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七章史进拜师王进,王教头点军破

  王进在太公府上,看到太公犬子使棍,有意提点一番,当即拿了根红花枪,去了枪头,往院中一站。

  “且来。”

  那后生见王进这般拖大,心中甚怒,提着跟滚风儿棒子,就向王进冲了过来。

  见后生冲来凶猛,王进反倒不急,拖了棍儿就走。那后生紧追不舍,棍棍生威。

  两人围着后院走了有一遭,王进突然停下。这时,那后生的棍子已经临空劈了下来。

  王进双脚跨立,稳住下盘。力从腰起,胆从心生,气从膀过,劲从腕出。全然不管后生临空劈下来的一棍。

  只见,王进棍走直线,破空而去,发出一阵撕裂的声音。下一秒,棍头直桶后生腋下。

  那后生也是凶猛,见王进棍来,也不闪躲,全力劈下当空那一棍。

  可是,等到后生劈下那一棍,离王进头颅仅有半分的时候。后生却猛的倒飞了出去,衣衫开裂,额头青筋爆现。

  后生不服,想站起来再与王进较量。可刚一起身,体内劲道乱冲,身体一虚,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太公见那后生晕过去,急忙跑了过去,抱头痛哭:“史龙你个挨千刀的,我说打折他手脚无碍,你就真将他手脚打折。

  我八十八岁才得这一个儿子,养了十七年,现在我已经一百零五岁了,我活的时间真是长啊!

  史龙,我告诉你,今日我的小乖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非要取你性命不可。”

  王进道:“无妨,刚才我已经退了一步发力,即打不折他手脚,也要不了他的性命,只是暂时晕过去罢了。过个十天半月的,自然也就醒了。”

  太公道:“十天半月,我儿不吃不喝,就算醒来,也定然要变年轻几岁。我一百多了,等他再长到十八,只怕我又已经活到两百多岁了。我活的时间真长啊!”

  王进一阵无语。当下太公叫人把王进绑了,饿上十天半月,等他儿子醒来,一并吃喝。至于王母,自然好生款待,不曾怠慢。

  其间王母每次拿着吃的,从马厩旁边走过,都来看望王进一番。

  时间很快过了十天半月,那后生从床上醒来,问王进现在何处。管家说被太公关在马厩里。

  那后生急奔马厩而来,给王进松了绑,当头便拜,定要王进收他为徒弟。

  王进道:“我母子在此打搅了半月有多,承蒙家父照顾,不敢不教。你且带我去找你父亲,安排席宴,大请宾客,这件事得隆重举行。”

  后生答应了,便引了王进来见太公。早有管家将后生醒来的事情告诉了太公,太公心里欢喜,正要去看后生。这时后生却和王进一同走进了大厅。

  后生见太公道:“啊爹,我已经拜这位恩公为师,师傅说,要大摆宴席,隆重举行。”

  太公道:“这倒无妨,只是前面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虚待了师傅,还望见谅。”

  王进道:“这也无妨,后生拜我为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我以后便是兄弟相称,怪不得。”

  太公面色潮红,不知如何应对,只是胡乱说了一通。

  “这样也好,小儿已经有七八个师傅了,你的兄弟也有七八个,以后有时间,还得去见见。”

  当下太公叫人杀了牛羊,安排了果品酒食,当晚宴请王进母子二人。

  夜间四人席间坐定,其余宾客尽在门外。太公起了一碗酒,和王进一同相饮。

  “酒席之间,莫说恩怨事。师傅功夫如此高强,前身定非走私贩商之人,想必定是都头、教头之列。”

  王进笑道:“行走天涯,小心为上。小人并非姓史。我前身乃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沾了王姓,单字一个进。”

  太公又道:“既然师傅前身乃是禁军教头,为何现在却如此浪迹。”

  王进回道:“实不相瞒,徽宗皇帝上任,拨了亲随高俅做殿帅都尉。

  那高俅未曾发迹之前,因调戏妇女,被家父脱了裤子当街打过。如今得势做了殿帅,怀携旧仇,欲让我王家断子绝孙。

  无奈之下,小人就带了家母,逃亡延安府,投奔老种经略相公去处。”

  太公道:“想不到王教头还有如此心酸史,现今我又将教头关在马厩里十数日,心里愧对先祖啊。”

  太公又唤后生道:“老汉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华阴县,前面便是少华山。这村子名字叫做史家村,村中共有人口三四百家,皆为史姓。

  老汉儿子,从小不务正业,只爱使枪弄棒,他母亲说他不得,便怄气死了,老汉只得随他性子。

  犬子从小胆子不大,听说身刺龙虎花绣可以壮胆,就请了高人,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望日垂钓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永夜君王大道朝天万古神帝万域之王九星霸体诀重生之最强剑神诡秘之主我的1979修罗武神武破九荒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一起读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