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465,观音菩萨的意外之喜

  孙悟空走后,镇元子将唐僧师徒请进大殿休息,猪八戒依然鼓噪不休,说孙悟空定是跑了,说道:“师父,猴子远在天边,你再念那话儿经还管用吗?”

  陈玄奘的确拿不准,便沉吟不语,猪八戒立即说道:“完了,我们算是被困在这儿了。”看看手中钉耙,说道:“我有这把钉耙,总算还有点用处,可以给他们锄锄地干点重活,沙师弟也有一把子力气,就是苦了师父了,你什么都干不了,只怕那老道士要虐待你了。”

  陈玄奘沉重地叹了口气,猪八戒又说道:“师父,要不你念念那经试试,看看管不管用。”

  沙和尚走上前来,说道:“师父,不要听二师兄胡说八道,大师兄一定会回来的。”

  猪八戒说道:“你懂什么,反正就是念念试试。”

  陈玄奘被说得还真有点动心,刚想念动真言,偏巧镇元子走了进来,冷冷一笑,说道:“真是好有爱的团队啊。”

  陈玄奘满面羞红,低头不语。

  猪八戒说道:“你这老道真是好没道理,我们跟师父说话,你怎么可以偷听呢。”

  镇元子说道:“不敢,不敢,只是怕你们害了孙悟空的性命,我的人参果树就医不好了。”镇元子说完便扬长而去了,陈玄奘盘腿坐在地上闭目诵经,猪八戒和沙和尚则是百无聊赖地发着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屋外突然一阵寒暄声,镇元子说道:“三位上仙大驾光临,五庄观真是蓬荜生辉啊。”

  只听一人说道:“我们是被孙悟空请来的,敢问唐长老在哪里?”

  “正在大殿安歇。”

  镇元子带着三个人走了进来,原来是福禄寿三星,站在中间的寿星便是那南极仙翁。猪八戒立即近前扯住寿星,笑道:“你这肉头老儿,许久不见,还是这般洒脱,帽子也不带个来。”说着话,竟把自家一个僧帽,扑地套在他头上,扑着手呵呵大笑道:“好!好!好!真是加冠进禄也!”

  南极仙翁将帽子摘了,扔到地上,骂道:“你这个夯货,老大不知高低!”

  猪八戒说道:“我不是夯货,你等真是奴才!”

  福星说道:“你倒是个夯货,反敢骂人是奴才!”

  猪八戒又笑道:“既然不是人家奴才,为什么要叫添寿、添福、添禄?”

  陈玄奘呵斥道:“八戒,不得无礼。”

  福禄寿三星看着陈玄奘,同声说道:“唐长老,老道稽首了。”

  陈玄奘慌忙站了起来,说道:“失礼,失礼。”

  镇元子问道:“是什么风把三位吹来了?”

  南极仙翁说道:“听说孙悟空把你的人参果树给推倒了?”

  镇元子痛心疾首地说道:“正是。我将他师父拘禁在此,如果他救不活人参果树,我就不放他走。三位老神仙,难道是替他来求情的吗?”

  南极仙翁说道:“是要求情的,但却不是向你求情的。”

  镇元子疑惑道:“哦?此话怎讲?”

  南极仙翁说道:“那猴子也知道自己闯祸不小,来到蓬莱仙境白云洞外,找到了我们三个老朽,希望我们能救活人参果树,但是如果是走兽飞禽,蜾虫鳞长,只用我们的黍米之丹,就可以救活。人参果乃仙木之根,如何医治?孙大圣见我们没办法,便要去找别人帮忙。但是,他师父只给了他三天的期限,三天不到,唐长老就要念一个什么《紧箍儿咒》。所以,孙大圣就央求我等给他求情,别念《紧箍儿咒》。”

  镇元子说道:“他真的又去别处找人了?”

  南极仙翁说道:“他说就是游遍海角天涯,转透三十六天,也要找到救活人参果树的办法。”

  福禄二星说道:“但请唐长老千万不要念那《紧箍儿咒》啊。”

  陈玄奘见孙悟空竟然请动了福禄寿三星,早就惊得下巴颏都快掉到地上了,如今三星一说,他自然是连声答应:“不敢念,不敢念。”猪八戒怨怼地看了一眼福禄寿,觉得他们真是吃饱了撑的。

  其实,南极仙翁之所以答应孙悟空,他另有打算。作为寿星,他当然对能延年益寿的人参果非常有兴趣,如果有可能,折一根枝,移植到寿星祠,岂不甚妙?

