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10.010

  死相一生,运道衰减,随时都有可能遭受无妄之灾。

  然而李绵绵不过是个七岁女童,缘何有这等大凶之兆?

  照她本来的命理,应该平安一生才对,真是怪了!

  周善皱了下眉,“绵绵姐,你衣服上有叶子。”

  “在哪呢?”李绵绵把衣服往前扯了扯,周善走过去拍了下她外套上的帽子,“我来帮你拿。”

  周善不动声色地把一块平安符给塞到她的帽子里,然后才拍了拍手,“好了。”

  平安符上有她加持的法力,她的精神隐隐约约有丝契机同那张符相连,平安符护主,倘若平安符出事,周善也能够第一时间察觉。

  ————

  早上还是晴好的天,中午就开始转阴,等到了傍晚的时候,仍旧是灰蒙蒙一片。

  因为心里挂念着李绵绵今天的面相,学前班放学比小学要早点,周善一下课就飞奔到二年级的教室门口等着她下课。

  她扒门缝往里看了一眼,却没看到李绵绵的身影,登时一愣。

  教室里那老师拿着教鞭,正好发现了门外的周善,就快步走出来,“小同学有事吗?”

  周善扯出一个萌萌哒假笑,“我找李绵绵。”

  老师很有耐心,“李绵绵啊,她中午的时候就被她舅舅接走了。”

  她舅舅?那就是张婶的兄弟了,可是她好像前几天才从潘美凤嘴里听说张婶的兄弟到披览省出货去了。不然张婶的兄弟要是在,李水生也不敢打这么凶。

  她疑惑地回到家。

  还没到吃饭时候,张婶就风风火火闯进来,“善善啊,绵绵在你家不?”

  周善疑惑,“没有啊。”

  张素芬脸上还有淤青,更急了些,“这丫头死哪去了,还让她今天早点回来去外公家。”

  周善奇怪地看着惶急的张婶,“绵绵姐的老师说她舅舅来接她啦。”

  潘美凤正在剁辣椒,闻言拿着菜刀就冲进来了,“你这孩子瞎说什么,绵绵她两个舅舅都要半个月以后才能回来。”

  那接走李绵绵的是谁?

  张素芬登时面色惨白,差点跌坐在地,幸好潘美凤伸手扶住了她。

  她喘着粗气,“一定是那个天杀的,一定是他要抢走绵绵。”

  张素芬的瞳孔有些失焦,“他想跟我离婚,我不答应,他就抢走绵绵逼我答应。”

  潘美凤讶异了一瞬,“素芬,这是怎么回事?”

  张素芬悲痛难抑,“他现在有了狐狸精,翅膀也硬了,就逼着我离婚,说家里的钱都是他挣的,要我赶紧收拾好自己的破烂滚出去。”

  离婚在罗华县里是个比天大的词。

  潘美凤也被吓了一大跳,“这水生现在怎么这样!”

  张素芬痛苦地摇了摇头,“看错了,当初是我看错人了。”

  她的脸跟脖子以及其他外露的肌肤上全都是淤青和紫痕,这一切的一切,与当初那些过眼烟云的亲密时光相比,何其讽刺。

  张素芬再也忍受不住,掩面嚎啕大哭。

  张素芬一哭,潘美凤就拼命给周善使眼色示意她赶紧出去。

  ……

  谁稀得看!

  周善撇了撇嘴,拿上自己的书包又出去了,然后就趴在门边听墙脚。

  潘美凤不耐烦地走过来把门拉上,“去去去,自己出去玩去。”

  门内传来潘美凤模模糊糊的劝慰声,她劝张婶现在应该先找到绵绵。

  对了,李绵绵。

  当务之急应该是李绵绵才对!

  周善懊恼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张婶认为李绵绵很有可能是被李水生接走的,但是周善却不这样认为。如果是李水生接走,为什么要冒充成舅舅?更何况,虎毒尚且不食子,倘若与李水生有关,李绵绵为何会露出一副死相?

  如果不是李水生接走,那每耽误一分钟,李绵绵便多一分危险。

  周善不敢大意,她拖着书包往外跑,然后找了个背墙的地方蹲下来,飞快地用纸张叠出一只鹤,又用小刀割破食指滴了滴鲜血于其上。

  纸鹤很快就扑棱着翅膀飞起来,周善拿出同她塞给李绵绵一模一样的平安符挂在纸鹤的脖子上,“带我找到她。”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何逐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永夜君王大道朝天万古神帝万域之王九星霸体诀重生之最强剑神诡秘之主我的1979修罗武神武破九荒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1 一起读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