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107章小情绪

  陶方和程潇潇走后,李幼荣在床上坐到半夜,直到早上实在撑不住才倒在一边睡过去。

  再醒过来时,已经半上午了。李幼荣开门出来,正好撞见程潇潇在客厅里忙碌的身影。

  昨天的情绪还憋在心里,李幼荣对这个人只当做没看见。

  程潇潇看他反应就知道他还窝着火,忍不住趁他去洗手间的时候偷偷的给自己的小姐妹请教:

  “平常看起来很没脾气的人生气了,该怎么哄啊?”

  “我去,这种人生气很可怕的,你怎么招惹这种人了?”

  “就是我老板家的小祖宗——不对,他现在是我老板,我也不是故意的,反正他就是生气了,你有什么办法吧。”

  “讨好他,给他跪下道歉!”

  程潇潇收到这条回信的时候,没忍住一个白眼翻了出来。

  “这是什么破方法?”嘀咕一句,把手机收起来,程潇潇端着锅,继续烧菜。

  期间李幼荣回房间,她也没敢回头看,直到等把菜全部摆好,她才在吸了口气后,鼓起勇气喊了一声,“易铭,我给你把午餐做好了。”

  “你自己吃吧。”衣着整齐的李幼荣拿着一件大衣从卧室里出来,抓着客厅茶几上的车钥匙就往玄关去。

  程潇潇看他这是要走,连忙追上去,“你要去哪里?”

  李幼荣没搭理他,穿了鞋就走。

  程潇潇突然觉得自己像被抛弃的怨妇。

  想想就生气,她一个电话给陶方打了过去,“喂,你自己惹毛了他,你也得去哄哄吧?”

  李幼荣下楼把车开出来后,就直接往中戏去。到了学校门口,他才打电话给骆飞问:“在学校吗?”

  那边突然接到李幼荣电话的骆飞也是激动得不行,“在在在。”

  听到这小子轻快的声音,李幼荣心情稍微好了点,“你现在到学校门口来,我带你吃饭。”

  “好。”骆飞也不含糊,挂了电话后就抛下同行的朋友往校门口跑。

  李幼荣把骆飞带到了二环立交桥东的那家【如家私房菜馆】。

  下车后,他给身后兴致勃勃的小孩介绍,“这里的菜口味不错,材料也好,我请朋友吃饭一般都是来这里。”

  骆飞点点头,他现在比以前安静了许多。

  虽然很久没来,但老板一看到李幼荣还是满脸笑容的迎了上来,“李大少爷,好久没来了。”

  李幼荣微微笑了笑,问:“我包厢还在吧?”

  “在的呐。”

  “那还是老规矩,两个人。”

  “行,马上给您上菜。”老板一边答应着,一边亲自把人领到了包厢。

  他走之前,李幼荣把卡递给他,“今天不喝酒,上茶就行。”

  老板说了声好,接过卡笑眯眯的走了。

  茶很快就端了上来。

  李幼荣一边给骆飞倒了一杯,一边问:“想想咱俩有多久没见了?”

  “大半年了吧?”具体的时间算不是很清楚,骆飞皱了皱眉说:“反正我感觉好久好久了。”

  “你读书,我要忙工作,忙着忙着就忘了。”李幼荣想着,就觉得时间过得真快,“你现在,也长高了不少。”

  骆飞不好意思的笑笑,“但是站在易哥你身边,我还是个矮子。”

  “你不急,之前营养不良,现在条件好了补补就行。男孩子可以长到二十多岁呢。”李幼荣开解了一番,又问:“学习怎么样?”

  “我特棒!”不知道什么是谦虚的骆飞一说到这个就停不下嘴,“易哥我跟你说,我虽然是旁听生,但是上课的时候老师是把我当本校生看的。一开始刚去的时候还只能上文化课,后来表演课我也能跟着去了。老师还说我有灵气,演的好。”

  骆飞的一双大眼睛,现在看起来确实是越来越灵动了。

  李幼荣不怀疑他的话,便接着问:“平时有去别的剧组面试什么的吗?”

