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51.051

  郑培培嗤道:“她做贼心虚,取下一个扔掉呗。”

  蓝晓秋怒叱:“全天下什么都是你们的,要不要脸?”

  “同学们,有话好好说。”舍管人员劝道,“争执斗殴都解决不了问题。”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凶的贼,班长,你很了不起哦?”郑培培故意羞辱道。

  “你……”蓝晓秋气的脸色乍白乍红。

  气氛再次剑拔弩张,舍管人员说:“不要吵了,再吵全都扣分。明天去你们班主任那里把事情说清楚。这条手链由我们暂且代为保管。”

  顾思忆拉着郑培培的手劝道:“算了,现在吵也吵不出个结果,别给人看热闹。”

  寝室外面已经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在围观看八卦。

  郑培培哼了一声,白了蓝晓秋一眼。

  因为这场冲突,舍管人员怕他们晚上又打起来,暂时把蓝晓秋和其他寝室的同学换房间休息。

  次日早读,顾思忆郑培培和蓝晓秋徐琳四个人都被叫到了办公室,手链就在班主任的桌上。

  郑培培说:“顾思忆前两天把手链放在寝室里掉了,昨晚徐琳发现蓝晓秋那里有一条一模一样的手链。在这之前,她都没有戴过手链,顾思忆是每天把手链戴在手上的。蓝晓秋说是她自己买的,可是她又不拿出任何证据证明自己。”

  蓝晓秋:“你口口声声说我偷东西,污蔑我还要我证明自己,凭什么?”

  “凭什么?”郑培培嗤笑一声,“凭你做贼心虚,拿不出证据呗。”

  “郑培培,你先不要说话。”班主任把咋咋呼呼的郑培培叫停,看向顾思忆,问,“这条手链和你掉的那条一模一样吗?”

  顾思忆很客观的说:“是一样,不过我后来又多了一个珠子,这串没有。”

  郑培培立马接话:“老师,这手链就是灵活搭配的,蓝晓秋完全可以取下一个扔掉。”

  蓝晓秋不甘示弱:“郑培培,你这都是主观臆断!为了给我泼脏水的一面之词!”

  班主任头疼,“郑培培,我没问你,别开口了。”

  蓝晓秋看向班主任,脸颊涨红,斥满愤怒的委屈,“老师,我发誓我没有偷顾思忆的手链。我又不是买不起,为什么要偷东西?我跟她手链一样,是因为我觉得她戴着好看才去买的,我没戴是因为她一直戴着,我不想雷同。我就买来放在寝室当摆设,这样就错了吗?”

  班主任跟蓝晓秋的家长有私交,知道她的家庭情况。她确实没必要。

  郑培培阴阳怪气的说:“有的人偷东西并不是因为买不起,就是心里变态呗,比如见不得别人的好东西。”

  “郑培培,你少说两句不行吗?”班主任加重语气。

  郑培培不带虚的,直接刚回去,“老师,你要我闭嘴可以。但你如果因为蓝晓秋的一面之词,就相信她的清白,我也无法接受。我只认证据。”

  郑培培如此强势,顾思忆也不想认怂,说:“老师,我丢东西难过了好几天,我也不想冤枉同学,所以我希望她能拿出证据,避免大家无端揣测。”

  班主任头疼,现在这些小孩,越来越难搞了,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班主任对蓝晓秋说:“既然你们俩手链一样,你还是拿出购买证据,以免同学怀疑你。如果有真凭实据,谁也不能再说你半句,对不对?”

  蓝晓秋咬咬牙说:“我是在网上买的,我手机上有购买记录。”

  蓝晓秋不情不愿的拿出手机,翻出购物APP,点开后台给老师看。

  班主任看了后,松了一口气,让郑培培也看了一眼,买了有半个月了。

  班主任说:“好了,事情已经水落石出,以后不要再见风就是雨,一个班的同学要团结友爱,都回教室去早自习吧。”

  蓝晓秋站着没动,道:“我要郑培培和顾思忆跟我道歉,她们两冤枉我!”

  郑培培朝她翻了个白眼,“你还蹬鼻子上脸了啊?谁叫你昨晚不拿出证据?谁知道你是不是嫉妒顾思忆买了个一样的之后又把她的给扔了?这里面文章可大了,你还真以为把自己摘的干干净净?”

