是捂着鼻子,拖着周奎的肩膀,厌恶的直接出了花厅,打开府门,扑腾一下子扔垃圾那样把这位堂堂大明帝国国丈扔在了大街上。

  …………

  漆黑的夜色就像是冥界中的天空那样,狂风呼喝着犹如鬼哭,刮在府门口的破灯笼摇晃了半天,吧嗒一下子掉在了地上,翻滚了半天,在昏暗的月光下,是露出了个苍白的周字。

  一片死寂中,半掩的门被推开那咯吱的声音,是格外的刺耳,踉跄着犹如行尸走肉那样,周奎摇晃着进了门。

  好不容易死里逃生,这曾经显赫的国丈府,展现在他眼前的就是这无比的凄凉之色。

  “子榆!子榆!老爷回来了!”

  沙哑着喉咙,周奎一边呼喊着,一边猛地向正厅撞去,咣当一声,腐朽的大门干脆的齐门轴而倒,让周奎猛地趴在了地上,又是摔得半天都没爬起来,扶着门框,哪怕这个老吝啬鬼声音都带了点悲怆。

  “子榆!老爷我……,啊!!!”

  惊骇的手驻地连续爬了三下,花厅的房梁上,一派挂在上面重重的东西映入了他眼帘,月光下,一只只舌头伸得老长,眼睛干瘪的女尸无神且怨恨的似乎死死盯在他身上。

  自己老婆,儿媳,侄媳,妾!全都不堪凌辱,上吊自尽了!

  足足看傻了几秒钟,猛地抱着最前面那具尸体,周奎是嚎啕大哭了起来。

  “子榆啊!子榆!”

  可才刚嚎了两声,似乎又想起了极其重要的事情那样,他又是疯子那样丢开了尸体,踉跄的向后院闯着。

  肮脏的仆人茅厕后头,拽着草里藏着的绳子,已经干瘦到就剩下骨头的周奎愣是拽出一口沉甸甸的箱子来,也不顾上面脏脏的秽物,猛地掀开箱盖,就算惨淡的月光下,一股子金灿灿的光辉依旧倒映在了他脸上。

  猛地把一锭金子塞到了自己怀里,脏兮兮的脸上流露出前所未有的,都扭曲了的亢奋,周奎张狂的大声笑了起来。

  “还在!还在!哈哈哈哈,还在,都在呢!子榆!老大,老二!都在呢!都在呢!”

  那声音,就像是夜哭的猫头鹰凄厉而惊悚的回荡在这个空旷死寂的国丈府中。

  鬼气森森!

  (本章完)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好大一只乌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永夜君王大道朝天万古神帝万域之王九星霸体诀重生之最强剑神诡秘之主我的1979修罗武神武破九荒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一起读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