  “有,暑假的时候,我还跑横店跑龙套去了。”

  说笑间,菜已经慢慢上齐了。

  李幼荣给骆飞夹了块已经请好刺的鱼,说:“平常要是有话跟我讲,给我发短信就是。”

  “我知道。”把鱼吃了,骆飞傻傻的笑了一声,“易哥你就是个闷葫芦,是那种别人不理你,你就不会去主动理别人的那种人。”

  李幼荣瞪了瞪他,“瞎说什么?”

  骆飞一撇嘴,站起来指了指他面前的那盘菜,“易哥,我想吃那个。”

  李幼荣便把菜端到他跟前了。

  “味道还好吧?”

  “嗯嗯,都挺对我胃口的。”

  “那你多吃一点。”

  看到骆飞吃的开心,李幼荣放下筷子,喝了口茶说:“最近有联系陶方吗?”

  骆飞低着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一直有啊,但是最近两个月他不是出国了嘛,我心疼话费,就没招他。他现在回来了吗?”

  “回来了。”李幼荣点了点头,看了人小孩儿半晌,张嘴喊了他一声,“骆飞。”

  “嗯?”听出来李幼荣语气有点不对,骆飞抬起了头。

  李幼荣其实是想问他知不知道陶方住院的事的,但是他又感觉没必要。事情已经过去了,何必又要他担心呢?但是,不说的话……李幼荣又觉得有点不对劲。

  他现在的心情,跟那时候的陶方与程潇潇,难道是一样的?

  李幼荣纠结了。

  他真的很生气陶方遇到事情瞒着他,但现在,他又觉得那个时候他的心情自己能够理解……

  理解不一定代表着可以被原谅。李幼荣吸了口气,见骆飞还看着自己,还是重新换了句词说:“要是平常没事,可以来我家找我玩,我换住处了知道吗?”

  骆飞咬了咬筷子,“这个不知道。”

  “那我待会儿把地址编辑成短信发你。”

  “你不带我过去?”

  李幼荣想了想说:“我待会儿还有事。”

  其实他是懒得回去。

  然而骆飞却不知道脑补了什么,他盯着李幼荣看了半天,然后突然严肃的对他说:“易哥,你在我身上砸的钱,我一定会还你的。”

  李幼荣有些哭笑不得,“好好的,又说这个做什么?”

  “我不管,我就是想说。”骆飞扒了一大口饭,一边用力的嚼一边握起了小拳头,“你和我哥,我这辈子都要报答你们。”

  李幼荣偏了偏头,没放在心上。

  他当初帮他就不是为了这个。

  “你好好的就行。”感觉自己也有些饿了,李幼荣重新拿起了筷子。

  吃完饭,再坐了会儿,因为骆飞还要上课,李幼荣便又开车把他送了回去。做完这些,他也没有回家,在中戏门口停了会儿,他掉头,直接去了师傅陈小楼家。

  敲门后,是师母张文慧过来开的门。李幼荣欠了欠身,朝她问好,“师娘。”

  “你怎么来了?”张文慧明显十分高兴,她一路拉着李幼荣进家门,就像是见到了许久不见的儿子,“这会儿忙完了啊?”

  “嗯。”李幼荣在沙发上老老实实的坐下,四下看了看问:“师傅呢?”

  “在剧院。”张文慧开了空调,帮李幼荣把大衣脱了挂好,“他你知道的,就是个坐不住的。”

  这样李幼荣反而心安,“那说明师父精神头好嘛。”

  “好什么啊,一把年纪不着家。”张文慧转身给李幼荣倒了杯热茶,然后坐过来说:“最近怎么都没在电视上看见你?我上网搜,都只看到你在拍戏的消息。”

  “过段时间就有剧要播了。”想到师娘追自己的剧,李幼荣还有些不好意思。

  张文慧却觉得没什么,热情的追问道:“是古装还是新拍的公安剧?”