  “郑培培,你……”蓝晓秋被气的瞠目结舌。

  郑培培呵呵两声,一脸你奈我何的表情。

  班主任开口了,“郑培培,你有点强词夺理了。”

  郑培培说:“她自己把事情搞得很复杂,还有脸让我们道歉?如果她昨晚就拿出证据,就没这事儿了,她非要被人误解,现在来装无辜装可怜,还想要道歉,想的美!”

  “行了行了,你们先回教室吧。”班主任挥挥手道。

  她把蓝晓秋单独留下来,安抚情绪。

  离开办公室后,郑培培吐槽道:“就算不是她偷的,没事儿买个跟你一样的手链,不是膈应人吗?膈应人不说还嘴硬,现在还他妈要道歉,我呸!”

  顾思忆由衷道:“陪陪,你战斗力太强了,我真的服你。”

  郑培培又冲又呛,语速跟机关枪一样,气势当仁不让。她作为一个当事人都没有插嘴的份儿了,仿佛在看着辩护律师发言。

  郑培培哼声,“关键时刻我也是能挺身而出,保护我忆哥的女人!”

  “此处响起超高解析度的无损掌声,陪姐情深义重,感天动地。”顾思忆给她拍小巴掌。

  教室里,苏韩见那两人的位置空着,转头对走廊一侧的向梨问道:“什么情况?”

  “是啊,什么情况?”陆嘉烨伸出脑袋,想听八卦。

  向梨说:“顾思忆前两天丢了手链,蓝晓秋那里有条一模一样的,郑培培说她是偷的,听说昨晚还在寝室里打起来了……”

  打起来了……陆嘉烨眼皮一跳,果然是母老虎的作风。

  “什么手链啊?”苏韩问。

  向梨小心翼翼的瞟了夏之隽一眼,“好像就是学神送给思忆的那条手链。”

  夏之隽:“……”

  难怪,昨天问她一副心虚的表情……原来是弄丢了。

  夏之隽突然开口道:“谁跟谁打架?”

  “郑培培和蓝晓秋。”

  “顾思忆呢?”他又问。

  “她回来的时候正在打,她把两人拉开了。”

  陆嘉烨叹一口气,“这郑陪陪,性格太冲动了,胸大无脑,还凶的要死。”

  苏韩纠正他:“陪陪是心直口快,率真勇敢。”

  陆嘉烨:“……??”

  这对比,高下立现。周骁看向陆嘉烨,忍不住补刀,“难怪郑培培这么烦你。”

  “谁说她烦我?每天都拉着我玩游戏,可腻歪我了!”陆嘉烨不服气。

  这几人议论时,郑培培和顾思忆回了教室。

  刚落座,苏韩问道:“陪陪,事情结果怎么样?”

  郑培培轻哼,“她拿出了购买记录。”

  陆嘉烨说:“这么说你冤枉她咯?”

  “我冤枉个屁,谁叫她昨晚不拿出来!”郑培培的目光由陆嘉烨移到夏之隽身上,又说,“我看蓝晓秋是喜欢学神,不然干嘛去买一模一样的手链?简直有毛病。”

  陆嘉烨啧啧道:“原来事故源头是我们学神啊。班长芳心暗许……”

  夏之隽踢了他凳子一脚,脸色冷沉,“闭嘴。”

  下了早自习,顾思忆收到夏之隽的微信:“今晚七点,天台补课。”

  顾思忆缓缓松了一口气,回复:“嗯。”还以为他是质问她丢手链的事情。

  午休时间,夏之隽跟陆嘉烨他们往寝室走。走到小路时,蓝晓秋突然出现,拦在了他们跟前。

  她看着夏之隽,说:“可以借一步说话吗?”

  陆嘉烨吹了个口哨,看热闹不嫌事大。

  “行。”夏之隽转身离去,蓝晓秋跟在他身后。

  陆嘉烨正要跟过去,周骁按住他的肩膀,“别搞事了,没看出来阿隽心情不好吗?”

  陆嘉烨无辜耸肩,“我就是一个打酱油的。”

  夏之隽把蓝晓秋带到一个没人经过的花坛旁,问她,“你想说什么?”

