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二百二十六章菜饭上来

  这人陪了钱正没啥生计,吃了这顿饭,也不知下顿饭上哪弄去。听官家人问他,他道:“给钱不,真的假地?”

  管家说:“怎能不给钱。这当然是真地。”

  “官家人说的不是假话?”这人又问了遍,他实在没什生计,又不是很相信别人了。

  “是真地。”管家说。

  “多谢官家大人。”这人谢了句吃了口菜,因老婆走了,心情仍不是十分的高兴。虽然下顿有地吃了。

  管家道:“待吃过酒饭,我们一同去村衙。”

  “好。”这人回了句,心情还是好不起来。

  猴子喝了口酒,道:“没什地,你也莫要难过,不就欠些债媳妇跑了吗。这次拾到塌毁的房子,是你重振,重新成为一个男人的机会。”

  小马道:“是啊,这次拾到房子正缺人那?”

  这人吃了口菜道:“但愿我能起来。”

  管家端起酒道:“来,喝口酒。”

  俩家丁先将酒杯端起,这人随后端起,他们先后喝了口酒,将酒杯放下。见菜饭还未上来,管家瞅瞅,唤道:“店小二,酒菜什时上来?”

  那边店小二回道:“快了,在等会儿!”

  管家与俩家丁坐那干喝酒,喝的并不快,一小口一小口的抿,每一口要隔一会。等得一刻左右,那店小二终于将饭菜端来,两盘炒菜一盘凉拌,还有五张肉馅饼。不见一盆肉锅汤,管家问道:“肉锅汤呢?”

  店小二道:“您先吃着,肉锅汤这就端去,我一次端不下那些。”

  “店小二,结账!”这时店中有客人吃完了酒饭喊着结账。

  “来了!”店小二回应,对管家等人道:“客官有事叫一声。”话毕即去。

  管家与俩家丁也是饿了,饭菜上来便吃,五张饼一人一张,很快就剩了两张。家丁猴子瞅瞅剩下的两张饼,心道;“这饼要的也太少了?”管家见饼也少,道:“吃菜,喝酒。”

  饼少,他三个只能多吃菜。管家与俩家丁喝酒吃菜,两杯酒下肚,以是满脸通红,汗珠子一个接一个的往下掉。不知怎地,酒菜饭像从肚里往外反似地,担心反出来,管家与俩家丁使劲吃菜来压,一口接一口的。他三个虽说如此,但都装作没事,该说话还是说话,只是说话不像之前那么正常。也是酒喝多了,管家与俩家丁说话也不拘束,该说啥就说啥。其实他们喝的也不多,还是那两杯酒。

  猴子拿筷子点道:“来,吃菜。”说话喘着粗气。“吃菜。”小马说了句瞅了瞅其他客人。

  管家在那未敢动筷,压着胃里的酒饭。

  三人一人喝了两杯酒,桌上还有三壶来酒,小马见了,心想:“这不喝不丢人吗?”想毕去拿酒杯,道:“来,在喝啊?”

  赔钱走老婆那人,喝了三杯来酒,道:“三位,不能喝,就不要喝了。”

  这人不说,他三个还真不想喝了;这人一说,三人觉得丢面子,不想喝也得喝。管家缓过来,吃口菜压了压,去拿酒杯,吹道:“能喝,我还能喝几壶。”

  那俩家丁听了道:“谁说我们不能喝,啊?”猴子道:“跟你说,就我,来能再来一杯。”小马接着道:“我还能来五杯。”

  猴子喝多了,脑子来的慢,一下说走嘴了,一杯说错了,道:“说错了,我说的不是一杯,是他妈一壶。我再喝一壶也没事。”

  赔钱走媳妇的喝了三杯也是喝多了,还真以为他们还能喝那些,道:“你们还能喝那些呢?”他也实在,端起他们的酒杯便给他们倒酒,道:“来,我给你们倒酒。我下一顿饭,还指望你们呢。”

  管家与俩家丁见了,心道:“这可咋喝?”这人为了讨好,每杯酒都给倒得满满的,倒闭将酒壶放下。这人见三位不说话,也不吃菜喝酒,道:“怎了,来吃,喝。”说着去夹他们的菜来吃。

  这陪钱走媳妇的夹了他们的菜觉得挺好吃,便不在吃自己的菜,专夹他们的菜,炒菜、肉锅汤、凉拌菜,吃了这口吃那口,全当自己的菜来吃。

  管家见这人倒不外,道:“吃,反正不是我们掏钱。”

  这人听了一愣,夹着菜停在那,看向说话的官家人。他不知他们是公费吃喝,道:“啥意思?”

  管家与俩家丁不知他想啥,听言皆瞅向他,皆想,这吃饭不掏钱还能有啥意思?猴子对他道:“吃,不用掏钱。”

  这人不知怎地清醒了点,问:“这菜什地,到底谁给钱?”

  小马道:“谁给钱你就不用问了,你吃就行了,啥也不用问。”

  管家道:“吃,赊账。”

  “赊账?”这人道:“什赊账?”

  管家道:“往村衙上赊。”

  “往村衙上赊?”这人听了方才知道他们是吃公家钱地,道:“你们怎赊都行,可别吃两口菜让我给钱。”

  管家听了道:“放心吃,你说你吃了这顿没下顿,吃点菜,我们能跟你要钱吗?”这管家也是喝点酒,不知怎地“啪啪!”给了自己俩耳光,大声道:“你这是打我脸知道不?”

  这人一瞅登时愣那了,片刻方道:“官家老爷,你这是干甚?”不光他愣,俩家丁也没想到,管家竟莫名其妙抽了自己俩耳光。不光他俩觉得奇怪,连整个饭馆的人都觉得奇怪,都道:“那是干啥呢?”

  饭店中的人吃着饭菜,好奇的的往那边瞅着眼。那赔钱丢了媳妇的对这抽自己耳光的官家人道:“大人,我可没打你脸那,是你自己抽你自己。”

  俩家丁也道:“管家,你自己干你自己干啥?”

  管家自己抽自己俩耳光,不知怎地,胃里翻浆上涌,半起身“哇!”的一口,将吃下的饭菜酒水吐了一桌。俩家丁和赔钱丢了媳妇的赶紧站起身躲开,以防崩到自己。

  饭店里的其他人闻声瞅来,一人道:“不能喝逞啥能?”又一人不知喝多少的问:“喝多少啊?”

  一桌的菜都被管家糟蹋了,味道也怪。这桌饭算吃不成了。家丁猴子在远处道:“管家,你没事吧?”

  ······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真文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永夜君王大道朝天万古神帝万域之王九星霸体诀重生之最强剑神诡秘之主我的1979修罗武神武破九荒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一起读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