  沙和尚说道:“两位老神仙既然来了,索性死马就当活马医,去看看那棵人参果树,还能不能救得活?”

  镇元子也说道:“三位老神仙乃是神仙之宗,法力自然高强。”

  南极仙翁自然乐得从命,他正要去看看那人参果树到底长得什么模样呢。

  众人来到果园,只见一棵大树倒在地上,枝叶枯萎,树上却是一个果子都没有。镇元子问道:“三位老神仙,可有活树之法?”

  南极仙翁走到近前,观察着树干、叶子,伸出手捏一捏,最后却只能摇摇头,说道:“我们确实没办法。”

  猪八戒说道:“连寿星都没办法,孙悟空还能找到谁啊?他这时候还不回来,肯定是跑了。”

  陈玄奘说道:“八戒,不要胡言。”

  镇元子延请众人回到大殿,弟子们端来清茶款待,众人谈经讲道,似乎自得其乐,其实每个人心里都在打着小算盘。

  人参果闻一闻,就活三百六十岁,南极仙翁早就想见识一番了,如今竟然一个都不剩,他心中十分失望。不过,失望之中又有几分幸灾乐祸,能长生的灵芝仙草奇花异草越少越好,越少,他南极仙翁的地位就越重要。

  镇元子的心中也是十分忐忑,他本来想留住取经团队,借机跟灵山高层重新搭上关系,可是如今人参果树已经毁了,一个没有人参果资源的镇元大仙,就如同掉毛的凤凰了。眼下,福禄寿三星又来了,他即便想对陈玄奘下毒手,也不能贸然行动了。他这不是鸡飞蛋打了吗?到头来,自己什么都没捞着。

  对孙悟空最有信心的是陈玄奘,他觉得这个徒弟本领通天,一定会找到神医救活人参果树的。而这正是他郁闷的地方,孙悟空的本领越大,他心里越不高兴。当福禄寿三星结伴而来的时候,他对孙悟空的恨意陡然高涨了!自己的徒弟交游如此广阔,怎么可能把这个当师父的放在眼里?

  猪八戒是不相信孙悟空的,他觉得树既然死了,就断无再生之理。他只希望孙悟空借此机会滚蛋,将来的取经路上,他就是大师兄了,再也没有人“呆子呆子”地叫他了。

  最坦然的是沙和尚,对他来说,孙悟空不管能不能救活人参果树,他都不在乎。镇元子想留住取经队伍,他也不在乎,大不了从此在五庄观住下来,他不相信镇元子有胆量向他们下手。而且,以他和猪八戒的势力,镇元子想一举消灭他们,也并没那么容易,他的袖里乾坤也无非可以装人,却无法进行致命攻击。

  众人聊着天,也不知道多了多久,茶换了一道又一道,点心上了一盘又一盘,终于见到一团彩云飘了过来,云端站着一个孙悟空,只听他兴奋地叫着:“菩萨来了,快接,快接!”

  福禄寿三星与镇元子、陈玄奘师徒,一齐迎出宝殿,果然见到观音菩萨跟在孙悟空后面,住了祥云。

  镇元子连忙拱手,说道:“观音菩萨大驾光临,下仙未曾远迎,恕罪恕罪。”

  观音菩萨答礼道:“镇元大仙有礼了,要怪只怪这猴子惹是生非。”

  南极仙翁说道:“猴子如果不惹是生非,还叫猴子吗?”