  蓝晓秋酝酿了很久的情绪,憋了很多想倾诉的话,可是面对夏之隽时,突然就语塞了,只有眼眶越来越红。

  夏之隽面露不耐,道:“没事我就走了。”

  “有!”蓝晓秋立即道,声音带着哽咽,“顾思忆她冤枉我。”

  “哦?”夏之隽淡淡睥睨她。

  蓝晓秋说:“就因为我买了一模一样的手链……她自己把你送的手链弄丢了,非得说是我偷的,不分青红皂白的污蔑我。”

  夏之隽冷眼看她,“那你为什么要买一模一样的手链?”

  “我……我觉得好看。”蓝晓秋垂下头,压低了声音,“我只是审美跟你一致。”

  夏之隽没说话。

  蓝晓秋再次抬起头来看他,“顾思忆冤枉我,是她不对。”

  “所以呢?那又怎么样?”夏之隽反问她。

  “……我只是想让你明白,顾思忆的为人。”

  夏之隽笑了,笑容讽刺又冷漠,“那我告诉你,无论是非黑白,我都会护着她。”

  “……”蓝晓秋怔怔的盯着他,半晌,问出一句,“你……是不是讨厌我?”

  “以前不是。毕竟我对你没印象。至于现在,”夏之隽冷笑一声,毫不掩饰眼底的反感和厌恶,“连我送出去的手链都要买一样的,你成功恶心到我了。”

  “我……”蓝晓秋才张嘴,眼泪就大颗大颗的砸下来了。

  夏之隽转身离去,高大的背影冷漠又决绝。

  蓝晓秋愣愣的看着他,她喜欢了四年的人,她当做偶像和目标的人,她倾注全部情感的人……他说的每句话每个字,都像刀子扎在她心上,狠狠的搅着,搅的她血肉模糊。

  下午的课,蓝晓秋没来。作为班长的她,每节课都要喊起立,她没来全班师生都注意到了。

  下课后,苏韩转过头,好奇的问夏之隽:“你们中午聊了什么?她怎么连课都不上了?”

  陆嘉烨比了个抹脖子的手势,“你不会为小酒窝报仇,直接把人杀人灭口了吧?”

  夏之隽懒得理他们,起身离开教室。

  陆嘉烨倾过身,凑到顾思忆这边,低声道:“号外号外,班长中午围堵阿隽,下午就没来上课了。”

  顾思忆莫名看他,“她为什么要去找他?”

  “谁知道呢……我看八成是陪陪说对了,班长喜欢学神。”

  郑培培呵呵呵,“狼子野心。”

  陆嘉烨:“可不是……不对,这成语是这么用吗?”

  郑培培:“我想怎么用就怎么用!你有意见?”

  顾思忆没理会那两人的拌嘴,脑子里回忆着一些往事。

  原本蓝晓秋对她爱理不理的,好像就是在她说她是夏之隽干妹妹之后,主动给她买奶茶跟她示好。然后又频频让她问题……

  听说她初中跟夏之隽一个班,难道是早就喜欢他了?

  晚上七点,顾思忆如约抵达天台,夏之隽已经到了,靠着围墙看手机。

  顾思忆走到他身边,恍若无事的问:“是不是又有试题啊?”

  夏之隽收起手机,站到她跟前,双臂搭在她身后的扶手上,看着她,“咱们先聊聊天。”

  “……聊什么?”顾思忆没由来的紧张起来。

  他气场太强,这么专注凝视时,总给她带来一种很强烈的侵略感。

  “手链丢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不想让你不开心……”顾思忆小声道。

  “可是你对我撒谎我更不开心。”他表情严肃。

  顾思忆心虚,声音更小了,“我不是故意的……”

  夏之隽看到她那又乖又怂的模样,又一次破功……

  严肃的脸不由得柔和下来,低声说:“这一次就算了,以后不要对我撒谎了,好吗?”

  “嗯。”顾思忆点头,表情超乖巧。

  夏之隽忍俊不禁,“以后也别弄丢我送的东西好吗?”

  顾思忆:“一定不会!”坚决的表情,就差赌咒发誓了。

  夏之隽轻笑,道:“就算丢了也没什么,第一时间告诉我,我再给你买就是了。多大点事。”

  顾思忆:“……”

  夏之隽抬起手,轻轻捏着她的小耳垂,眼神温柔似水,“我听郑培培说,你丢了手链很难过,大晚上跑去教室找,还难过的哭了。”

  顾思忆垂下头,有点害臊的说:“很难过是真的,但没有哭……我忍住了。”

  夏之隽松开她的耳垂,顾思忆暗自吁气,可她一口气还没完全松下来,突然被他抓住胳膊——下一秒她就被他扯进怀里,结结实实的抱住。

  她不安的挣扎,夏之隽将她抱着更紧,低沉的声音带着哑,“这里没人,让我抱一会儿好吗?”

