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七章史进拜师王进,王教头点军破

  王进在太公府上,看到太公犬子使棍,有意提点一番,当即拿了根红花枪,去了枪头,往院中一站。

  “且来。”

  那后生见王进这般拖大,心中甚怒,提着跟滚风儿棒子,就向王进冲了过来。

  见后生冲来凶猛,王进反倒不急,拖了棍儿就走。那后生紧追不舍,棍棍生威。

  两人围着后院走了有一遭,王进突然停下。这时,那后生的棍子已经临空劈了下来。

  王进双脚跨立,稳住下盘。力从腰起,胆从心生,气从膀过,劲从腕出。全然不管后生临空劈下来的一棍。

  只见,王进棍走直线,破空而去,发出一阵撕裂的声音。下一秒,棍头直桶后生腋下。

  那后生也是凶猛,见王进棍来,也不闪躲,全力劈下当空那一棍。

  可是,等到后生劈下那一棍,离王进头颅仅有半分的时候。后生却猛的倒飞了出去,衣衫开裂,额头青筋爆现。

  后生不服,想站起来再与王进较量。可刚一起身,体内劲道乱冲,身体一虚,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太公见那后生晕过去,急忙跑了过去,抱头痛哭:“史龙你个挨千刀的,我说打折他手脚无碍,你就真将他手脚打折。

  我八十八岁才得这一个儿子,养了十七年,现在我已经一百零五岁了,我活的时间真是长啊!

  史龙,我告诉你,今日我的小乖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非要取你性命不可。”

  王进道:“无妨,刚才我已经退了一步发力,即打不折他手脚,也要不了他的性命,只是暂时晕过去罢了。过个十天半月的,自然也就醒了。”

  太公道:“十天半月,我儿不吃不喝,就算醒来,也定然要变年轻几岁。我一百多了,等他再长到十八,只怕我又已经活到两百多岁了。我活的时间真长啊!”

  王进一阵无语。当下太公叫人把王进绑了,饿上十天半月,等他儿子醒来,一并吃喝。至于王母,自然好生款待,不曾怠慢。

  其间王母每次拿着吃的,从马厩旁边走过,都来看望王进一番。

  时间很快过了十天半月,那后生从床上醒来,问王进现在何处。管家说被太公关在马厩里。

  那后生急奔马厩而来,给王进松了绑,当头便拜,定要王进收他为徒弟。

  王进道:“我母子在此打搅了半月有多,承蒙家父照顾,不敢不教。你且带我去找你父亲,安排席宴,大请宾客,这件事得隆重举行。”

  后生答应了,便引了王进来见太公。早有管家将后生醒来的事情告诉了太公,太公心里欢喜,正要去看后生。这时后生却和王进一同走进了大厅。

  后生见太公道:“啊爹,我已经拜这位恩公为师,师傅说,要大摆宴席,隆重举行。”

  太公道:“这倒无妨,只是前面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虚待了师傅,还望见谅。”

  王进道:“这也无妨,后生拜我为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我以后便是兄弟相称,怪不得。”

  太公面色潮红,不知如何应对,只是胡乱说了一通。

  “这样也好,小儿已经有七八个师傅了,你的兄弟也有七八个,以后有时间,还得去见见。”

  当下太公叫人杀了牛羊,安排了果品酒食,当晚宴请王进母子二人。

  夜间四人席间坐定,其余宾客尽在门外。太公起了一碗酒,和王进一同相饮。

  “酒席之间,莫说恩怨事。师傅功夫如此高强,前身定非走私贩商之人,想必定是都头、教头之列。”

  王进笑道:“行走天涯,小心为上。小人并非姓史。我前身乃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沾了王姓,单字一个进。”

  太公又道:“既然师傅前身乃是禁军教头,为何现在却如此浪迹。”

  王进回道:“实不相瞒,徽宗皇帝上任,拨了亲随高俅做殿帅都尉。

  那高俅未曾发迹之前,因调戏妇女,被家父脱了裤子当街打过。如今得势做了殿帅,怀携旧仇,欲让我王家断子绝孙。

  无奈之下,小人就带了家母,逃亡延安府,投奔老种经略相公去处。”

  太公道:“想不到王教头还有如此心酸史,现今我又将教头关在马厩里十数日,心里愧对先祖啊。”

  太公又唤后生道:“老汉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华阴县,前面便是少华山。这村子名字叫做史家村,村中共有人口三四百家,皆为史姓。

  老汉儿子,从小不务正业,只爱使枪弄棒,他母亲说他不得,便怄气死了,老汉只得随他性子。

  犬子从小胆子不大,听说身刺龙虎花绣可以壮胆,就请了高人,刺了这身花绣。臂膀胸膛后背,一共九条青龙,全县人叫着顺口,都叫他九纹龙史进。

  教头今日既然到了这里,前些又假做史姓,也算是有缘。如今又肯留下来教犬子两手,老汉自然恩感重谢。”

