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17.017

  买下麒麟镇纸以后,周善并没有急着回去,而是让同行的司机在郊外一条马路上绕起了圈子。

  文老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周善撑着下巴笑得颇为财迷,“我今天出门前掐指算了算,今儿个咱俩有财运应在东方。“

  so?你就叫司机在这东边的郊县打转?

  突然,周善眼睛一亮,“好了,停在这。”

  文老环视一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因为远离市区所以荒无人烟,只余下两条雪雪白白的大马路横贯东西。

  文老实在是搞不清周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庙,迷迷糊糊跟着她下车。

  周善扯了块不知道什么时候捡来的白布和木炭就下车了,她眯起眼睛看了圈,径直往路旁一株高大樟树下走去。

  她拿起木炭,在那块白布上唰唰唰写下“麻衣神相问卜算卦”这八个大字,然后使劲倒腾起小短腿蹦跶了几下才把这块白布挂到樟树的一根树杈子上。

  文老目瞪口呆,“你要在这算命?”

  “没错。”

  “算命要到天桥底下摆摊去,咱们走错路了。”

  周善笑而不语,从布包里拿出那个楠木盒子,对着阳光照了几圈,上面的紫黑色纹路犹如活物在阳光下隐隐流动。她掏出匕首,直接从盒子上切了一块金丝楠下来。

  文老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这可是文物!文物啊!

  周善没有看到他破碎的心,用刻刀开始雕刻那截木料,金丝楠飞快成型。

  不知道过了多久。

  “成了。”周善伸伸懒腰,举起手上的木牌对着太阳照了下,这才满意地笑了起来。

  她刻出的是一块水滴形状的木牌,半个手掌大小,木牌背面是龙飞凤舞的符文篆字,正面却是一个慈悲的神女像,仙衣飘飘,翩然带笑,五官虽小却极其精致,在那方小小木牌上极其清晰。最为引人注目的就是那双深邃的眼眸,有慈悲有调笑有不羁有旷然。雕工精美,栩栩若生。

  文老不由凑近细看,“这刻的是哪位天师?”

  “当然是我。”

  ……

  这年头吹牛都不用打草稿的吗?您老如今还是个小豆丁模样,又是小短腿,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家膝盖高,这长相吧虽然白净,但是跟人家神女可是丝毫都不搭边的。

  周善神色认真,“真的是我。”

  她有个爱好,就是喜欢在自己的东西上刻上自己的模样,唔,包括她府上那两头大石狮子。谁也不知道,石狮子屁股那里刻了她山辞神君!

  文老一脸“我知道了您尽管吹,您看我信不信”的表情微妙地看着她。

  周善无奈地耸了耸肩。

  忽而她神神秘秘一笑,“生意来了。”

  不远处一辆汽车疾驰而来,恰好行到离他们一百米远处的地方,靠边停了下来。

  司机匆匆忙忙下车,从后备箱里拎出一个油桶——原来是没油了。

  从车上下来一个贵妇人,她拿手遮住脸看了看天上的大太阳,眼睛一扫,却扫到了树下那块算命幡。

  迟秋婷有些奇怪,这里荒无人烟,怎么会有人摆算命摊子?

  她神使鬼差地往那个摊子走过去,打量那一老一少一番,才问那个看起来仙风道骨的老的,“算命?”

  周善略有点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算。”

  迟秋婷狐疑,“你算?”

  周善被这话里满满的不信任给激得老脸一红,“对,我算。”

  她骄傲地挺了挺小胸脯。

  迟秋婷笑了,“你能算出什么啊?”

  周善却盯着她的脸不动了。

  迟秋婷奇怪,拿丝巾擦了擦脸,那个小女孩却依旧紧紧地盯着她。

  正好司机把油加满了,迟秋婷抬步正要走。

  开了慧眼的周善不疾不徐开口,止住了她的步子。

  “你鼻翼饱满鼻头丰隆,眉毛细长而能收住眼尾,耳珠丰润,自带旺夫相,姻缘应在二十三岁,夫家富贵,二十五有子。子女宫处有一条竖纹,可见是独子。”

  有点意思。

  迟秋婷转过身子,“这都能算出来?”

  周善神情平和,手指飞快点算,“可惜,你那独子原本运交华盖贵不可言,怎奈身边有小人作祟,注定早夭!”

  迟秋婷原本和蔼可亲的面容瞬间极为狠厉,“胡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何逐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永夜君王大道朝天万古神帝万域之王九星霸体诀重生之最强剑神诡秘之主我的1979修罗武神武破九荒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1 一起读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