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46.046

  环溪村的村民很快也都听说了周家发生的这件怪事,纷纷跑到这里来瞧新奇。

  饶老太本来还睁着一双精光爆射的眼睛扫视众人,突然她就面容一滞,啪嗒从房梁上掉落下来,一动不动地俯卧在地。

  于是众人又手忙脚乱地把她送到了医院。

  送到医院时,老太太已经面色青灰奄奄一息,医生很快就发现她喉咙里有异物,需要做手术。可刚推进手术室不久,戴口罩的医生就出来了,满眼遗憾地告诉家属,病人因为被鸭骨戳破了,且全身骨节都发现了大幅度位移,已经不治身亡。

  听到这个消息时,周家昌有点呆呆的。

  这家里最近连连出事,难不成真的是樊仙姑说的那样周善是个扫把星?但是樊仙姑莫名其妙就被自己养的毒蛇给咬死了,她的话真的能信吗?周家昌头脑一向简单,此时此刻也有了深深的怀疑。

  然而不待他想得更多,周家昌就为操办丧事给夺去了大半部分的注意力。华国风俗最重喜与丧,尤其是这丧事,死者为重,更是大意不得。他倒是也想把这后事推给周家平,但是大哥又许久不在村里,老家顶门立户的如今是他,完全置之不理的话也说不出去。

  为了参加饶春琴的葬礼,周善请假回了一次环溪村。

  她上次来这里的时候还在读小学,破解了许家长子在此地施展的聚魂续命术,如今再度回来,居然还有点物是人非的感慨。

  罗华县风俗需要停灵三天才能出殡,第一天守夜,第二天入棺,第三天开祭,第四天才能出殡,用的还是土葬之法。

  父母已经先她一步回了环溪村,周善则是守夜那天晚上才到的。

  周家老宅挺大,一间堂屋破壁两侧各有三间房屋,而且还有东西厢房把主屋合拢,饶春琴的尸首搁在一个案板上,放置在堂屋里,四周都蒙上了影影绰绰的白布,灵前还有两根白烛在燃烧。

  周善跟潘美凤一起住西边的厢房,她本来还想去看看那位奶奶最后一眼,潘美凤却死活不让她去看,一个劲地在那嘀咕饶春琴死得奇怪,小孩子家家最好不要去看。

  她死得确实奇怪,本来已经下半身瘫痪的人突然就灵活地把自己跟蛇一样缠绕在梁柱上,而且因为干吞了一只烤鸭被活活给噎死了。

  ……

  当然,周善并不知道饶春琴死亡的细节,家里打电话过来也只是模模糊糊地说她是被摔死的云云。

  潘美凤知道她好奇心重,中途她还给守灵的那爷俩置办了两盘下酒菜,为了避免让她去堂屋,潘美凤还刻意把房门给锁上了。

  周善也只好闷闷不乐地打消了心思,死人而已,她又不是没看过,只因那点可怜的血缘关系想再去看一眼罢了。

  潘美凤到厨房开了火,炒了一碟花生米,又拿植物油炒了一盘油光辣重的千张,还下了一大碗素净的青菜小面。现在死者为大,孝子贤孙在这几天里是不宜吃荤的。

  她把菜色端到堂屋,正好看见周家平周家昌难得心平气和地拿了一副扑克牌在那玩,不禁嗔怪了句,“快来吃点东西,还有一整夜熬呢,不吃东西怎么能行。”

  周家平把最后的那副三带一打出去,才放下手里的扑克牌站起来,“来了。”

  周家昌满眼不自在,还是说了句“谢谢嫂子。”

  潘美凤把还在滴水的手往围裙上擦擦,嘴角微微露出点点笑意,“一家子人,客气啥。”

  饶春琴一直把他宠得乖戾,现在失去了最大那座靠山,潘美凤也发现,这个小叔子也没有以前那么嚣张讨人厌了。

  当然,她对他还是没多大好感。

  潘美凤看着爷俩一人拾掇了把小板凳坐在那就着糯米水酒有滋有味地吃起了菜,也就放下心,解下身上的围裙就要往西厢房那边走。

  脚步刚踏出堂屋,她就蓦然顿住了,狐疑地转头四处望了望,并没有丝毫异动。

  刚刚是她听错了?可她明明听到有“嘶嘶”声。

  潘美凤疑惑地摇了摇了头,还是转身回了西厢房。

  睡到大半夜里,还是出事了。

  守灵讲究灵前的白烛不能烧断,要一直烧下去,直到烧尽,是以那俩兄弟不敢同时去睡,只好在那打牌消磨时间,等熬到子夜就有点熬不住了,于是商量好周家昌先去睡,等周家平迷糊了就去叫醒周家昌两人轮换来睡。

  周家平一个人待着无聊,干脆拿纸牌搭起了桥玩。

  堂屋的窗户突然被一阵风给吹开了,周家平就放下牌走过去关窗子,可没等他回来坐下,他就感觉四周的气氛好像有点不大对。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何逐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永夜君王大道朝天万古神帝万域之王九星霸体诀重生之最强剑神诡秘之主我的1979修罗武神武破九荒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1 一起读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