  太公又对史进道:“我儿,快快上来拜师,让师傅也沾沾史家的福气。”

  史进早已对王进五体投地,急忙跑过来,倒头便拜。

  “一拜天地,二拜天地,三拜天地。”

  自当日起,王教头母子二人就留在了庄上。而史太公则去了华阴县中当里正。

  史进自然是每日求王进指点,王进一一从头指教,无一漏过。

  王进道:“十八般武艺,劈、斩、扫、横、挂、贴、顺,招式诸多,但高手只有三招。”

  史进急忙问:“那三招?”

  王进道:“点、军、破。”

  史进摇摇头,全然不懂。

  王进道:“点是攻,攻之所在,全为力道,力之所在,又全在于点。

  破为守,守之所在,全在僻里,有僻就有破,无僻亦有所破。破中无僻,破中有破,便是不破。

  军为死招,招出手,必有伤。军从何来,入点携破,点入阳面,破入阴面,阴阳交纵,势为临界。”

  王进又道:“昔日三国虎威将军赵子龙,长坂坡单骑救阿斗,百万军中,如入无人之境,势如破竹,无人能挡。其功夫,全在点、军、破。”

  史进听了,一头雾水,云里雾里,只道参不破。

  王进道:“为师尚且未参透,你又何须着急。”

  窗前光阴弹指过,楼下花影又东移。一杯清酒未下肚,井上辰牌又报时。

  荏苒光阴,堂前飞燕,皆在一瞬之间。时间匆匆已过半年之久。

  这半年里,无数的生命,生老病死。这半年里,又有无数的生命从娘胎里掉了出来。

  半年之中,史进已经将十八般武艺,重新学得滚瓜烂熟。除了点、军、破之外的其他教导,也都全都娴熟于心。

  王进见史进学得精熟,功夫之中,处处都有奥秘滋生。心里暗自思量。

  “在这里虽然衣食无忧,但我终究已经二十六七了,是时候某个定所,取个媳妇。否则现在乱世当道,只怕再过几年,男女比例严重失调,我就要打光棍了。”

  王进思量妥当,就来找史进辞行。

  史进道:“师傅只当在我这里久住,徒儿自当奉养你母子二人,以终天年。”

  王进道:“徒儿,多谢你的关心,在你这里住着自然非常舒服。只是。”

  史进道:“只是什么?师傅有话就说,有屁就放。跟徒儿两个,不必和外人一样假惺惺的。”

  王进道:“只是担心高太尉追来,害怕连累了你。我一心想去延安府,投靠老种经略处,如此心里才是踏实。”

  史进道:“师傅不用担心,那高俅一时三刻怎能找到这里。师傅只须留下来,徒儿在十里八乡,给你寻个最漂亮的媳妇,如此一来,谁还知道你就是当年的禁军教头。”

  王进眼睛一闪,精神一震,道:“爱徒可是说的真心话?”

  史进皱起眉头:“不行,师傅你还是走吧。徒儿细细思量之后才发现,徒儿自己尚且单身。如果有最漂亮的姑娘,那我也要先娶了才是,不然会愧对列祖列宗的。

  师傅你尚且先去投靠老种经略相公,等我娶妻生子之后,一定携了妻儿前来相拜。”

  王进长哎一声:“我也是这般思量,果然还是去老种经略相公处才妥当。”

  当下史进留王进不住,只得安排宴席送行。

  次日,史进拖了两个缎子,一百两花银给予王进母子。

  史进道:“师傅此去凶险,再与徒儿相见,不知已经又是何岁月了。师傅尚且不必思恋,徒儿自当保重,你也须当保重,师傅他母亲,您也亦当保重。”

  王进道:“多谢徒儿的一百两花银,如果师傅不幸花光了,可否再回来。”

  史进道:“等师傅再回来时,只怕徒儿已经搬家了,你且寻不见俺。你尚且直走,径往老种经略相公处去。千万不要四处走动,否则徒儿来看望你时,寻你不见。”

  王进还欲再说话,史进叫两个庄客挑了担儿,一拍马屁股,王进骑马飞奔而去。只听见史进在后面大叫:“师傅保重啊。”

  史进别了王进,泪洒两行,和其余庄客各自回家休息去了。

  十里外,王教头别了两个庄客,和娘两儿,自取关西路而去。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望日垂钓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永夜君王大道朝天万古神帝万域之王九星霸体诀重生之最强剑神诡秘之主我的1979修罗武神武破九荒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一起读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