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九百七十八章 张总

  我们回到市内,就让陆飞和王子俊去买了烧鸡和老白汾,送到瑰村杨仙庙。又嘱咐他们,再看看王庆兰母子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没有。毕竟孤儿寡母,置办一桩丧事,肯定不容易。

  沈冰肚子上用了糯米粉后,没那么疼了,麻云溪悄悄跟我说,腐烂的势头也止住了,让我放下一颗心。

  然后跟陈顾龙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哥们突然想通,想跟张总见个面。

  这小子高兴的不得了,在电话里跟我说:“你不是不帮人办事吗,咋又想通了?”

  “还不都是为了你小子安全?”我没好气的说。

  “嘿嘿,兄弟领情,一会儿再请你江南春吃饭。对了,早上听你说不帮人做事,那是啥意思啊?都说两三遍,我到现在才回过味。”

  “因为哥只帮鬼,明白了吗?”

  “呃……”

  陈顾龙亲自来接我,曲陌见王子俊和陆飞没回来,就要跟着我去,我觉得大白天的,不会出事,就让她跟麻云溪守着沈冰。

  来到贵仁集团,进了老总办公室,呵,那叫一个气派,办公室之大,只能用巨大来形容,陈顾龙那间办公室跟这儿一比,就像老鼠洞。

  陶依依和一个中年男人在坐,那人就是沙皮狗。

  他们全都起身,唯独坐在弧形办公台后面的一个面相威严身材微胖的中年人,没动身形,只是带着微笑问:“你就是习先生吧?”

  我微微点头说:“对,习风,跟小龙是战友。”

  “我叫张大川,是贵仁集团总经理,你可以叫我张总。请坐!”这人说着一挥手,做个请的手势。从他口气以及表情中,无不透露出一副自信而又霸气的姿态。

  “习先生,我给你介绍,这位沙先生……”陶依依额头上贴着一块创可贴,指着沙皮狗跟我介绍。

  不等她说完,我跟沙皮狗冷笑道:“我们是老相识。”

  沙皮狗也嘿嘿笑道:“不错,我们在瑰村见过面,在下很佩服习先生的道术。”

  在下是旧时的一种自称,特别是江湖人士这种自称比较多见。可现在都啥年代了,这种自称几乎绝种,没想到这沙皮狗还挺传统,跟我以江湖身份对话。你个沙皮狗,就是自称孙子,哥们都不会对你有啥好印象。

  我脸一沉:“过奖。”随即落座。

  “昨晚的事,我就不用多说了。”张总一开口,沙皮狗和陶依依、陈顾龙,同时闭嘴,一齐把目光移过去。而张总的目光却是落在我脸上说:“想必今天早上,顾龙已经把我要请你来的原因说清楚了。本来这方面一直有沙先生负责帮忙,但考虑昨晚的灵异案件比较特殊,沙先生一个人力量有些单薄,所以需要习先生鼎力相助。”

  话挺客气,这么一位有财有势的集团老总,肯如此求助于哥们,是很给面子了。不过,大家不要忽略了一点,不管你钱有多少,官有多大,有两种人是他们最为倚重的,一是医生,一是阴阳先生。

  我浮起一丝微笑说:“我是个乡下人,喜欢直来直去,张总需要我做什么,请直说吧。”

  张总点点头,看表情对我还是挺满意,把目光转到沙皮狗身上:“对于这方面,我是门外汉,沙先生你来说。”

  沙皮狗应了一声,然后一脸凝重的说道:“顾龙和依依跟随张总这么久了,也不是外人,那我就把昨晚上所发现的真是情形说出来。”

  “昨晚上的那具女尸,并不是单纯的尸变,是有人故意用邪法,把尸体变成了一具可怕的僵尸!”

  他说到这儿,陈顾龙和陶依依同时发出一声惊呼,俱各脸上闪现出恐惧的神色。而张总只是皱眉,看样子沙皮狗早跟他汇报清楚了。

  我心想沙皮狗是故意把行尸当成僵尸,还是真不知道?我用极其怀疑的目光盯着他。

  沙皮狗就像个讲故事高手,听到他们惊呼就停下,然后顿了顿再接着说:“僵尸还不是最可怕的,更可怕的是,这具僵尸身上,加了一种类似于兴奋剂一样的邪法,让尸体变成了不死金刚。如果不是习先生急中生智,用触电的办法将它搞定,我想这具僵尸,能毁灭这栋十三层的大厦,这大厦中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活着走出来!”

  陈顾龙和陶依依两个人张大嘴巴,仿佛每人都含了一只特大号茄子。

  我心说如果这人不是生死门术人,能按照尸体举止猜到这种地步,比我都要强了。但哥们怎么都不信,他是好人!

  沙皮狗转眼看到我面色平静,似乎有些失望,但还是继续讲下去:“我说出这种僵尸形成的原因,就是为了让大家明白,尸体是不会自己变成这种样子,而是背后有人施法。昨晚我已经跟张总说过这个想法了,子公司闹鬼只是个开始,对张总是一种警告,如果张总不妥协,接下来总公司还会有更多类似于昨晚或更胜于昨晚的诡异情况发生。”

  这次他貌似说完了,把目光交给张总。

  陈顾龙竖起大拇指说:“厉害,风哥就是这么推断的,你们俩真是英雄所见略同!”

  沙皮狗听了这话,看着我突然变成了一副苦瓜脸,就像一只哈巴狗失去主人欢心那种模样。

  张总拿起一只雪茄点,陶依依非常有眼色走到桌前,拿起火柴为他点上。难怪这妞会成为高管,这份讨领导欢心的机灵劲,一般人是做不来的。张总抽了一口雪茄,跟我说:“沙先生已经把事情说的很透彻了,你们也应该清楚这是有人想夺取贵仁资产,故意杀了我弟弟,再拿他的鬼魂折腾。”说着双眉紧皱,又抽了一口烟。

  说实话,我对这种说半截留半截的表达,非常反感,不过这可能是作为领导固有的一种说话方式,我于是说道:“需要我帮什么,尽管直说,我回去还有急事。”

  陈顾龙、沙皮狗和陶依依听我这么说,都瞪大了眼珠,似乎领导说话还没有告一段落之前,我们吾等屁民是不能随便插嘴的,居然还说自己有急事,再急还急的过领导?

  我假装没看见,抬头看着天花板。那是你们领导,对我来说,就是个屁。

  张总也被我这句话给呛的咳嗽好几声,才说:“沙先生需要个助手,你只管听他安排怎么做,价钱吗,你尽管开口,只要在我能够接受的范围之内……”

  我猛地站起身,就朝门口跳去,一边跳一边说:“对不起,我有事要走了,改天有机会再聊!”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秋风寒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永夜君王大道朝天万古神帝万域之王九星霸体诀重生之最强剑神诡秘之主我的1979修罗武神武破九荒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2 一起读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