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十九册 第四章 崭新的神识气象术

知北游

作者:洛水

  在狂暴的天壑前,我的神识不断攀升,仿佛变成了一的枝蔓,散出勃勃生机。神识的藤蔓一点点探向天壑,迎接此起彼伏的光和热的冲击。

  强悍的天壑气场惊涛骇浪般压向神识,神识抵挡不住时,便退回苍穹灵藤内。如果天壑的威压稍稍减弱,神识就立刻乘虚而进。在一次次进与退中,我对天壑的体会越来越深。

  这种与天象近在咫尺的机会,对我弥足珍贵。天壑狂躁暴乱的气与苍穹灵藤饱含生命力的气交织、接触、碰撞,仿佛揭示了天地两极的玄妙至理。

  神识气象术在体内循环流转,一刻不停。气于内,散于外,又重新贯入肺腑,形成周而复始的圆。与楚度潮水般一浪高过一浪的气场不同,我的气息像一颗种籽,芽、开枝、散叶,延伸出苍穹灵藤般的庞然大网,纵横交错。无数根气枝不断洒落新的种籽,继续生长、扩散······,,

  这是真正的生生不息。

  我忽有所感,回过头,空空玄鬼鬼樂樂的神情被我逮个正着。他身子倒悬,笠帽内探出纷纷扬扬的触手,攀住灵藤,无声无息地一路靠近。

  “怎么又被你现了!”空空玄满脸郁闷,一个筋斗跳下来,恨恨地嚷道,“要是每个人都像你这么机灵。盗贼大宗师也会失业的!”

  “我与苍穹灵藤气息相通,就像它气的一部分。在这个地方,无论谁地行踪都休想瞒过我。”我目光落向他系在腰间的百宝囊,笑着问道,“今天收获如何?偷到什么罕见的宝贝了吗?”

  这些天,楚度、公子樱等人在吉祥天各地游览观光,与长老论道说法。我避开众人,悄悄溜进苍穹灵藤,抓紧最后几日的宝贵时间修炼。我进出苍穹灵藤就像自己家门般容易,吉祥天的人即使知道。也只能干瞪眼,根本没办法拦住我。

  虽然拒绝了天刑的提议,大扫吉祥天的颜面,但梵摩、天刑没有找过我麻烦。只要我有足够的利用价值,他们就不会和我翻脸。何况我拍着胸脯,信誓旦旦说有办法除掉楚度。更钓足了吉祥天的胃口。我有自知之明。一旦楚度被杀,公子樱退兵。接下来吉祥天就会对付我。自在天的秘密,他们绝对不会让一个外人知晓。

  既然迟早要敌对。我干脆把空空玄放出来。一来实现承诺,让他在天刑宫爽爽快快地大偷一把。二来。借助他伶俐地身手,为我跑遍吉祥天各地,绘制出详细的山川地貌、人员分布。并在药圃、矿脉、丹房等重地偷偷做了一些小手脚。

  “三百六十四株芝草,两颗炼虚丹,十八颗养神金丹,七十三颗提精丹,二十七件法宝,九十六颗滴露宝石,外加一千零一件灵玉。”空空玄抖开百宝囊,珠光宝气耀目。他倒出偷来的宝贝,任我挑选。

  “炼虚丹?养神金丹?”正好肚子有点饿了,我囫囵吞枣地把金丹当干粮咽下。这几天肚子里塞满了各类丹草,弄得我精气充盈,小弟弟无风自动。

  空空玄把挑剩下来的宝贝丢进小火炉,面有憾色:“今天的收获比不上前几日,他们应该现了藏珍库房被盗,增派了许多人手巡视。”

  我笑嘻嘻地道:“他们防得了别人,又怎么防得住盗贼大宗师呢?”这小子也辣手,七天内盗得奇珍异宝上万件。昨天更是潜入天刑宫的藏珍库房,翻找到了天道刑罚地剑气谱,令我获益良多。

  空空玄得意地一扬头:“不是我吹。除了天精地阿修罗岛和芝麻的苑,整个北境对我来说就是敞开供应地!”

  我目光扫过琳琅生辉的玉器,奇道:“你偷这么多没用地玉做什么?”

