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四十七章 朝堂与江湖(二合一)

  任动有个古怪的名字,动,为人却很安静。

  他原不叫这个名字,本是祁山大户人家出身,祖父曾为将领,只可惜父兄触了不赦刑律,给斩了首级,他当时候年岁尚小,当日率人抄家的将领没下了死手,索性问他要吃大苦头活着,还是愿意完完整整去死。

  才五岁的任动满脸泪痕选了活着的路。

  被送入宫中,丢失了原本名字,成了动。

  后因为出身大户,生的白净机灵,给一个有些品级的老宦官领养,老宦官五十多岁的时候,得蒙取回了姓氏,动也就成了任动,老宦官临死时候用了一辈子谨小慎微的香火情分,把他送到了太子府上,成了李长兴的贴身人。

  几年前出扶风那一次是皇帝身边的笑虎李盛,半步宗师跟着,他便留在了太子府中跟着几个老迈的宦官习武,在不考虑根基和将来的份儿上,种种禁忌手段之下,已勉强到了六品,笑起来已有了一股阴气,功体有了火候。

  只怕终其一生,若无什么际遇,上不了上三品,四品也够呛,更有可能如笑虎李盛那样,留下一双惨白眸子的后遗症,不过这毕竟是久远之后的事情。

  只因为武功入门,这一次出天京城,便也跟着李长兴同来,除此之外,暗中还隐藏了两名死士。

  这两名死士一位是剑客,一位是精通诸般暗器法门的杀手,在入太子府之前,都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凶人,其中一人更是四品的小宗师,拼死命来,就算是柱国也能拖延一炷香时间再死。

  只是方才那一手刀,无论被大内传授武功的任动,还是隐藏于暗中的死士,都完全没有察觉到丝毫的迹象,反应过来时,那一手已落在李长兴额头,令几人心中一个咯噔,当即已生出些许冷汗。

  对于那穿着寻常蓝衫的青年也多出许多忌惮重视。心中猜测怕不是哪一位江湖上曾和太子平辈相交的大人物?

  否则如何能令当朝皇长孙称呼为叔父,任动心中则更是起伏不定,他和那两名江湖出身的死士不同,曾在宫中呆过几年。

  义父在宦官中位置只不过是看管花圃园林的副监,却因为地位不高,更知道宫中的森严规矩,便如一张张层层密闭的蛛网,笼罩在每一个人的身上,上至皇亲国戚,王侯将相,下至随意可能便会被责罚的仆役侍从,都逃不脱这一张大网。

  在这张网中,每一人的言谈举止都要符合规矩礼仪,便是曾和太子平辈相城的江湖中人,也不可能让皇长孙主动行礼口称叔父,叔父二字的重量极重,普天之下,也就是几位殿下有资格让皇长孙称呼一句叔父。

  李长兴不知暗中保护自己的人心中忐忑,周深邀众人入内,又打发了门下弟子去斟茶,一边和李长兴闲聊,一边暗中打量着王安风。

  一叶轩虽在江湖,却与朝中诸多儒门大家有旧,有一叶轩弟子学富五车,入朝堂为官,也有朝中官员厌倦了俗世,致仕之后,入一叶轩抚琴对弈,泛舟江湖,在江湖士林两地声望极高。

  周深年轻时曾在天京城呆过一段时间,诗文寻常,丹青却独树一帜,声名极大,至如今仍有许多朝堂贵胄以能得了周深一副山水画而洋洋得意。

  老人在李长兴年岁还小的时候,曾经拗不过太子三次相邀,下山入府中,为李长兴画技启蒙,暂任客卿,三年之后方才回山,就到现在,李长兴仍旧以师礼相对,年年上山看望老人。

  只是他无论如何不曾想到,李长兴会出现在这里。

  更不明白,为何自己这个碍于情分收下的徒弟会多出一位‘叔父’来,心里止不住暗自嘀咕。

  看着年纪样貌来说,并不是太子那几位兄弟……

  奇哉,怪哉。

  李长兴自数年前离开扶风之后,再未曾见到过王安风,也难有机会离开天京城,如今久别重逢,言语颇为欢快,只是虽然欣喜,其实了解不多,只是知道王安风的父亲当年曾是天策府大帅,与当今皇上生死之交。

  而神武府事情却偏生牵扯极多,不能多谈,是以说不得几句,就又偏到了江湖上的事情,王安风随口问了一句为何他会在这里,李长兴当即大倒苦水,说是自己才十六岁,每日里从早到晚,学文习武,考核时政,整日里不得半点空闲。

  而且自己分明还未曾及冠,父亲就已经打算给自己找妻子。

  前些年还好,这一年每过几日就有年岁相仿的少女上门,或者一同赏景,或者相邀出门踏青,灯会诗会更有许多才女寻他独处,他不觉娇媚动人,只有头皮发麻之感。

  这一次好不容易才跑出来,说到此处,李长兴抬手扶额,嘴里咕哝着打算找个江湖女侠带回去,若能堵住父亲的嘴便是最好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李长兴大约只是随口抱怨了一句,隐在暗处两位高手却只觉得头皮发麻。

