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22.022

  周善有些惊异,“校长,你信这些?”

  如今为人师表,传授的不应该都是科学道理唯物三观?怎么反倒这龙光明校长还信起这东西来了。

  龙光明眼神闪了闪,默不作声地打开办公室的那个柜子,里面安静地躺着一个麻袋。

  周善鼻子灵,很快就闻到了那星星臭味。那是她疗尸毒以后的糯米,怎么在这?

  龙光明很快就打消了这些疑惑,“别的老师都以为你是在这糯米中倒了墨水这种东西,我看着不像,就把那些糯米收起来了。”

  明人不说暗话,周善眨着眼睛笑了笑,“这些东西可不能留着,尸毒会扩散的。”

  龙光明此时已经不把周善当成寻常学生看待,半信半疑,“那要如何处理?”

  周善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符纸,“这是除秽符,把符纸烧了,灰烬兑入水中,糯米置水内浸泡个两三天,等颜色转白,尸毒便尽消了。”

  她说话时,表情似乎还是那个八岁的女学生,但是话里的老成与严谨却教人不得不信服。

  龙光明咬了咬牙,往窗外看了看,确定无人注意以后才开口,“周善同学,你师父在哪?我想请他看点明白事。”

  周善摇了摇头。

  龙光明脸上血色全消,嘴唇不住嗡动,想说什么却又不敢说。

  随即周善才道:“那不行,他已经回省城了。”

  地质勘探队都是打一枪放一炮的人,又不可能在一个地方安家,文老他们早就走了,是以周善才安心地扯起文老当大旗。不过文老临走前还是给了她几个联系方式的,真要找也不是不行。

  但是文老晓得个屁风水知识,找到他也没用。

  龙光明听见是这个理由,才长吁一口气,“没事,那敢问老爷子什么时候方便?”

  周善摸着下巴笑了起来,“校长,我虽然学艺不精,但是好歹也跟我师父学过几年,看点事也应该还是够格的。”

  龙光明本来只想找到周善的师承,再请来她背后的高人,但是如今周善这样一说,他转念又想到那些腥臭的糯米,还有她手上拿着的符。

  她虽然年纪小,但是行事稳重说话老派,看起来确实有些妙处。

  更何况,如今火烧眉头,只能死马当做活马医了。

  龙光明心一横,也不管周善只是自己的一个学生,把最近发生的怪事讲了出来。

  龙校长是本地人,娶的妻子却是邻县五莒县人氏,当然,他老婆娘家在五莒县与罗华县的交界处,所以相隔不远。

  他同妻子结缘也是因人介绍,但所幸夫妻婚后生活还算美满。日子安静地过着,不料今年清明节他妻子回了一趟娘家以后就出了事。

  他老婆从娘家上坟回来以后就一直卧床不起,然后全身长满了脓包,挤出来的也不是血,而是黑臭的脓液。

  他带老婆去过几次医院,省城的医院也去过了,但是大夫只说是不知名的皮肤病,个个都束手无策。

  他老婆卧床养身,身上脓包却越来越多,整个人也迅速灰白枯败下去,眼见得死气沉沉。

  家里人已经在给她置办后事,然后他丈母娘不信邪,请来一个神婆,神婆说他老婆是被恶鬼缠身,那个恶鬼法力高强,她难以对付,需要请个明白的高人才能解决。

  但是龙光明上哪去认识这么个明白的高人?

  却不料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他听说了周善的手段,心里已然信了三分,就在心里琢磨,周善都能有如此功力,教她的肯定也是个高人。

  周善听他说完整件事,微微一笑,她就喜欢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

  “校长,如果你不嫌弃,我就同你去一趟吧。”

  龙光明先是一喜,而后又疑,“周善你行吗?”他丈母娘请的神婆并非浪得虚名,在他妻子老家那里都有显赫威名,她都对付不了的东西,想让龙光明听信周善这样一个小鬼头,显然有点疑虑。

  周善脸上的笑僵了下,别的她不敢保证,但是对付鬼魅之流,恐怕整个华国都找不到比她还高明的了。

  她挺了挺胸脯,“我当然行。”

  周善把此事大包大揽,龙光明自然喜不自禁。

  为免夜长梦多,恰好次日便是周末,周善就敲定了明天。

  她一大早就偷偷摸摸从家里溜出来,对潘美凤则说自己是出去玩,现在小孩子都是贪玩心性,所以潘美凤也没说啥,只叮嘱她早点回家。

  周善刚出了胡同口就看到平日里满身正气的龙光明校长斜跨一辆老式摩托,歪戴一顶瓜皮帽,身着褐色皮衣,有些焦灼地在那等着。

  啧,这打扮,与街上那些二流子也无两样了。

  她蹦蹦跳跳走过去,龙光明示意她坐上后座,而后才一拧车把,摩托飞快地往前蹿了出去。

  他们很快就到了龙光明的家,周善艺高人胆大,径直推门走了进去。

  龙光明的老婆正躺在一间暗室里,喘息粗重,但是神智却还是清醒的。

  她的脸上盘踞着青灰之气,脸如菜色,那是死气,确实是将死之相了。

  王灵秀身上的脓包已经蔓延到外露的肌肤上,包括双手与脖子,都是红红白白一片,只剩下脸还是干净的。但是这么多的脓包,暗室里也闻不见一丝怪味,显然龙光明这个丈夫伺候得很好。

  龙光明不敢开灯,急步走过去先给妻子喂了一口水,才同周善解释,“她这病见不得光,所以房里不能开灯。”

  周善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清楚了。

  龙光明看向床上的妻子,柔声道:“饿了没?”

  王灵秀摇了摇头。

  “妈呢?”

  他口中的妈是他丈母娘,也就是王灵秀的亲妈。

  王灵秀又喘了几口气,才有些艰难地回答,“说放心不下家里养的那几只鸡,回家伺候去了。”

  龙光明握住她的手,“放心,我给你请来了风水先生,你的病很快就能好。”

  王灵秀无奈地扯出苦笑,治得了病,恐怕也医不了命了。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何逐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永夜君王大道朝天万古神帝万域之王九星霸体诀重生之最强剑神诡秘之主我的1979修罗武神武破九荒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1 一起读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