  陈玄奘见到观音菩萨之后,整个人又变得痴呆了,他看着菩萨,心中莫名其妙地激动起来,竟然想去抱抱菩萨,亲亲菩萨。

  沙和尚对孙悟空说道:“师兄,真有你的,把菩萨都请来了。”

  孙悟空说道:“沙师弟啊,这就叫自作孽不可饶啊!我先去了蓬莱仙岛,请来了福禄寿三星,又去了方丈仙山,本想找东华帝君帮帮忙,结果东华帝君说他只有一粒九转太乙还丹,只能医治世间生灵,却不能医树。他说树乃水土之灵,天滋地润,若是凡间的果木,医治还可,这万寿山乃先天福地,五庄观乃贺洲洞天,人参果又是天开地辟之灵根,所以根本没棒法医治。”

  镇元子听东华帝君如此吹捧自己,不禁十分得意,竟对转述此话的孙悟空也多了几分好感。

  沙和尚说道:“所以,你就直接去请菩萨了。”

  孙悟空嘿嘿一笑,说道:“那时候,俺老孙还糊涂着呢,并没去找菩萨。”

  沙和尚问道:“那你去哪儿了?”

  南极仙翁说道:“他一定去找瀛洲九老了。”

  孙悟空说道:“还是老寿星了解我。瀛洲九老皓发皤髯,童颜鹤鬓,我找到他们的时候,他们正在着棋饮酒,谈笑讴歌。可是当听说要医治人参果树的时候,他们一个个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最后,我才想到去普陀山找观音菩萨试试。”

  南极仙翁说道:“观音出手,肯定十拿九稳。”

  孙悟空说道:“菩萨还怪我没有首先找她呢。”

  镇元子一听,开心了,问道:“菩萨,这树真能救活吗?”

  观音菩萨说道:“我这净瓶底的甘露水,可以治仙树灵苗。”

  猪八戒怀疑地问道:“树死了,还能救活?俺老猪第一个不信。”

  孙悟空骂道:“呆子!你别不信,俺老孙当年亲眼所见。”

  沙和尚问道:“大师兄,你怎么会亲眼所见?”

  观音菩萨说道:“当年太上老君与我打赌,他把我的杨柳枝拔了去,放在炼丹炉里,炙得焦干,送来还我。我拿了插在瓶中,一昼夜,复得青枝绿叶,与旧相同。”

  猪八戒说道:“猴哥又怎么会知道?”

  孙悟空嘿嘿一笑,说道:“只因那时候,我跟这杨柳枝在一起。”

  沙和尚说道:“都在炼丹炉里?”

  孙悟空傲然说道:“正是。”

  其实,孙悟空也是方才在普陀山得知这一故事的,然后他就不由得对观音菩萨心生感激。因为他清楚地记得,当年他被投进八卦炉锻炼的时候,一根柳树枝也被投了进来,树枝上有四个小字:巽位有风。

  正是因为这四个字的提醒,孙悟空才在八卦炉里保住了一条命。

  观音菩萨实在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所以,尽管她骗自己戴上了紧箍咒,孙悟空也只能“原谅”她。

  此时,猪八戒讪笑道:“却不知太上老君输了什么物件给你?”

  观音菩萨说道:“他把紫金铃输了给我。”

  南极仙翁惊讶道:“紫金铃?可是太上老君在八卦炉中打造的紫金铃?”

  观音菩萨微微一笑,说道:“世上只有这一个紫金铃。”

  孙悟空说道:“看来是件宝贝啊。”

  南极仙翁说道:“听说那紫金铃晃一晃,出火,晃两晃,生烟,晃三晃,飞沙走石。”

  孙悟空说道:“这么厉害,不知道菩萨要用来干什么。”

  观音菩萨说道:“其实也没多大用处,如今系在我的坐骑金毛犼的脖颈上了。”

  猪八戒说道:“菩萨啊,你若是真能救活人参果树,就快点施救,你看镇元子,都快急哭了。”

  镇元子说道:“小可的勾当,怎么敢劳菩萨下降?”

  观音菩萨说道:“陈玄奘乃是我的弟子,孙悟空冲撞了先生,理当赔偿宝树。”

  福禄寿三星齐声说道:“既然如此,不须谦讲了,请菩萨都到园中去看看。”

  镇元子立即命令弟子们设具香案,打扫后园,请菩萨先行,三老随后。只见人参果树倒在地下,土开根现,叶落枝枯。

  观音菩萨叫道:“悟空,伸手来。”

  孙悟空立即将毛茸茸一只手伸了出去,观音菩萨将杨柳枝蘸出瓶中甘露,在孙悟空的手心里画了一道起死回生的符字,说道:“你将手放在树根之下。”

  孙悟空依言,捏着拳头,来到树根底下揣着,须臾,树根处便冒出一汪清泉。

  观音菩萨说道:“那个水不许犯五行之器,须用玉瓢舀出,扶起树来,从头浇下,自然根皮相合,叶长芽生,枝青果出。”

  孙悟空叫道:“小道士们,快取玉瓢来。”

  镇元子说道:“贫道荒山,没有玉瓢,只有玉茶盏、玉酒杯,可用得么?”

