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40.040

  饶春琴心里一直都有一个执念,就是周家的香火传承。

  在她心里,女娃当然不能算是周家的根苗,可大小儿媳都没用得很,那么多年,也没能给周家生下一个男胎。

  本来陈红彩好不容易生出一个男胎,她喜得当时就去庙里还愿了,还挨家挨户发了喜糖,恨不能昭告天下她饶春琴也有孙子了。

  但是谁能想到,陈红彩那个臭不要脸的□□,居然给她小儿子戴了绿帽,好不容易得来的大孙子也不是周家的。

  周家自然不可能给别人养孩子,他们去省城做了亲子鉴定发现那双儿女真的不是周家昌的孩子以后,周家昌就跟陈红彩离了婚。

  现在国家管制严格,陈红彩又不可能真跟自家表哥结婚,现在还待在娘家被人戳脊梁骨呢。她那个表哥也被骂狠了,家里婆娘也跑了,索性万事不管跑到外地打工去了,徒留陈红彩一人遭受万人指摘。

  想到这里,饶春琴心里才算是称意,活该,谁叫那贱人做出这样不要脸的事。

  因为陈红彩那个贱人,她小儿子周家昌现在都还被人嘲讽成绿帽龟孙儿,他好不容易养大的女儿不是自己的,当成眼珠子来疼的儿子也不是自己的。周家昌本就混,因为儿子才开始有点洗心革面的迹象,现在又原形毕露,吃喝嫖赌五毒俱全。

  偏生饶春琴心高气傲,立志要给小儿子娶个比前头媳妇更好的儿媳,寡妇不要,结过婚的不要,生过孩子的也不要,身上有缺陷的不要,长得太丑的也不要……

  但是哪家漂漂亮亮的黄花大闺女能够看得上一无是处的周家昌?

  是以,现在周家昌还在打光棍。饶春琴只能在心里骂着那些没眼光的女孩们,遣了一遭又一遭媒人,导致现在媒婆看到饶春琴登门就头疼不已。

  大孙子在周家昌那里是指望不上了,饶春琴只能重新瞄准大儿媳潘美凤。

  但是周家平断绝关系的话语犹然在前,饶春琴也不好腆着脸上门。不过幸好儿子是个心软的,她今天偷偷塞只鸡过去,明天偷偷拿只鸭,后天跟人抹把眼泪哭诉想大儿子,久而久之,周家平就真的心软了,抽空回了乡下一趟。

  回来以后,饶春琴也不再跟以前一样念叨着潘美凤的坏话,反而拉着他的手苦口婆心地说大儿媳受苦了,以前是她不懂事云云,导致周家平受宠若惊。

  回头周家平就跟潘美凤说了这件事,潘美凤心里存疑,在婆婆上门的时候,也不再跟以前一样抵触。

  饶春琴上门以后,收拾庭院做家务,还烧了一桌热腾腾的好饭菜,导致潘美凤想冷着脸对她看到那张殷勤的笑脸时也不好意思。

  加上七大姑八大姨的又来劝,父母跟儿女哪有隔夜仇呢,先前饶春琴再不对,她如此拉下脸来说和也该被原谅了。

  如是几番,婆媳关系已经有逐渐了复苏的迹象,虽然还没有完全破冰,但是提起婆婆,潘美凤的脸色也没有那么难看了。

  当然,她心里还抵触,没有去过乡下一趟,都是饶春琴自己上门。

  但是如今,潘美凤看着哭天抢地仿佛死了爹妈一样的婆婆,不说手足冰凉,心却刹那间掉进了冰天雪地里。

  这些日子的亲近,恐怕全是装的吧,为的就是她肚子里可能存在的“大孙子”。

  从饶春琴断断续续的哭嚎中,一家人也听明白了。

  原来,饶春琴不知上哪认识了个樊姓的神婆,那个樊仙姑给她弟弟家做过一次法事,然后她弟弟多年不孕的女儿就怀孕了,而且还是一举得男。饶春琴见这仙姑居然真的这么神,心思也开始活跃起来,花了一万块钱,让樊仙姑给周家请来一个男孩子。

  樊仙姑没过两天就不知道上哪搞来一个刚生下就死了的男孩胎盘,神秘兮兮地告诉她,只要把这胎盘磨成粉,然后煮成胶糊给适龄生育的妇人吃下,那个妇女马上就能怀上男孩。

  因为那个男孩没有成功投胎,现在正想着要重新投胎。胎盘被妇人吃了,那男孩就会注意到妇人,然后投胎到妇人的肚子里。

  饶春琴信以为真,千方百计跟大儿媳打好了关系,把磨成粉末的胎盘让潘美凤吃了下去。

  胎盘又名“紫河车”,是一味上好的中药药材。常有人四处托寻人去找初生幼儿的胎盘,据说那个东西吃下去对人体有好处,医院因此也逐渐有了一门产业,就是偷偷把产妇生下来的胎盘拿到外面去卖,往往还能卖个好价钱。

  同时现在有个说法也逐渐兴起——孩子的胎盘被别人吃了对孩子不好。所以一般人家是不会卖胎盘的,会把从医院把胎盘拿回家埋在自己家里种的树下,给孩子祈福。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何逐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永夜君王大道朝天万古神帝万域之王九星霸体诀重生之最强剑神诡秘之主我的1979修罗武神武破九荒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1 一起读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