  “就是那部公安剧,叫《红旗》。”

  “这名字好,意义也正。你做演员,就是要这样,首先就是要做好自己,然后给老百姓传递正能量。”

  李幼荣弯了弯眉眼,“我不会忘记这个的。”

  张文慧点点头,她瞧了他一会儿,然后突然抓着他的手说:“来,给师娘唱一段。”

  李幼荣也只是愣了一下,他清了清嗓子,立马开唱:

  “梦回莺啭,乱煞年光遍,人立小庭深院。炷尽沉烟,抛……”

  这原本是他之前最拿手的一段,然而还没唱完一折,到这里李幼荣居然就破了音。

  有些不敢相信,李幼荣怔住了。

  张文慧也是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话,“嗓子不舒服?”

  李幼荣半天后才点头回答:“最近,熬了几次夜。”

  张文慧叹了口气,她拍了拍李幼荣放在膝盖上的手说:“瑞玉啊,你喜欢如果演戏和唱戏你只能选一个,你会选哪个?”

  李幼荣下意识的就摇头,“我没想过这个问题。”

  张文慧笑了一下,“现在想想吧。”

  李幼荣觉得心里有些难过“师娘……”

  张文慧摸了摸他的头,一脸慈爱的说:“你总要完全放弃一个的。”

  李幼荣抿紧嘴,偏过头,突然说:“今年过年之前,剧院还会组织表演吗?”

  “当然啊。”

  “我想去。”

  张文慧顿了一下,才点头:“好。”

  李幼荣耷拉下脑袋,吸了口气,“师娘,不好意思,今年中秋没陪你们过。”

  张文慧直觉他心里有事,便宽慰道:“没事,我们也没在家,跟别人过了也是蛮热闹的。”说完,她想起什么,连忙站了起来,“对了,你等一下啊。”

  李幼荣看着张文慧去里屋拿了个东西回来。

  打开盒子,那是一根编的十分好看的红绳。张文慧把红绳系在李幼荣手上说:“这个,你戴着。这是师娘到庙里去给你特地求的,能保佑你。”

  那红绳跟李幼荣手腕的大小刚好,他本人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合适,欣然接受了,“谢谢师娘。”

  张文慧看着他这么乖,又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你从小就长的跟善财童子一样,现在大了,师娘也担心你哪一天就被菩萨喊回去了。”

  “师娘。”李幼荣突然觉得鼻子有些发酸,他眨了好几下眼睛,控制住情绪了才开口说:“可能我说的这些,听起来不吉利,但是我是说真的……要是某天,要是某天您跟师傅哪个生病了,您俩千万别瞒着我。什么演出什么电视剧,都没有你们重要。我李幼荣,就是来照顾你们,就是用来给你们养老的。你们生病了,我给你们陪床,你们要是动不了了,我给你们喂饭擦身。甚至,等您二老百年之后给举灵位的孝子贤孙,都只能是我……”

  这段话说完,李幼荣就哽咽了。

  他上辈子就是莫名其妙没的。天知道父母知道那个消息后,是什么反应。

  “……我是你们最亲的人,要是出了什么事,我有权第一时间知道真相,不是吗?”

  “是这样没有错。”张文慧现在已经肯定李幼荣遇到什么事了,但她也没问,她只是依着他的话哄道:“师娘答应你,师娘不会瞒着你的。”

  她和陈小楼,早就把李幼荣当成了自己的亲儿子,要是出了什么事,肯定只有第一时间找他的份,哪里会瞒着他?

  李幼荣也是知道这点的。

  但想到陶方,他心里就有点不是滋味了。

  很久以后的某天,李幼荣在网上浏览时遇到这样一个问题:

  发现被自己看得很重的朋友欺瞒会怎么办?

  李幼荣当时就炸毛,顺便匿名回答:我那么关心你,你凭什么不告诉我?我不值得你信任吗?遇到这种人,先打一顿再绝交!

  然而到底也是嘴上说说。

  现实里……李幼荣顶多是几天不理人罢了。

  再说遍挤兑他几句肯定也是不能少的!

  作者有话要说:  这里说一下,上一章的宣誓词,出处就是咱们人民警察就职的宣誓词,因为那章现在还在网审我就在这里说了,双更奉上么么哒。以及谢谢越越的雷,么么哒。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抱月惊风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永夜君王大道朝天万古神帝万域之王九星霸体诀重生之最强剑神诡秘之主我的1979修罗武神武破九荒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一起读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