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68.068

  陈慧的声音压得很低很低,她的面容掩藏在背光处,旁人看不清她的神情,“你们说,这是不是报应?”

  她的语气听着听着让人无端端觉得有些诡异。

  周善的两条腿随意并拢交叉,“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算是果报。”

  一报还一报,如果没有当初发生的那些事,就不会有今天怨气深重的厉鬼,自然不会有这栋深受鬼魂侵扰的筒子楼。

  陈慧幽幽地抬起头,她的上半脸被夕阳映得通红,下半部分脸却仍旧晦暗不明,“这栋楼里的人,确实都该死是不是?”

  周善的眉头微微蹙起,表情依旧平和,“我又不是判官,这个问题问我没用。”

  陈慧苍白的脸上挤出扭曲的笑意,她的状态看起来已经有了些许癫狂,“那该问谁?问法官吗?”

  周善无动于衷道:“法官只管现世,管不了阴间的果报。”

  陈慧闻言顿时痴痴地笑了起来,她眼角不知不觉居然红了起来,“果报?看来你也认为那些人该死啊。”

  周善皱了皱眉,没有开口解释。

  时下这个场景实际上是有些诡异的,三个人分坐在椅子上,陈慧显得有点疯癫,笑嘻嘻地看着周善跟傅其琛。

  一直跟个木头人一样坐在她们身后的傅其琛陡然开口了,“看会电视吧。”

  他不知道从哪里摸来了遥控器,对着邝家的彩电按了下,电视闪了会雪花以后就出现了人影。现在是晚间新闻的时候,一打开,地方台的晚间新闻就跳了出来。

  主持人的身侧是一行字体大大的新闻标题:“抚湖区新搬入居民一家五口丧身火海,无一幸免。”

  周善这条新闻时,眼皮子微微一动,懒散靠坐的姿势也不知不觉变得正经。

  根据介绍,那一家五口,其中一个是四五岁左右的男孩,一对三十几岁的夫妻,还有两个人分别是从老家赶过来带孙女外孙女的婆婆与岳母。

  很快,电视上就出现了逝者生前的照片。傅其琛不知是恰巧还是故意,在照片出现的那一刻按下了暂停键。

  周善对其中的一张脸很熟悉,女主人的脸明晃晃就是他们昨天来时在筒子楼里看到的正要搬家的那位妇女,周善跟傅其琛当时还跟她搭话了。

  电视中的照片正好是一家五口全家福,五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中间那个孩子还是个婴儿被围在中间,抱在自己母亲的怀里,正不亦乐乎地啃着自己光秃秃的手指甲。

  原来,她的孩子还那么小。

  周善轻轻地闭上了眼睛,看来鬼魂活动的痕迹不止这栋筒子楼。

  周善又悄然睁开眼睛,眼睛里溢满了疑惑,“那这个孩子呢?他也该死吗?”

  事情发生在十几年前,那个孩子在当时明明还没有出生。

  “还有,这个岳母跟婆婆也该死吗?”

  新闻中提到,她们是因为自己的女儿(儿媳)产子才前来帝都帮子女带孩子,从前一直都分别待在自个儿的老家。

  陈慧看到她眼睛里的水光时反倒开始平静下来,“听先前那个故事时,你不哭,现在怎么流泪了?你为那个男孩哭的吗?”

  周善茫然地伸手拭去了自己眼角的泪,原来,她不知不觉居然哭了。这次,她却坚定地摇了摇头,“不,我为死的人哭。”

  机械厂旧事里,顽童天真残忍到可怕,大人冷漠自私不见丝毫温情,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们都是害人的“鬼”。故事里,只有三个是人。而现在,他们也都彻底死了,变成真正的鬼了。

  陈慧迷惑地皱皱眉,显然没有听懂周善的意思,她拿下耳朵夹着的烟,神经质般开始摩挲起来,“都该死,谁叫他有这么一对父母,谁叫她有这么一对儿子儿媳,谁叫她有这么一对女儿女婿,统统都该死!”

  最后那五个字,是陈慧撕心裂肺地吼出来的。她猛地抬起头,扎起的头发也散乱了,表情凶狠犹如厉鬼。

  不,本就是厉鬼。

  陈慧的脸上黑气纵横交错,一道一道浮起青筋,那些虬结的青筋很快就覆盖了她整个面容,她的皮肤变得漆黑,手指指甲也悄然伸长。

  门窗砰砰砰尽数关紧,房间里刮起了阴风,物品飞得到处都是。

  饭桌上那桌热乎乎的饭菜,也全都露出了原形,全都是腐烂的树叶跟泥土。

  周善抬头看了一眼破碎的神像跟墙上黯淡的符。

  她随手画就的符,能挡一次劫,一只鬼。但是现在看来,明显有三只鬼魅。

  陈慧,在他们来之前就已经被附身了。

  陈慧的声音开始变得粗哑,是个男人的声音,“你们两个想帮他们,那就也给我去死!”

  他生前懦弱老实,不懂得为自己争取,不懂得保护妻女,死后看到妻女的惨状,就放弃了投胎的机会,躲过阴差捉人,东躲西藏,终于靠无边的怨气,修成了一只厉鬼。

  只有变成厉鬼,才能报仇!

  周善伸手抵挡,“你这人好不讲道理,我先前不懂事情因由,再说我还没帮,你就要杀我?”

  再说,她在邝家留下的符也不是除鬼的,而是驱鬼的,对于鬼魅只有击退之效,顶多剥蚀鬼魅身上的怨气,造成创伤,致命的伤害却绝对没有。

  “陈慧”的脸极度疯狂,“站在他们这边的人,都该死!该死!”

  十几年来,这三只鬼魅早就被鬼性给侵蚀成为厉鬼,还真的是讲不通!

  厉鬼毫不留情,连连抽打二人,全都是要命的招式。周善心里不知不觉就攒起了一把火,她一把抄起自己的背包,从里面迅速掏出个罐子,然后打开罐子摸了把雪白的灰就往“陈慧”的面门洒去。

  那些白灰并非凡物,而是她用乡间老死的水牛牛骨磨成灰,和上犀角粉、生石灰、糯米粉,以一定比例兑出,对付鬼魅上身有奇效。

  白灰撒到“陈慧”面门,效果立竿见影。陈慧的身躯还被重重黑雾包裹着,脸上的青筋却被压了一大半下去。

  她看到周善时顿时睁圆了眼睛,她的眼里俱是绝望,“求求你们,救救我儿子。”

  还不待周善说话,那些青筋就又浮现上来,如是几番交错,看起来应该是陈慧在同体内那只男鬼争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何逐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永夜君王大道朝天万古神帝万域之王九星霸体诀重生之最强剑神诡秘之主我的1979修罗武神武破九荒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1 一起读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