  观音菩萨说道:“只要是玉器,能装水就行。”

  镇元子立即命令弟子们取出二三十个茶盏,四五十个酒盏,从树根下把清泉舀出。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扛起树来,扶得周正,拥上土,将玉器内的甘泉,一瓯瓯捧与菩萨。

  观音菩萨将杨柳枝细细洒上,口中又念着经咒,不多时,洒净那舀出之水,只见人参果树果然恢复了青枝绿叶浓郁阴森,上有二十三个人参果。

  清风、明月二童子说道:“前日不见了果子时,颠倒只数得二十二个,今日回生,怎么又多了一个?”

  孙悟空道:“早跟你说了,我们只偷了三个,你们偏是不信。那一个落下地来,当时就遇土而入了。”

  观音菩萨说道:“我的甘露水之所以不用五行之器,正是因为此物与五行相畏。”

  镇元子十分欢喜,让清风明月又把果子敲下十个,请菩萨与三老复回宝殿,做个人参果会。观音菩萨与福禄寿三星各吃了一个,陈玄奘见菩萨都吃了,不再推辞,也吃了一个,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每人又吃了一个,这一次,猪八戒吃得相当仔细,终于尝到了人参果的滋味。镇元子陪吃了一个,本观仙众分吃了一个。

  人参果树死而复活,观音菩萨又近在眼前,镇元子心中一块巨石落地,笑吟吟说道:“孙大圣,方才我说,如果你能救活人参果树,我便与你结为兄弟。如蒙不弃,情愿结交。”

  孙悟空说道:“这是上仙抬举小弟啊!”

  南极仙翁说道:“你二人结拜,也算上天上地下一段佳话了。”

  观音菩萨也跟着笑道:“如此机缘,也甚是难得。”

  于是,二人便在众人见证下,结为异姓兄弟。只有陈玄奘心中很不是滋味,镇元子乃是地仙之祖,地位相当之高,竟然跟自己的徒弟结拜了,陈玄奘越发觉得自己无足轻重了,只要有孙悟空在身边,他这个师父就始终当得没滋没味。

  但是,观音菩萨却明白了镇元子的意图,他分明是彻底投靠灵山了,跟孙悟空一结拜,就意味他从此之后跟天庭势力一刀两断了。

  却听镇元子又说道:“菩萨,我有个想法,不知当讲不当讲。”

  “大仙不必客气。”观音菩萨说道。

  镇元子说道:“既然菩萨的甘露水能够救活人参果树,不知道能否让人参果树开枝散叶。”

  “此话怎讲?”

  “我的意思是,我们何不拗断一棵树枝,由菩萨带回普陀山,用甘露水浇灌,或许也能生根发芽。”

  镇元子的主意实在是诱人,观音菩萨不由得激动起来,如果成功的话,人参果树一旦在普陀山大面积种植,那么她就可以跟王母娘娘的蟠桃园分庭抗礼了。

  从此之后,灵山就可以彻底摆脱天庭的控制。

  南极仙翁心中一凛,如果此计成功的话,不但王母娘娘将被分权,他南极仙翁恐怕也要被边缘化了。

  但是,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南极仙翁也没办法,只听观音菩萨说道:“镇元大仙始终心念苍生,这份胸襟实在令人佩服。我们就一起合作,争取种出一片果园来。”

  镇元子当即去后园,拗断一根树枝,观音菩萨立即将树枝插在净瓶里,然后回转普陀山。孙悟空又送福禄寿三星回到蓬莱岛。镇元子又苦留唐僧师徒一连住了五六日,这才送他们离开五庄观,继续西行。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孙浩元1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永夜君王大道朝天万古神帝万域之王九星霸体诀重生之最强剑神诡秘之主我的1979修罗武神武破九荒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一起读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