  “不是……你别这样……”顾思忆紧张的语无伦次,小脸红了个透。

  夏之隽抱了一会儿松开,看向顾思忆,颇有些忧郁的叹了一口气,“我要是晚几年遇到你就好了。”

  顾思忆:“……??”

  “那样你就躲不掉避不开,乖乖跟我在一起,我想怎么抱就怎么抱,想怎么亲就怎么亲。”他的眼黑如浓墨,里面仿佛关了一个蠢蠢欲动的野兽。

  “……别说了。”那话里带着的浓烈-欲-望,令她不知所措。顾思忆转过身,背对着他。

  女生的xing意识没有男生觉醒的早,此时的她对于过分的亲昵和触碰,还有那些lu骨的话,侵略的气息,都觉得惶恐不安。

  夏之隽感觉的到她这种情绪,他也不想败坏她对他的好感,每次稍有过激想法就会压抑自己。

  夏之隽:“咱们下去吧,这里太暗了,不适合做题。”

  “嗯嗯。”顾思忆忙不迭点头。

  走到楼道口,夏之隽伸出手,顾思忆知道他什么意思,目光往里一看,说:“没有熄灯。”

  夏之隽站着不动,“可我被你牵着下楼习惯了,不牵我就不想走了。”

  顾思忆哭笑不得,“你在跟我耍赖喔?”

  “不是,这是你对我的行为养成,你要负责。”他泰然自若的说。

  “……”顾思忆不想在天台继续僵持了,只有主动牵起夏之隽的手,带他下楼。

  夏之隽唇角弯起弧度,“乖。”

  顾思忆:“你有点霸道,还有点无赖。”

  夏之隽悠然反问:“是吗?”

  “……”

  下楼时,顾思忆想起陆嘉烨说的话,蓝晓秋中午找过他……她很好奇她找他说什么,便问:“蓝晓秋中午找过你啊?”

  “嗯。”夏之隽应声。

  “她找你说什么?”顾思忆又问。

  “你想知道?”他反问她。

  “……有点。”她老实承认。

  蓝晓秋会不会是去跟他表白呢?

  “为什么想知道?”他又问。

  “你不说算了……”顾思忆嘟囔。

  “放心吧,都是些没营养的话。”夏之隽淡道。

  两人来到自习室,夏之隽拿出两张手写的理化试题,说:“下周就期中考了,你要抓紧时间。这周别听课了,好好消化我出的题目。”

  顾思忆将信将疑看他,“你的题目比老师讲课还牛?”

  夏之隽轻敲她的脑袋说:“老师是针对全班同学,尤其是基础好的同学。我这是为你量身定制的题目。你说哪个效果更好?”

  “那肯定是你给我的定制版。”顾思忆从善如流。

  “知道就好。”

  “谢谢大佬。大佬辛苦了。给大佬递茶。”

  顾思忆从包里拿出备好的矿泉水递给夏之隽,笑眯眯的献殷勤。

  夏之隽接过水,淡道:“我会看着你,直到做完才能回寝室。”

  顾思忆:“…………”

  从无赖到严师,只在大佬一念之间?!

  夏之隽抬手看了看表,“开始吧,争取不要熬夜。”

  顾思忆哪里还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心思,一头扎进了题海里。

  顾思忆认认真真心无旁骛的做题,就连手机响了也没有拿起来看。

  因为有了昨天在外面学习一天的经历,她知道夏之隽一旦较真起来,没有商量余地。

  在这超乎寻常的专注下,她提前完成了任务。夏之隽满意的收起试题,说:“我带回去看,明天给你将错题。”

  到了寝室楼下,顾思忆说:“你也别熬夜了。改题可以留着明天。”

  夏之隽知道她这是关心他,弯了弯唇,抬手揉了下她的脑袋,“我心里有数。”

  次日上午,第二节英语课时,蓝晓秋父母带着蓝晓秋,在班主任陪同下来到教室门口。

  班主任敲了敲教室门,说:“顾思忆,你出来一下。”

  顾思忆走出教室,蓝晓秋妈妈打量着她,“你就是顾思忆?”