  大秦民风开放,只是李长兴身份不同,若是当真下一代帝国的顺位继承人找了个江湖女侠回去做未来的太子妃,他们两人大可以想到回去之后被打烂第三条腿的下场,让未来的太子在江湖上找了女人,他二人就再不用找女人了。

  李长兴自怜自哀地叹息了好一会儿,又说不得几句,话题就又转到自己栖梧姑姑那里去,捧着茶盏,叹一口气,道:

  “我家栖梧姑姑模样气度都很好,只是不知为何,去年迷上了江湖话本之类的故事,更是对江湖中那位刀狂情有独钟,几乎将天京城中有关刀狂闯天雄的话本搜集了一个全,藏在书架上,时时翻看。”

  “爷爷曾说过她几句,也给姑姑撒娇糊弄过去了……”

  “唉……难不成真打算要找个游侠儿不成么?”

  少年皇长孙极悲痛叹息一声,一双黑亮的眼睛隔着柔软卷曲的黑发,偷偷打量着王安风这位便宜叔父,见到后者完全不动声色,又道:

  “对了,叔父你行走江湖,有没有听说过这位刀狂?据说刀狂是这一代江湖中顶尖儿的好手,只是限于年纪,战绩不显,在绝世榜单上名次排在后面,叔父你武功那么强,可曾和他比试比试?”

  “我想着吧,叔父武功,定然比他要强的。”

  声音顿了顿,又贼心不死,补充一句:

  “那样我回宫之后,和姑姑多说说你,姑姑或许就不会那样喜欢江湖话本游侠之类的了,爷爷和父亲也不会那些头痛了。”

  王安风眼皮不眨一下,淡淡道:

  “刀狂?”

  “不熟。”

  “不曾见过。”

  “也没有机会和他打。”

  李长兴满脸遗憾哦了一声。

  周深自王安风语气中察觉异样,只道是这个于丹青之道上颇有见地的年轻人因为自己弱于刀狂而心中低沉,抚须宽慰道:

  “刀狂年纪虽然不大,放眼天下已经是第一等武者,大秦,西域,北疆这几座江湖里,能有资格和他放对的人,几只手就能够数的出来,而且其人刀法暴戾,下手并不留情,与其交手,非死即伤。”

  “这样人便如一团火,远观即可,近了势必得给火焰灼伤。”

  “须知江湖之大,毕竟不只是刀剑的江湖。”

  王安风点了点头,温声微笑道:“老先生说的是。”

  周深见他未曾因为提及刀狂而懊恼,眼中激赏更甚,笑了几声,兴之所至,干脆令弟子取出了几幅画卷,邀他共赏。

  中间李长兴打算偷偷溜出去避开老先生的考教,未能得逞,被迫站在了两人中间,只觉这些年未曾用功学过丹青,旁边两人说话如坠云里雾里,半句都听不懂,委实难熬的厉害。

  过了约莫一个时辰之后,王安风起身告辞。

  李长兴被拉在屋子里,周深亲自送出别院,恰好看到了大墨碑林众人走过,一群白衣少女如同粉蝶翻飞,围绕在黑衣青年身周,周深眼底浮现一丝嫌恶,止住脚步,等到了大墨碑林离去,方才摇头喟叹一声,道:

  “老夫年少时候,武灵王还在位,大墨碑林阳刚浩大,江湖中纯以刚猛手掌功夫行走天下,不逊天龙,可惜不过三十年避世而居,阳刚之气尽散,连下一代碑林之主都变得这样浑身脂粉气。”

  “大墨碑林三十七面宗师演武石碑的家底总有一日要被败光。”

  说着自觉失言,摇了摇头,又道:“当年老夫受过大墨碑林中的前辈指点,一时激愤而发,王小兄勿要在意,我等在第一庄中会多逗留一段时间,这段时间若是小兄弟还有兴趣与老夫探讨丹青,随时上来,老夫奉陪到底。”

  王安风抱拳一礼,嘴唇嗡动数下,未曾传出声音,然后微微一笑,道:

  “多谢老前辈盛情。”

  “晚辈告辞。”

  待得王安风离开之后,周深立在院中颇久,一双白眉皱起,却是方才王安风以传音入秘法门告诉他白虎堂之事,老人心中第一反应便是不信,可思及此刻的江湖局势,却又觉得若说有如此胆量,也大有可能。

  而且,既然是能与太子平辈相交,想来若非身份不俗,就是武功超绝之辈,这样的人说出的话,自然平添许多可信。

  周深一时间心中诸般念头涌动起伏,难能下定决心,站立许久,转身时看到李长兴自屋中走出,依在栏杆上,手里捏着一块糕点,老人心中微微一动,上前问道:“长兴……”

  “你那位王叔父,他究竟是谁……?”

  李长兴眸子转了转,微笑道:

  “叔父未曾告诉先生吗?”

