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章十三明日之诗

李家废少

作者:姬惊

  寒食晚宴也算是刚刚开始,月明星稀下,一碟碟冷品佳肴被悉数端了上来,美酒自然是不可缺少的“无火暖食”。喝过几轮的陈老脸上泛着红光,却未显醉态,算得上是酒中老手。

  在旁边的几个老者有文官也有武将,几乎都是大晟排得上号的老臣,此时他们正在兴致勃勃地谈论家国大事、指点大晟江山。穿墨绿衣袍的威严老者名叫黄誊,算得上是陈老的至交,大概也是由于在朝堂上不得志,便辞了官回了扬州,临走之前还不忘作诗一首大骂左相,估计他是朝廷里面唯一一个敢这么做的人。而黄袍老人姓周,名、字不详,大家都称其为“朱老”,也很少过问其家世,老人总是一脸和睦,手中的拐杖总是居中拄着,很少发言,但基本上都是一针见血,说白了就是“毒舌”。

  陈老笑骂起来:“几个老东西,今天是寒食,咱们不谈国事。一个个把筷子放下这是已经吃饱了?”

  黄誊笑了起来:“呵,老陈啊老陈,你自己说说,这寒食节的寒食有几个是不冻牙的,都是一把老骨头了,吃不起这些凉碜玩意儿。”

  “那你们几个这是在等老王的美酒了?”陈老失笑。

  “哈哈!知我者陈将军是也!”

  “哈哈哈哈!陈公你也是在等着那美酒吧?”

  几个老人欢笑起来。此时大厅的那头想起了一声呼喊:“诸位!李家的李汉新公子又有新诗作了!诸位都过来瞧一瞧!”

  喊话的是个家丁模样的男子,想必是李家的人。几个老人家都起了兴趣,便要来了一份,眯眼读了起来:

  “朝凉月暮岸远薄……”

  “恹恹春花竟早落……”

  “总有人来魂归去……”

  “临桥眺望碧澜波……”

  “——寒食怀友”

  “——李府,李汉新”

  陈老听人念完,只是闭着眼静静想着什么。

  “李家李汉新?我怎么没听闻过?难道是我孤陋寡闻了?”一位老者问道。

  “嗨,就是李文寅新找的干儿子,恰好也姓李,本是个城南的穷书生,以前倒是没听说过有什么才名。”

  黄老摸着胡须笑道:“这李家的小子算是有几分才情的,不过依我看,这诗还是欠了点火候,诗首怕是无望了。”

  陈老点了点头:“我同意老黄的看法,虽然音律押韵没什么大碍,但那三、四句的承接是有些问题的。只能算是中上之作吧。”

  朱老有些不乐意了,连连摆手:“依我看,你们呐,作为这诗会的主审,不称职!都看看这诗题,都看看,寒食怀友?只怕又是一个为写寒食强说愁。以我之见,中下,不能再多。”

  黄老不忿:“哼,你这老东西,反调唱惯了,别祸害了小辈。”

  周围的人听了他这句话,都哈哈大笑起来。

  “朱老的话,算是有些道理的,那这样吧,折中一下,评为中品,再将之交与柳总商如何?”

  “我同意陈公的做法,毕竟作为诗会的支持者,还是要给几分薄面的。”

  老人们纷纷点了点头,陈老便提笔在纸上写了个“中品”然后附上了几个评委的名字,便差人送与了那柳老爷子,只见李文寅就在柳老旁边,见到这个中评脸上却是笑开了花,连忙着朝这边一拱手,便又急着办其他事情去了。

  “哈哈,看来我们这评判竟让李文寅大喜过望了啊。是不是评高了?”黄老嗤笑起来。

  众人一笑,又开始找寻其他诗作,准备“祸害”一番。

  此时大厅的门口竟喧闹起来,只见一挺拔的老汉一身黑色暗纹的锦袍信步走了进来,周围的人不断朝其拱手致意,眼中多有敬佩,老汉也笑着不断回敬几分。在他身后,几个家丁打扮的人正抬着几个大酒罐,陆陆续续地走进来。

  “王将军给大家送酒来了!”人群中爆出一声惊呼。

  “喔!!!”众人紧接着又是一阵欢呼。柳家的丫鬟女侍们一个个穿戴整齐,排队走上前来,拿起小勺盛满了一坛又一坛小壶,朝着四面八方的酒桌依次送去,歌伎们笑着换上了更为欢快的曲目,宴会的气氛算是达到了高潮。王将军那美酒的大名,可见一斑呐。

  在很多人都被美酒吸引过去的同时,李文寅和李汉新父子的目光却移到了李溱的身上,此时他正和王家二公子王庆说着什么。李文寅不禁嗤之以鼻,他对李汉新道:“明日诗会最后一场,你且再作一首词,让诸位大家再评上一评。最后将诗词一并拿去,将这不学无术的东西好生数落一番!”

  李汉新也是一笑,他看着李溱,眼神里是毫不掩饰的轻蔑:“定不会让父亲失望!”

