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38.038

  无论如何遮掩,要布下风水阵,总是有行藏露出来的,比如说……空气中微微的灵力波动。

  周善掏出八卦罗盘,心里默念了自己想问之事,食指灌注法力,轻轻拨动了下罗盘指针。

  指针滴溜溜转了几圈,而后才慢慢停下来,遥遥指着一个方向。

  她皱了皱眉,眼见刘富张嘴又想问,就伸手在唇边做了个“嘘”声,而后她才快步地往那个方向走去。

  空气中的水分越来越多,越来越潮湿,白烟一样的雾气腻在她鼻尖,久久不散。

  刘富甘远他们几个人也跟上来了,看到这里的山林都被浅浅的白雾所笼罩,就连刘富都不由感叹了声,“好地方啊。”

  龙崖山别墅区荒废了以后,就空出一块大肉来,刘富也正是考虑到这点,千辛万苦选址,选定了这里准备再建个别墅区。

  现在不都崇尚原生态纯自然吗?这里就是最合适的地方。

  周善眯着眼睛看着山林里的淡薄雾气,确实是个好地方,如果潜龙龙脉的势不曾断,就更好了。

  她深一脚浅一脚往里面踩去,脚下的路很快就有些泥泞,青苔疯狂生长,几乎让人找不到下脚的地方,而不远处,就是一圈绿腰带一样扎实的灌木丛,虽说是灌木丛,却也有一人多高,阻拦窥探的视线。

  周善突然伸手止住了他们几个人的去势,“你们别进去了。”

  “为——”黄头张嘴就想问。

  周善似笑非笑:“不为什么,想死就跟我一起进去呗。”

  闻言那几个人顿时齐齐往后退了几步。

  周善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扒开一处灌木丛就灵活地钻了进去。

  脚刚踩到柔软的土地,她就觉得这里好像有点不对劲。

  背后腥风传来,凶狠的力道携带着破空声往她的背部拍过去。

  周善心里默数一二三,等力道袭来的时候,灵活转身,利落踢腿,一脚就把背后的东西给踢散了架。

  确实是踢散了。

  只见那副白森森的人骨仿佛还有意识般,咔咔作响,费劲地想要把自己的身体重新给拼凑起来。

  周善看到一截手骨四处摸索着,找着一块散落在地的骨头就往身上拼的奇异景象时,眼皮子微抽了抽,毫不犹豫一脚踩在手骨上。

  咔擦一声,完好无损的手骨就此变成了骨头渣子。

  周善乐此不疲地对这具白骨剩下的骨头依法炮制以后,才抬眼看向远处。

  这里的白雾浓如牛乳,遮住了人的视线,但是她却还能听见雾气中的细微声响,此起彼伏,都是如方才听到的咔咔声。

  她不着急看,而是弯腰捡起了方才被她踩碎的那副骨架上挂着的东西,是一小块褪色了的布料。

  周善对凡人的裁衣本不清楚,但是这小块布料也忒眼熟了点,她在电视上里面能够看到——明显是军装。

  她已入阵,这个阵应该就是用来困住某些东西的吧。

  她手上还抓着那块破烂军装,开着慧眼,小心翼翼地往前探去。

  那些白雾在慧眼下无所遁形,她很快就来到煞气最重的地方。

  是一汪黑绿色的深潭,潭边立着一块黛青色的大石头,石头上映着血红的三个大字——积龙潭。

  就在此时,她右手上的罗盘指针疯狂地开始摆动,惊变陡生!

  一道道白影从黑色深潭中飞掠而出,腥臭的气息顿时充斥了她的鼻腔。

  周善定睛一看,只见几十具如方才一般的骨架落到潭边,咔哒咔哒慢慢往她这边爬来。

  在这种骇人的景象下,周善的第一感觉是——庆幸。

  还好她方才没带那几个人进来,现在就可以大展拳脚了。

  真的是……好久没有打架了,还有点怀念了呢。

  周善脚下轻点,跃到半空之中,手里拿出了匕首,曼眼看着底下的森森白骨,嘴角不自觉就露出了一个……狞笑。

  她犹如一枚小炮弹,由上俯冲而下,手上匕首翻飞掠出道道残影,在密密麻麻的白骨中肆意穿行,她采用了最笨也最能够松动筋骨的方法——贴身开干。

  黑刃仿佛地狱之镰,在白骨上肆意分割,每一刀下去,都是完整平滑的一个切面,骨架再也拼凑不起。

  十几分钟后,周善才立在地上轻轻喘气,浑身香汗淋漓,嘴角却挂了个异常满足的微笑。

  她的身边,散落了一地白骨,这幅景象,再搭配上娇小身形狡黠笑意,显得有点……凶残。

  那些头骨茫然地掉落在地,口腔还在一开一合,似乎想要啮咬什么东西。

  接下来,周善就跟跳房子一样在那些头骨上蹦来跳去,每一脚下去都传出咔擦的清脆声响,与此同时那些头骨都被踩得粉碎。

  她再凑近积龙潭的时候,已经听不见咔哒的声响了,但是潭水还是黑色的,臭得很。

  周善凭空摸出一道除秽符,手指轻掸,黄符翩然没入积龙潭,在没入潭水的那一刻,迅速在水面上重重燃烧开来。

  绿色的焰火烧了许久都不见熄灭,周善没有耐心等待,眼神落到写着“积龙潭”的那块巨石上。

  她皱了皱眉,慢慢地踱过去,石头背面,也是同样的红体小篆,写了满满的一面字。

  原来,此间的大小阵法是旧时南门的一位高人所刻。

  华国在立国前曾遭国外铁蹄入侵,民不聊生,那些入侵者惨无人道,每到一处都杀光抢光烧光,即使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妇孺也不肯放过。

  平远市早前民风彪悍,一旦活不下去那些青壮年就落草为寇,白天做农民,晚上做土匪,靠勒索富人钱财为生。就是这样一个彪悍的城市,也免不得遭到入侵者洗劫。

  最最彪悍的土匪头子叫刘大贵,他在妻儿被那些入侵者杀死以后就怒了,先是带着几个弟兄潜到那些人扎营的地方给他们的伙食里下了蒙汗药,晚上时候就带着自己的土匪队偷袭军营,愣是把那一小队的外国兵给一个个剁下脑袋。

  他们虽然也折损了许多乡亲,但是好歹也是把侵略小队给杀光了,怒火中烧的刘大贵把敌人尸体都沉进了积龙潭。

  然后,积龙潭就开始闹鬼,许多乡亲都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何逐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永夜君王大道朝天万古神帝万域之王九星霸体诀重生之最强剑神诡秘之主我的1979修罗武神武破九荒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1 一起读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