  周深点了点头,道:“我二人不过是在山上亭台处相逢,商讨丹青。倒是未曾问过他的身份。”

  少年皇长孙将手中精致糕点扔到嘴里,拍了拍手,拍去可手掌上黏着的细粉,然后跃下栏杆,笑吟吟道:

  “既然王叔父没有点出他的身份,自然是有叔父自己的道理,我是晚辈啊,先生,如何能够违逆了长辈的打算?这可和诸位先生教导的道理相悖。”

  周深抚须动作微顿,道:

  “这……”

  李长兴又道:“想来若是叔父打算让先生知道的时候,一定会告诉先生吧?唔,先生不是会打听旁人私事的人,突然问叔父的身份,想来当是王叔父说了些什么事情罢?”

  少年挠了挠柔软的黑发,笑道:

  “唔,这毕竟是牵扯了江湖的事情,我就不问先生了。”

  “不过,王叔父曾经在扶风学宫待过,据说当年和任长歌老前辈关系尚可,既然是叔父开口说的话,那么先生还是要多看重些的……叔父他不是胡乱开口的人。”

  周深神色变了变,微微点头。

  李长兴微笑,拱了拱手,转身欲走。

  老人突然开口,道:“等一下……”

  李长兴驻足侧身,道:“先生还有什么事吗?”

  周深抚须,神色郑重,凝眉道:“我观殿下方才讲论丹青时候似乎多有懵懂,于这些年恐怕未曾用心,既然你称呼我一声先生,自然不能愧对这二字,你今日之后,每日抽出一个时辰来此,温习功课。”

  少年脸上笑容瞬间崩塌。

  “??!”

  直至一个时辰后,李长兴才被放出了一叶轩别院,只觉得满脑袋里都是丹青的各种技法,塞得满满当当,离了太子府后罕有如此头痛时候,背后任动垂手侍立,李长兴揉了揉手腕,想了想离开时候,自己父亲说的话,呢喃道:

  “苦也苦也,本想要故作高深装装样子,却给先生抓了去温习功课,你说我这一次算不算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任动轻声道:“周老先生也是为了殿下好。”

  李长兴苦笑一声,揉了揉眉心,道:“人人都说为了我好,却也没有人问过我是不是喜欢接着这一份好意?”

  声音才落,自觉失语,故作寻常笑着摇头,道:

  “不过,没有想到这一次居然会遇到王叔父。”

  任动道:“那位王大侠……”

  李长兴察觉任动言语中的好奇和迟疑,笑出声来,道:

  “你也很好奇啊?想知道么?”

  任动恭恭敬敬道:“全听得殿下吩咐,属下不敢暗自揣测。”

  李长兴揉了揉头发,咕哝道:“哪里有什么不敢的,他啊……周深先生总在一叶轩中研究丹青笔法,不怎么关心江湖事情猜不出来,猜不出身份正常,连你也猜不出吗?”

  少年抬头,看着第一庄山下景致,呢喃道:

  “我说叔父能胜过刀狂,不是在捧他……”

  “我是当真觉得,他可以做到。”

  ………………

  王安风自一叶轩出来之后,神色有些微沉,觉得第一庄的局势本来就不容乐观,突然多出来的李长兴,某种程度上几乎是不逊色于白虎堂的变数,当今太子的嫡长子,而且朝堂对于这位皇长孙评语似乎极好。

  这一件事情往上数,是二十年前。

  当今太子只是个少年,第一庄庄主过寿,太子亲自来祝寿。

  这分明是帝国未来的继承人,和江湖中明面上的第一势力接触,是朝堂和江湖的联手默契,上一次是太子,这一次天下第一庄新的庄主上位,就是皇长孙,至少要与司寇听枫结下善缘。

  想一想若是李长兴在这里出了问题。

  王安风打消这个念头,不再多想,回到所处别院的时候,恰有两名来访者失望离开,默默记下其面貌身份,推门入内,察觉到了四股气机。

  再进门的时候,听到了离伯爽朗笑声,看到了东方熙明怀中放着一个墨色圆盘,里面分成好几个格子,各自放着些精致点心。

  离伯手中多出一坛醇酒。

  一侧站着那位曾给王安风代为传信的持剑弟子,而在桌子旁边还坐着一名女子。

  穿着一身白色劲装,黑发如墨,神色冷淡平常,与离伯闲谈的时候,将手中的糕点亲昵递给东方熙明,看到后者张嘴结下,不见生分,女子脸上就多出一丝笑意。

  而在察觉到王安风推门进来的时候,那笑意收敛了下,仿佛无事发生一般将给熙明擦去嘴角渣子的右手收回,放在旁边,抬眸看向王安风,没有寒暄,开口直奔主题,道:

  “听弟子说你找我?还留下一个锦囊?”

  王安风点头,可是旋即就注意到了司寇听枫相较于寻常苍白许多的面庞,微微皱眉,语出几乎令旁边持剑弟子心神失守,道:

  “你受伤了?”

  PS:今日更新奉上…………

  ------题外话------

  感谢书友20190518132228647的500起点币,餐风饮露自逍遥的100起点币,乘风随月的100起点币,aduass的100起点币,谢谢~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阎ZK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永夜君王大道朝天万古神帝万域之王九星霸体诀重生之最强剑神诡秘之主我的1979修罗武神武破九荒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一起读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