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017章

  只是刹那间,一身白袍的至尊法师走出了光圈。

  她静静地站在舷窗前,神色无悲无喜,光影落在她身上,将她的影子拉得婆娑而挺拔,像是幽暗丛林中神庙里的古树。

  这就是她的敌人。莉塞特想。

  可在此时此刻,这一幕依旧让莉塞特有一瞬恍惚。

  琴焦急的声音通过心灵链接响起。

  我该做什么?

  ……什么都不要做。

  被恐惧攫住的心跳慢慢平缓,她望着那双透彻而深邃的眼瞳,无法生出一丝敌意。

  相信我。她默默想,希望琴听到她的心声,然后才直视着至尊法师的眼睛,开口问道。

  “这是你想看到的吗?”

  毒气慢慢充盈房间,一身血衣的白发少女沐浴在晨光里,机关枪垂在身侧,发尾的血已经凝结成暗沉的红,嘴唇苍白中泛着青紫,唯独那对淡如冰雪的冰蓝瞳孔,像是在燃烧着奇异的光。

  法师扫了眼她浑身浴血的模样,罕见地顿了顿,垂下眼眸:“我不确定。”

  她问:“你想做什么?”

  “我是来和你谈条件的。”莉塞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

  法师端详着她。

  莉塞特不知道她在看什么,然而被这样打量,她只觉得像是被恐惧本身注视着,无法逃离。

  她舔了舔唇,僵硬的手指缓缓松开被汗水濡湿的枪柄,又重复了一遍。

  “我是来和你谈条件的……”

  “嗯,可以。”

  “……我们现在正在被九头蛇追杀,换句话说,我已经……你说什么?”

  似乎是对莉塞特目瞪口呆的样子感到有趣,法师微不可查地扬起嘴角,但很快,她就敛容垂眸,问:“你的确不记得了,对吗?”

  莉塞特皱了皱眉。

  这个问题已经是第二次被提起了,听起来这个至尊法师……非常确信自己忘记了什么。

  可是她根本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忘却。

  她不觉得过去难堪到不想回忆,所以哪怕日复一日,在仿佛永无止境的梦境里徘徊,她也把每一次泪水每一次痛苦每一次绝望都清晰地记录在案,谈不上疏漏、模糊、或是断层,哪怕她一再梳理,也没有找到什么对应不上的地方。

  莉塞特没有开口,但是她的表情已经把她想说的话都说完了。

  显然至尊法师也很清楚这一点,她眉峰一挑,忽地抬手一翻,绚丽繁复的赤金阵纹在她指间扩展盘旋。

  莉塞特瞳孔一缩,毫不犹豫地抬起机关枪扣下扳机。

  撞针点燃子弹里的火药,爆炸的冲击推动着弹头冲出枪口,然而至尊法师轻描淡写一掌劈下,法阵圆盾不差毫厘地切开了枪膛中的子弹。

  枪膛骤然爆炸,莉塞特被冲得后退一步,至尊法师趁机抢上前来,在莉塞特来得及抵挡前,一掌拍在她的额头上。

  世界在忽然之间天翻地覆。

  意识被斥离身体,以灵魂的形态漂浮在另一个次元,莉塞特看着一步之遥的地方,自己的脸上带着空洞而茫然神情,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后倒去,一咬牙,就要用【星球电梯】跳跃——这不是她第一次被至尊法师从身体里打出来,被从灵魂上抹灭就没有任何可能复活了,这种时候不跑也得跑。

  然而下一刻,她看见至尊法师抬眼望向她的方向,一手接住她摔倒的身体,手中持着的圆盾蓦地消失。

  至尊法师微微眯起眼,像是在观测什么。

  只是一瞬间的耽误,意识猛地被拉回身体,莉塞特一抬头,正对上了法师深邃如渊的微蓝眼眸。

  “能离开的话还是早点离开,如果不能,”她松开手让莉塞特站稳,手指拂过她的眉骨,目光在她脸上逡巡几周,忽然收手,“不要选择黑暗。”

  莉塞特只觉得脑袋里乱得像是一锅浆糊:“你说什么?”

  她伸手去抓法师的肩膀,想多问几句,为什么她的态度突然变化这么大……不对,她一开始就没有表现出太多敌意,只是自己惯性思维……然而为什么!

  法师避开了她的手,赤金火花盘旋成炫目光圈,吞没了她的身形,随后猛地消失在空气中,莉塞特只捞到了星点火花。

  火花很快熄灭,莉塞特缓缓收回手,瞪着光圈消失的地方,思维一片混乱。

  至尊法师放过了自己。

  无论——无论哪个梦境里,这都是第一次。

  毒气浓度越来越高,她已经感到了身体机能的衰弱,要不是她还在呼吸——

  现在的情况不允许莉塞特继续想下去。

  把纷乱思绪扫到一边,莉塞特吐出一口气,一把扯过床上的被子抛起,纵身跃下地板上的大洞。

  她跳下去之后,飘落的被子正好遮住了洞口,暂时封闭了毒气蔓延的渠道。

  斯科特往下打了好几层,但是跳下去到坠地也就几秒的事,莉塞特只能卡着时间调整重力方向,就算如此,她到底的时候还差点扭了脚腕。

  她喘着气向小伙伴们报告新情况。

  “……”

  听了莉塞特的话,小伙伴们都是一阵无言以对。

  李千欢弱弱地问:“所以我们还……抢石头吗?”