  两人便优哉游哉地朝大厅外走去。

  ……

  李溱这边,王二公子带着几个走狗,很不明智地选择了和李溱攀谈起天文地理、经史子集。谈到最后,几个酸儒不仅没有占到半点风头,还碰了一鼻子灰,他们不明白一个入赘的家伙为何懂的那么多东西,而且还说得头头是道,最可怕的是李溱所说的和他们所知的实情分毫不差,而且还细致了几分,更有甚者,他所知道的一些奇闻轶事,自己完全没听说过!“编的!一定是编的!”,没有人敢当面这么说。

  眼见讨不到半点好处,便甩了袖子走人,临走前还不忘在李溱可听到的距离里说几句酸话。

  好不容易送走了王二这批,眼见那父子二人也离开了这里,李溱方才松了一口气。他索性拍拍手,关掉了视野里《红楼梦》、《三国演义》、《战国策》……等等一些电子书的窗口。他端起酒杯,可还未送到嘴边,背后瞬间就是一阵绞痛!

  回头一看,几个女人正十分怨念地看着他。

  她们听着李溱所讲,都入了神。以前根本没有听过那样有趣的故事。虞雯雯更是“不计前嫌”,揪着李溱继续讲有关红楼梦的故事,弄得他后青一块紫一块。而虞露露则是很“乖巧”地抱着他的手臂,也央求他继续讲红楼。他刚想拒绝,手臂上也变得青一块紫一块,真不愧是一对姐妹……

  “话说那刘姥姥自从进了荣国府,拿了二十两白银的接济,定然是要去第二次的。可总得找些由头才能去吧?所以啊,她就从地理摘了些枣子倭瓜并些野菜,送去了荣国府,嘴上说是表表心意……”李溱无奈,只好再当一会儿说书先生,当然,还不忘自带表情包。俨然一个二十一世纪上京老茶馆里的相生大师。

  这技能用在这群姑娘身上,貌似挺有用的。

  其实,在娱乐产业并不发达的大晟,人们的娱乐方式除了琴棋书画无非也就是那么几样。而女孩子们的娱乐活动,更是少之又少,只要是任何一点能够引起她们兴趣的事情,自然都会遭到“死缠烂打”。如果把某宝电商带到古代,指不定会让这群女人会比现代人更加疯狂。京城的簪子,江南的衣裙,岭南的唇彩……买买买!

  虽然购物并不是娱乐活动。

  所以,讲故事,尤其是讲她们没听过的故事,自然就变成了一种近乎“奢侈”的娱乐。

  ……

  “你确定这诗是那小子写出来的?”陈老看了看手里的诗,又看了看王正宗的老脸,指着李溱的方向问道。

  “千真万确,这小子当时没有酒钱,被两位殿下耻笑,我看不过去就让他留了首诗作充数。可这诗有什么问题么?”王正宗有些疑惑。

  几个老家伙也围了过来,将李溱那首《清明》当做了新的祸害目标。

  “各位有什么高见?”陈老将其铺于桌上,供众人围观。

  “清明时节雨纷纷”

  “路上行人欲断魂”

  “借问酒家何处有”

  “牧童遥指稻香村……”

  黄老最先开口:“不似汉新的那首全哀之调,这诗由悲转喜,后半段开朗豁达,让人觉着……”

  “觉着柳暗花明又一村?”陈老接道。

  “正是!如此一来,也算是契合了清明,念怀旧人,不可尽悲,悲中有喜。”

  扬州刺史宋玉山也围了过来:“黄老说的有理,老夫倒是觉得这诗不仅浅显易懂,景致也似是在眼前一般,但立意极高,洒脱豁达,令人开朗,是清明佳节理应该有的佳作。依我看,此诗应得上佳。”

  “哼,可今天不是清明,也没下雨。”朱老又是一针见血。

  王正宗点头跟道:“是啊,当时我也和他说过朱老那话,谁知那小子还狡辩说他写的是明日之诗,而且还会帮我把那酒庄广而告之、天下闻名,让我明日再拿出来品读一番。”

  众人大笑。

  陈老没有说话,也没有嘲笑,而是把那诗又细想了一会儿,诗中的情景历历在目,如此真实,却又如此随意。如果真是为了写清明而强行写景,很难写得如此顺畅。从细雨到行人的哀色、再到牧童问路、最后转眼酒家,几乎是一气呵成,意境却又在中间急转直上、柳暗花明。那酒家自然写的是王老的酒庄。这雨难道真的是臆想?还是那小子真的预见了几分风雨、一笔写成?可他的话也确有几分道理,有些意境只有在当时的实景之下才会变得深切……

  “就冲他那句‘明日之诗’,恐怕真的要到明日才能见分晓了。”

  众人哑口无言。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姬惊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永夜君王大道朝天万古神帝万域之王九星霸体诀重生之最强剑神诡秘之主我的1979修罗武神武破九荒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一起读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