  空空玄小脸一红,支支吾吾了半天,道:“送······送人的。她大概会喜欢地。”

  我直翻白眼:“你果然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盗贼。由偷转送,不滞于物,不愧是宗师胸怀,盗亦有道啊。”

  空空玄频频点头:“自从和你结识,我觉送和偷一样快活。与其宝贝放在我手里霉,不如送给需要它们的人。”贼兮兮地一笑,瞄向我怀里地芥子袋,“反正就算我送出去了,也能随时偷回来。”

  我赶紧捂住胸,岔开话题:“刚才运功时,我生出即将飞升**天的感应。

  你对阿修罗岛还有兴趣吗?”

  “废话,我当然要去!”空空玄毫不犹豫地钻入火炉,又探出脑袋,狐疑地眨眨眼,“难道你害怕了?”

  “怕,当然怕。”我无可奈何地苦笑,“可谁让我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软呢?只好舍命陪你这个梁上君子了。”

  神识气象术不断流转,我的气息与苍穹灵藤水乳交融。天壑辉煌的景象在视野中一一闪现,层出不穷。时而天崩地裂,轰鸣爆炸,火浆形成的山崩溃坍塌,尘雾蒙蒙遮蔽,虚空翻涌成一片混沌;时而气象变幻万千,灼灼彩焰喷溅,升腾的烟气犹如云蒸霞蔚,织染出花团锦簇的美妙画面······。

  我心驰神往,沉浸在没有一刻重复的新奇天象中。不知不觉,全身被细密的亮银色鳞纹覆盖。

  “轰”天壑深处跳出一颗深青色的尖核,被飞驰的陨石群一撞,四分五裂。核内冲出无数条闪耀地汹涌光河,波涛滚滚,奔腾扑来,激溅的光雨纷纷打在苍穹灵藤上。

  体内的气立刻生出感应,刹那间,我的**、精神仿佛化作了一点,破空飞去,进入了天壑。

  心中无喜无忧,无得无失,我再不是我。俨然融入了澎湃浩瀚的光河,化作其中一条,风驰电掣,淋漓奔涌。我不断与周围千万条光河汇聚、冲撞,又不断分开,跃腾而起。倾泻而下。覆盖住熊熊岩浆,激溅成密密麻麻的光点。下一刻。我变成巨大的火球,表面绽开数以亿计的白炽光斑。光斑鼓起无数气泡,瞬息变幻明暗。一轮轮紫红的火环从火球内喷出。掀起呼啸的风暴。紧接着,我又汇入

  轰鸣地飓风······。

  犹如经历了亘古漫长的天象变化,生生灭灭。起起落落。不知过了多久,我的意识渐渐模糊,五感一一封闭,迈入了世态。

  这一次飞升的过程异常清晰,我明明白白察觉到,体内喷溢的精气与虚空产生了奇特的反应。附近地气波裂开,一个蠕动地空洞缓缓浮出,灵肉在进入空洞的一瞬间,被分割成无数细碎地电光火石,在抵达**天的一刻,空洞封闭,光火重新聚合成完整地灵肉。

  仿佛第一次站在**天的大地上,我深深呼吸,感受着周围气地波动。它们与吉祥天的气流并不相同,完全是另一种古怪的节奏。我心中多出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地感悟,神游天壑的体验,似乎令我触摸到了最奥秘的天地本源。

  “你的神识气象术师法天地,得天独厚,称得上是最接近天道的法术。”月魂赞叹道,“通常只有知微境界的高手,才会在飞升时触到一点天地本源。没想到,你进入世态就已有此体会。”

  “看来我离知微不会太远了。”我禁不住有些沾沾自喜,神识气象术练到这个地步,总算对得起知音大叔的传功之恩了。将来我开宗立派,定要重建破坏岛的风光威名。

  月魂道:“不过神识气象术有利有弊。正因为师法天地,所以也会局限于天地。哪怕你再修炼多少年,最终也只能止步于知微,无法再上一层。”

  我顿时汗颜:“突破知微?你居然这么看得起我?说实话,只要能迈入知微我就谢天谢地了。到时与龙蝶联手,对上楚度也有六、七成胜算!”

  月魂讥嘲道:“从什么时候起,你需要依靠龙蝶了?”

  我心头一凛,立刻反省为戒。龙蝶的力量虽然妖异强悍,但毕竟不是我的。如果我生出依赖之心,怕反着了他的道。

  月魂的语声罕见地严厉:“你若无法突破知微,终其一生,都要受天道规则的摆布,成为命运的奴隶。我选中的人,可不是这样的懦夫!”