  莉塞特:“……抢呗,反正估计不是用来做好事的。”

  库尔特默默地在胸前画十字。

  “……好消息是,我们还差四层就可以抵达目的地了。”琴无语片刻,说道。

  莉塞特顺着他们指点的方向向着洞口望去。

  大约三层地板下,斯科特正在勤勤恳恳地打通地板,场面木屑纷飞,火花四射,十分激烈。

  莉塞特:“……”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萨默斯先生笼罩在闪光和火花中的身影格外帅气,充满了工人阶级的力量之美。

  因为他们是循着路线图,直接从保险库上方往下打,所以最后一层楼层格外厚实,莉塞特他们等了半天,斯科特的声音才从洞口下传来:“行了,要快。”

  听到指示,库尔特急忙凑到洞口边低头望去。

  最后一记镭射光线射出,红光闪烁中,“轰隆”一声,保险库的天花板塌下去一块,楼板掉下去重重砸在保险库地面上,巨大的动静触动了报警系统,瞬间警报声呼啸,各种报警声响得撕心裂肺。

  斯科特低头扣上眼镜,刚扣好身边黑烟一闪,小蓝魔抱着一团衣服,按着他的肩膀,带着他再度瞬移到莉塞特身边。

  他把衣服包递给莉塞特,紧张地问:“我准备好了,我们走吗?”

  现在不跑更待何时。几个人听着越来越响的警报声赶紧点头,伸手抓紧库尔特。

  似乎想到了之前在第一层的经历,库尔特有些不安。

  “主啊,求你赐我平静的心,去接纳我所不能改变的事物……”

  他匆匆念了句祈祷词,随后闭上眼,发动能力。

  缥缈黑烟骤然浮现。

  ……

  尼泊尔,加德满都。

  卡玛泰姬。

  庭下开了一树的颤颤盈盈的梨花,一渠清溪从庭中蜿蜿蜒蜒地流经梨花树下,时不时有花瓣曳落,在清冽的溪水中飘飘转转,宛如一溪繁花堆雪。

  伊莎贝尔走出火花光圈,低着头穿过卡玛泰姬的长廊。

  和路过的师兄弟们打招呼,指尖随意拂过檐下挂着的滴水铃铛,清脆的铃声于静谧庭院中响起,她踩着一地铃音走向自己的庭院,刚要跨过门槛,却忽地停住了脚步。

  一身黄衣的法师站在梨花树下,只留给她一个落花满肩的背影,背在身后的双手交握在一起,右手持着一柄洒金纸扇。

  伊莎贝尔有些尴尬,顿了顿,才抬脚走进庭院。

  “导师。”

  古一转过身,看着自己的学生,语气含着一丝无奈:“你看到你想看到的了吗?”

  搞事情被导师当场抓包的伊莎咳了一声,“算是吧。”

  她眨了眨眼,问:“导师,您为什么要吓她?”

  “我没有吓她。”古一仰头望向一树梨花,轻笑道:“无论如何,让她主动离开都是处理这件事最简单的方法。”

  “但是她的确办不到。”

  “对。”

  片片花瓣乘着雪山上的寒风,盘旋着飘向山下的人间。

  伊莎走到导师身边,替她拂落肩上的落花,一边慢慢回忆:“我看到了她的脑海,她并不知道她在干什么,但那里并不是一片黑暗,她的思维更像是……”

  “像是海面上的礁石,虽然一直被海水侵蚀拍打,但始终没有被淹没。”

  古一若有所思:“这么说,她的确什么都不记得了。”

  她问:“她怎么看你的?”

  说这话的同时,她低头看向身侧的少女。

  半长的白发盘在脑后,银蓝色的眼眸清澈得像是雪山掩映的湖泊,白化病的斯拉夫少女眉眼精致得像是在发光,质地柔软的白袍一角绣着几支梨花。

  ——和她此前穿越大半地球去见的、来自另一个宇宙的少女相貌别无两样。

  伊莎低下头咳了声,弱弱地回答:“我让她以为她看到的是您……”

  古一:“……”

  “导师,我真的不能告诉她关于那把剑的事吗?”伊莎皱了皱鼻子,“那把剑我又拔不出来,她也不可能乖乖跟着我来卡玛泰姬,总不能一直这样。”

  “她总是会再回来的。”

  古一神情悠闲:“对她来说,现在知道真相太早了。知道太多只会让一切都会回到起点。”

  “但是放任下去……”

  “那就帮助她变得更强大。”

  雪山上的风突然猛烈起来,冰白花瓣漫天纷飞,宛如大雪纷纷扬扬。

  至尊法师的声音被花雪卷挟着,一路升上卡玛泰姬难得放晴的晴朗苍穹。

  “总有一天,她会知道,任何磨炼和孤独都有尽头,她的未来从过去开始,就一直在等她。”

  (https://.biqugex./book_65828/20628332.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Ventisca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永夜君王大道朝天万古神帝万域之王九星霸体诀重生之最强剑神诡秘之主我的1979修罗武神武破九荒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一起读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