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57章 chapter58

  r58

  程迦望着窗外越来越大的雨,问:“今天回格尔木么?”

  彭野说:“在西宁住。”

  程迦“哦”了一声。

  她一路都没闭眼睛,她一点儿都不累。

  机场离市区不远,很快到了黄河路上一个像模像样的酒店,不是招待所客栈之流,程迦稍稍严肃:“住这儿?”

  彭野:“嗯。”

  程迦没多说。下车进大厅,金碧辉煌。到前台登记时,程迦看一眼房费,手摸进包里想拿钱包,想想又没拿。

  进电梯了,彭野看着她湿漉的衣服,斟酌着要说什么,手机响了,电梯里信号不太好,但通话也不长,他讲几句就挂了。

  程迦无意瞟一眼,是国际电话。她看到了他的通话记录,凌晨那通电话没有她的名字,只有手机号。

  程迦问:“你删我号码了?”

  彭野答:“嗯。”

  两人有一会儿没说话,

  程迦又问:“你怎么知道是我?”

  彭野没答。电梯门开,他一手拉了行李箱出去,一手扶着门,让她走出去。

  进房间后,彭野说:“把湿衣服脱了,先洗个澡。”

  程迦便开始脱。彭野把箱子放在桌上,看见镜子里她落了长裙,滚圆的臀夹着细细的丁字裤,一双腿笔直修长,白得跟奶油一样。

  裙子掉地上,高跟鞋踩出去,露出脚踝边黑色的小蛇。她边脱衬衣边往浴室走了,彭野收回目光,看一眼镜子里湿漉漉的自己,不经意吸了口气。

  程迦走进浴室,意外发现有浴缸,干净得一尘不染。

  程迦把衬衫扔洗手台上,给浴缸放水。龙头边两个旋转钮,她试了好一会儿,水还是冷。

  程迦朝外边说:“彭野。这龙头是坏的。”

  “哪儿坏了?”彭野声音先来,然后是人。

  程迦从浴缸边站起身给他让位置,微皱着眉:“怎么拧都没有热水。”

  彭野俯身拧那龙头,解释:“这边是热水,顺时针拧;这边是冷水,也得顺时针拧。”

  很快,水柱冒出热气。

  程迦:“……”

  彭野调好水温,说:“试试。”

  程迦摸了一把:“有点烫。”

  “手对温度比较敏感。”彭野定定道,“就这水温。过会儿得着凉。”

  程迦任他。

  他坐在浴缸边,程迦看了他一会儿,上前去脱他衣服,他也任她。

  沉进温暖的水下,一身的凄风冷雨被洗去,前所未有的惬意将程迦包围,她忽而明白了他为什么带她来这儿住。

  他在水下抚着她身体的曲线,她闭上眼睛,双腿无意识摩挲他的腿。身体没有别的欲.望,只剩最原始单纯的肌肤之亲。

  彭野问:“累了?”

  “不累。”她睁开眼睛,“……你等久了。”

  “不久。”他说。

  “准点应该中午到。”程迦说,“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知道你一定会来。……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知道你一定会等。”

  温暖的水里,两人各自无声。

  彭野问:“饿没?”

  “在飞机上吃过。”她说,“你呢?”

  “在机场吃过。”他答。

  程迦淡淡“嗯”一声。

  洗了澡出来,彭野说:“一年不再用浴缸。”

  程迦抬头:“怎么?”

  彭野:“节约用水。”

  程迦:“好。”

  程迦立在床头,拿浴巾搓头发,等头发不滴水了,用吹风机吹。彭野看了她一会儿,接过她手里的吹风机,她顺势坐上床边。

  外边还在下暴雨,程迦穿着宽大的白浴袍,仰着脑袋,看他洗过澡后干净的脸颊和湿漉的头发。暖风在吹,他的手指在她头皮上摩挲。

  隔一会儿,程迦手机响了。彭野关了吹风机,给她拿来。

  是经纪人:“亲爱的你在哪儿呢?”

  “我现不在上海。”程迦淡淡地说。她歪着头拨弄头发,浴袍袖口的香味清新干净。

  “大后天教育频道想对你做个采访。你不是想宣传动物保护嘛,这个机会可别错过。”

  “嗯,我会准时回来。”

  “拜拜亲爱的。”

  程迦挂了。

  彭野抓抓她的头发,问:“继续吹?”

  程迦说:“晾干。”

  彭野收着吹风机的线,问:“什么时候回去?”

  “后天,”程迦说完加一句,“有很多工作。”

  彭野:“那正好。”

  “嗯?”