  我沉声道:“好!只要除掉楚度,了却俗事。我必然全力以赴,冲刺那从未有人涉足过的无上境界。”

  沿着一片乱石滩,我随兴而走,从容浏览**天的独特风景。各处山光水色,风吹草动,无不隐隐与**天的气相和,仿佛有一根无形的线将它们贯通一体。一边走,我一边有感于心,再也没有了从前急吼吼寻宝搜刮的念头。

  等到**天夜晚来临的一刻,我召出空空玄,披上霞光羽衣,抹上草汁,悄悄潜入了天缝。

  天河涛声如雷,星光璀璨。双手紧紧抓住一头风雷犼的翎毛,我们向电光环绕的阿修罗岛不断接近。“来了,我又来了!”空空玄兴奋地叫喊,双眼直冒贼光。

  “糟了!”我惊呼出声,一点光斑由小变大,急充斥了整个视野。

  “轰”一道粗如水桶的赤色光柱从阿修罗岛猛地射出,洞穿了风雷犼的腹部。

  浓紫色的鲜血泉喷而出,风雷犼悲嚎一声,翻滚着向下急坠落。

  突来的变卦令我们措手不及。“千万不能掉进天河!”空空玄叫道,急急忙忙掏出几十根奇特的链、索、绳,瞄准了百丈外的阿修罗岛,比划不停,嘴里悻悻地念叨,“太远了!再近一点就够得着了!”

  河涛光浪在下方汹汹闪耀,我竭力保持镇定,如今只有孤注一掷,以魅舞强行凌空飞度。但百丈的距离实在太远,我没有任何把握,一旦中途堕入天河,必然尸骨无存。

  “蓬”接近河面时,风雷犼的巨翅猛然掀起,硬生生止住了落势,巨翅剧烈扇动,奋力挣扎着向上扑腾。尽管血流如注,风雷犼还是一点点拔高,距离天河越来越远。

  “太好啦,坚持住!”空空玄喜出望外,我也稍稍松了一口气。

  波涛炸开,水浪骤然墙立而起。一个硕大的头颅破出河面,数十丈的雪白长鼻闪电般射向天空。这是一头形状如象,青面獠牙的奇兽,长鼻鞭子般横扫而过,抽中风雷犼的左翅。

  狂吼一声,风雷犼左翅折断,翎毛纷乱飞散。奇兽的长鼻化拍为卷,死死勒住风雷犼的腰背,“咯嚓”一绞。血雨狂喷,风雷犼当即丧命,倒栽葱似地落向天河。

  “完了,你完了!”空空玄面色如土,半个身子跳进了小火炉,冲我摆摆手,“好兄弟,你永远活在我的心里!”

  一道道水柱冲天而起,几十头彩鳞巨龙钻出河面,张开血盆大口,争先恐后地迎向风雷犼的尸身。

  我急中生智,抓起小火炉,施展魅舞,凌空倒翻,落在一头巨龙的虬角上。与此同时,风雷犼的尸身被撕扯成血淋淋的碎肉残骸。借助冲力,我从虬角上跃起,足尖连连点过十多头巨龙的额角,在空中极尽腾挪,不让自己落入天河。

  巨龙纷纷怒吼,张牙舞爪,向我扑击。迫不得已,我打算施展魅舞,拼死冲向阿修罗岛。目光所及处,两排波涛如长长的雪团滚动,象形奇兽正缓缓游来。

  我突然灵机一动,身在半空,以魅舞轻灵转动,背对阿修罗岛,对象形奇兽出一连串挑衅般的大吼。

  “轰”,被激怒的象形奇兽猛然仰起头,雪白的长鼻快似霹雳,狠狠迎面抽来。我不惊反喜,算准距离,强行向后挪了数丈。“砰”,粗长的巨鼻硬如金石,拍中我封挡的双臂,骨裂声清晰可闻。要不是息壤,这一击足以让我的手臂脱体掉落。

  风声呼啸,我被远远地击飞出去,一头撞进了阿修罗岛。

  “太好啦,你还真是命大福大造化大!”空空玄跳出小火炉,激动得手舞足蹈,“刚才我还在后悔,应该在你临死前拿走你的芥子袋哩。”

  “砰”,不等我站稳,一束草绿色的浓汁从左侧的丛林内射出,紧擦我的腿弯掠过,在泥地上溅起腥臭的白烟。正前方,飓风凄厉,夹杂着茫茫厚厚的尘烟席卷而来。在背后的不远处,响起惊天动地的蹄声。整个天空被一道道纵横疾射的赤红光柱遮住。

  (..net)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洛水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永夜君王大道朝天万古神帝万域之王九星霸体诀重生之最强剑神诡秘之主我的1979修罗武神武破九荒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一起读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