  顾思忆点头。

  蓝晓秋妈妈走上前,手指戳着顾思忆的肩膀,愤然道:“你就是造谣我女儿偷你东西,让同学孤立她,还把她打伤的人?”

  顾思忆微怔,打人?她什么时候打人了?

  蓝晓秋妈妈拉起蓝晓秋的袖子,露出里面的淤青,怒目圆睁,“她手臂上大腿上腰上都有伤,你还敢睁眼说瞎话?”

  顾思忆反应过来,这应该是她跟郑培培打架时弄伤的……

  就在她愣神的功夫,蓝晓秋妈妈怒道:“你家长是谁,马上把你家长叫来学校!造谣,打人,霸凌同学,小小年纪这么恶毒,以后还得了!等你家长来了,一起去医院验伤。这事儿休想善了!”

  班主任在一旁拉着蓝晓秋妈妈,劝道,“都是些孩子,咱们别激动,有话好好说。”

  班里的课还在继续,可是已经没人有心思听了,大家都暗暗关注着外面的八卦。

  就在蓝晓秋妈妈接连推搡顾思忆的时候,夏之隽倏地起身,大步往外走。

  英语老师:“夏之隽同学,你干什么?”

  夏之隽没理他,径自走出教室。

  “哇……”班里同学低呼,“学神坐不住了……”

  走廊上,顾思忆被逼得连连后退,心里窝火,想否认怕连累郑培培又忍住了。

  “没有人造谣,这件事只是一场误会。”她站定,解释道。

  “误会?”女人冷笑,“一句误会就想算了?”

  顾思忆还想说什么,有人突然抓住了她的手。

  扭头一看,是夏之隽。

  “……?!!!”干嘛啊!老师都在啊!

  夏之隽更加用力的抓住她的手,将她拉到身后,直面蓝晓秋妈妈,气势凛然,眼神冷沉。

  蓝晓秋妈妈比他矮了一截,突然面对这样一个似要发作的高大男生,怒气都被压住些许。

  班主任开口道:“夏之隽,你进教室去,别添乱了。”

  夏之隽不理她,看着蓝晓秋妈妈,沉着脸说:“顾思忆父母在外地,没法马上来学校。但她是我妈的干女儿,在学校里我就是她哥,你找她,先找我。”

  当他爆发出怒意时,浑身带着强硬又可怕的气势。属于男孩稚嫩的气息全然褪去,有的是男人的霸气和攻击性。

  蓝晓秋妈妈有点怵,看向自己丈夫,蓝晓秋爸爸开口道:“同学,有话好好说。现在老师和家长都在这里,不是斗气斗狠的时候。”

  “这兄妹俩蛇鼠一窝,一看都不是好东西!”蓝晓秋妈妈斥道,转而对班主任说,“晓秋昨天下午回到家,一直哭,哭了一整晚。我女儿被校园暴力欺负成这样,校方都不给个说法吗?”

  “哎呀,你们是要找打人的人吗?”郑培培的声音出现。

  班主任:……怎么又出来一个?还是这个刺头!

  郑培培走到顾思忆身旁,一脸不屑的笑道,“找顾思忆就不对了,因为人不是她打的。”

  蓝晓秋妈妈:“我不听辩解!我女儿被打伤是事实!”

  “谁TM跟你辩解,我就告诉你,人是我打的!冤有头债有主,要找来找我!”

  顾思忆轻轻拉了下郑培培,她还真怕她把人打伤,惹来麻烦。

  郑培培直接拉开自己的袖子,她手臂也是淤青还有抓痕,“看到没有?老子也有伤!要验一起验啊!你以为自己女儿是善茬啊?打起架来比老子还玩命!老子要脸,不吭声,她特么还好意思哭哭啼啼!日了狗!”

  顾思忆:“……??”

  她低估蓝晓秋的战斗力了。

  教室里的陆嘉烨和苏韩都到窗边来看。

  看到郑培培手上的伤,陆嘉烨怒道:“卧槽,居然还把母老虎打伤了?”

  之前听到郑培培跟蓝晓秋打架,他们都理所当然以为是郑培培占便宜……

  苏韩也皱起眉头,表情很不好看。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无影有踪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永夜君王大道朝天万古神帝万域之王九星霸体诀重生之最强剑神诡秘之主我的1979修罗武神武破九荒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一起读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