  “我这两天休息,带你去个地方。”

  程迦:“哪儿?”

  “到时再说。”他手指抓着她头发,渐渐,目光落到她脸上,再次看到她的素颜,眉目淡淡,有浅浅的黑眼圈。机场第一眼,他就看到她瘦了。

  “最近没休息好?”他无意识抚摸她脸庞。

  “失眠。”她歪头,脸颊枕在他手掌心,眼瞳清淡,平静地望着他。

  彭野心里没了声音。

  两人对视着,心知肚明,程迦说:“来啊。”

  彭野欺身去吻她。

  程迦的手勾住他脖子,吻到半路,她摩挲着他的发根,比以往扎手,她模糊地问:“你剪头发了?”

  “嗯。”他含糊应着,刚把她压倒在蓬松的大床上,程迦手机又响了。

  两人顿住,鼻息交融间,无奈轻笑。

  程迦摸着手机,手指却还在他脑后的发根上挑逗。

  拿来一看,这次是方妍。她顿了顿,平静地接起。

  “程迦,你在哪儿呢?”方妍声音挺轻,不像平时。

  程迦说:“西宁。”

  “哦……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后天。”

  “回来后咱们见一面吧,我请你吃饭。”

  “嗯。”

  “对了,你带药没?”

  “带了。”

  “记得吃……但别数错了。”

  “……好。”

  “程迦……”

  “嗯?”

  她欲言又止。程迦也不催,平静等着。

  “我不在乎高嘉远了,你不用考虑我。”

  “……”程迦说,“我也一样。”

  方妍轻轻呼出一口气:“你早点睡。”

  “嗯。”

  程迦挂了电话。彭野始终伏在她身上,电话里的内容听得一清二楚。程迦说:“你去拿。”

  彭野起身下床,打开箱子找出七七八八的药瓶,一粒粒数清楚了递给她,又去调了杯温水。程迦就着水把药吃了。

  他那态度仿佛她只是得了个小感冒。

  彭野把玻璃杯放回去,回来重新覆在她身上,说:“继续?”

  程迦说:“继续。”

  一番*折腾,

  程迦听着外边的风雨声,皱眉问:“这么大雨,明天能出去?”

  彭野在她耳边,沉声说:“明天会是好天气。”

  这一夜程迦睡得安稳,雷打风吹没影响。

  第二天,和彭野说的一样,是个好天气。

  出发前彭野带程迦去菜市场买菜,程迦抽着烟跟在他身后,淡淡问:“去野炊?”

  彭野说:“沾点儿边。”

  驾车一路过了格尔木,上高原,一月不见,原野上青草丛生,辽阔充满生机。

  经过保护站,程迦回头望一眼那熟悉的平房,没说什么。

  过保护站不久,越野车下了青藏公路,绕进曲折的山林。绿树遮天,阳光从茂密的树叶间洒下来,流水潺潺,鸟语花香。

  下过暴雨,山里空气特别清新。不久,视野渐渐开阔,程迦看见了雪山冰峰。

  待到无垠的草地和冰川在面前铺开,蓝天下,一片冰晶晶的世界。

  彭野停了车,说:“到了。”

  程迦下车,跟上彭野,两人踩着细碎的冰渣往前走。

  清凉的风从四处落过来,程迦望着远处的雪峰,问:“这是什么山脉?”

  彭野说:“唐古拉。”

  程迦蹙眉:“这是……”

  “长江源。”

  碧色的江水在她眼前展开,雪峰,蓝天,白云,一股脑儿映在清澈的江面上。

  风声伴着水声在空旷的天地间奏鸣。风从雪山上吹来,裹挟着江面的水汽扑到程迦面前。

  程迦深呼吸,没有缘由,心里就轻松了。她喜欢这个地方。

  他和她,站在长江的源头,风在吹,草在长,他和她什么话都没讲,也没有牵手,就那样站着,就觉得很好。

  ##

  到了傍晚,夕阳下的雪山江水更加瑰丽。

  程迦在大好的自然风光里和彭野一起搭帐篷。

  没一会儿,程迦意识到自己对彭野并无多大帮助,于是说:“我去捡柴火。”

  彭野回头,表情很认真,问:“饿了?”

  “没。”程迦也挺认真的,道,“分工能节约时间。”

  彭野有些好笑:“节约时间了干什么?”

  程迦:“……”

  彭野:“这么等不及?”

  程迦:“流氓。”

  彭野:“你好意思说我。”

  程迦给他白眼,转身望长江源。想一想,在这里她不需要急匆匆干什么,她可以不做任何事。

  彭野见太阳落山,想程迦会冷,于是放下手里的帐篷,道:“先去找柴火。”

  程迦:“需要两个人?”

  “别出危险。”

  “荒郊野外,也没别人。”程迦说。

  彭野没解释,说:“走吧。”

  两人找了一堆木柴回来,天已经黑了。

  彭野在一旁生火,程迦从车上把袋子提下来,打开看,他买了苞谷红薯牛肉干。

  程迦想起那晚和达瓦的对话,说:“你不喜欢吃土豆。”

  彭野正在打火,自然道:“你不喜欢吃啊。”

  程迦愣了愣:“你怎么知道?”

  彭野弓低了腰,吹燃树叶和枯草,说:“雪山驿站还有露营那晚,你挑的土豆都是最小的,吃得也慢,不像吃玉米和红薯。”

  他寻常说着,程迦盯着他被火映红的侧脸看了一会儿,哼一声:“闷骚。”

  彭野不搭理,她走过去蹲在火堆旁看他。

  彭野抬眸瞥她一眼:“怎么?”

  “彭野。”她语气正式。

  “嗯?”

  “你什么时候开始对我动心?”

  彭野:“没注意。”说完起身去搭帐篷。

  他不说,她也不追问。以后他自然会自己讲。

  程迦蹲在原地拾掇篝火,中途听到风吹帆布的声音,呼啦啦。

  她扭头看彭野。粗大繁重的帆布和绳子在他手下规矩又服帖。他看到他卷着袖子,露出有力的手臂。他右手小手臂上有一道疤,是刀伤;程迦还知道,他腰背后有一道更长的疤痕。

  她抚摸过无数次。她喜欢那不平坦的触感。

  程迦盯着他手上的疤,看着看着,摸出一支烟来抽。抽完了,她起身走过去,从后边抱住他的腰身。

  彭野正在拉线,没怎么分心,漫不经意地问:“怎么?”

  程迦缓缓摩挲着他小手臂上的疤,说:“上次露营就想上。”

  彭野顿了一下,淡笑出一声:“我知道。”

  他捏了捏腰间她的手:“帐篷还没搭好,等……”

  “我不想在帐篷下边,”程迦解开他的裤子,揉捏摆弄,很快在那里搭起一个帐篷,她贴住他早已紧绷的腰臀,说,“我想在帐篷上边。”

  彭野回身,她把他推倒,尚未搭建牢固的帐篷轰然倒塌,他和她淹没在帆布和绳索里。

  一直以来,程迦都无法解释为何对彭野的身体如此痴迷。他的肌骨,他的身躯,他给她的充实而熨帖的感觉。她早已深陷其中,逃离再远也得回来。

  彭野亦是如此。

  他记得与她的每一场性.爱,记得她身体内外的每一寸感觉。

  也记得这一晚,

  程迦的肌肤在月色雪山下,透出象牙玉般莹润的光。

  她跨坐在他身上,衬衣胸衣凌乱散开,呼吸急促,胸脯和她的人一起上下起伏。

  她身后是漫天繁星。

  她细细的手指在他腹肌上抓挠,她温柔的身体在他身上摩挲扭动,一声声蚀.骨的呻.吟,几乎抽了他的魂。

  她浅浅阖上眼眸,战栗着抬头,汗水掺杂着夜风从她迷离的脸颊滑过。

  那一瞬自此定格在彭野的记忆里。

  良久,程迦缓缓低下头,注视着彭野,目光笔直而又柔软。

  彭野拉住她的手轻轻一带,她伏下去趴在他身上,脑袋枕在他脖颈间。待呼吸渐匀了,她说:

  “我不会。”

  彭野说:“我知道。”

  无厘头的一句,他却懂了。

  我不会遇到比你更好的。

  程迦平静下来,道:“还有些事。”

  她讲了徐卿和江凯,也讲了她的母亲和王珊。事到如今,她已淡然,如同述说他人的故事。

  彭野至始至终没插话,心底隐隐不平。原来相见恨晚,不能回去她最无助的时刻。但又庆幸相见时晚,他已走过最荒诞的年华。

  待她讲完,彭野寻常问:“怎么突然说这些?”

  程迦说:“给你一个交代。”

  彭野说:“你的过去,不需要给我交代;你的未来,我给你交代。”

  在那一瞬,程迦觉得她的人生被拯救了。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玖月晞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永夜君王大道朝天万古神帝万域之王九星霸体诀重生之最强剑神诡秘之主我的1979修罗武神武破九荒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一起读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