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炼玉的秘密

  付雪漫眼看被毒打的这条鬼命快没了,突然发狠一口咬掉了冯辰的一根脚趾,连带鞋子都咬掉一大块,登时鲜血淋漓。我看冯辰到最后下脚越来越慢,有意思要停手,现在猝不及防下被咬掉了脚趾,无疑是火上浇油,一脚踏向付雪漫脑袋上。

  这贱娘们嗖地一下居然飞窜出去,沿着一条山坡就跑了。冯辰大声怒吼着向前急追,两个狗男女一前一后就这么消失在夜色里。

  沙皮狗完全被吓傻了,看着他们俩消失的方向嘴巴张的大大的,合不拢来。我在他肩头拍了拍说:“走了,没见过鬼打架啊?”

  “这……这……这可是鬼差打架……”沙皮狗转过身,全身还在发抖。

  我哈哈大笑着走向苗凤仪家方向,这次终于出了一口恶气,不动一刀一枪,让敌人瓦解崩溃,以三寸不烂之舌,挑动人民内部斗争,最好付雪漫被打死,解了哥们心头之很。

  “他们打完了,不是还要回来的吗,你怎么能高兴的起来?”沙皮狗一边走,一边不住回头。

  “大哥,你怎么不动动脑子?鬼差打架,肯定会被夜游发现,夜游发现肯定会回地府打报告。而地府有森严的规矩,鬼差斗殴都要受到重罚,就算他们俩谁都不死,恐怕一会儿就得进泥犁湾水牢,怎么还会来找我们?”我开心的跟沙皮狗说。

  “这个,我对地府不太了解。泥犁湾水牢是什么地方啊?”

  我于是跟沙皮狗口沫横飞的解说地府结构,不多会儿到了苗凤仪家门口。门虚掩着,看来我出来后,苗凤仪和沈冰就睡熟了没出来上门。我跟沙皮狗嘘了声,要他进门轻点,别惊醒了苗凤仪父亲。

  当我轻轻把门推开后,忽然发现油灯亮了,苗凤仪父亲上身倚在墙壁上,歪着脑袋正瞧着我们俩,还有我怀里抱着的这个满身鲜血的姑娘。我心说糟糕,怎么跟老头解释啊?谁知苗老头木然无神的吹灭油灯,又躺下睡觉了。

  我心里感到特别奇怪,这是他的家,见到我这个客人这么晚从外面回来,还带着两个生人,其中有个伤者,怎么连问都不问一句呢?

  带着这个疑惑,悄悄摸到楼上。这间房内有脸盆,里面盛着半盆清水,我先洗了手脸,再用纸巾蘸了水,帮顾小凝擦拭掉脸上的血迹,然后将她放在床上。我跟沙皮狗两个坐在地上,往墙上一靠,迷迷糊糊的睡了三个小时,天就亮了。

  沈冰早上把房门敲开,我跟沙皮狗睡眼惺忪的站起身,她进门就愣住了,又看到床上满身是血的顾小凝,揉揉眼睛,以为看花了眼。确定没看错后,把我悄悄拉出门外,小声问道:“这怎么回事?你搞个男人回来我还放心点,跟哪儿把顾小凝搞回来的?”

  我于是低声把昨晚发生的事跟她说了,她一撇嘴说:“你不讲义气,昨晚出去都不打招呼,让我错过了很多事。最气人的是,你抱着人家姑娘来回跑,便宜占够了吧?”

  “还好吧……”

  “好你个死人头啊!”沈冰气的小声骂道,用力扭我耳朵。

  “我说的还好,是昨晚成功使用离间计,让付雪漫和冯辰窝里斗。”我没好气的打开她的手。

  这时候屋子里传来顾小凝虚弱的声音:“我在哪儿?是谁救了我?”

  “是习风救了你。”沙皮狗在里面回答。

  “啊,他也在这儿吗?”这女孩声音显得很兴奋。

  沈冰顿时就一瞪眼,我跟着心里没底了,心里嘀咕着,千万别看上我,哥们可招不起这麻烦。

  “对啊,他就在门外。”沙皮狗说。

  “那太好了,有习大哥在,我什么都不怕了。”顾小凝高兴的说。

  沈冰轻轻扭住我的手臂,在我耳朵边低声问:“你是不是在东北背着我跟她有过什么?”

  “有过什么啊?”我假装不知道她问什么意思。

  “眉目传情啊,或是暗送秋波什么的?”

  “你当时都气的生魂飞度千山外,我哪有那心情。”我头摇的像拨浪鼓,坚定不移的说道。

  “也是哦。可是小姑娘怎么听起来对你这么信任?”沈冰还是不放心,一对美目转来转去的。

  “这你就大惊小怪了,当时我们俩见面没两天,你不也这德行吗?哪个姑娘见了我,都会觉得有安全感。”我毫不客气的自吹自擂起来。

  沈冰脸上微微一红:“呸,我那时候是骗你的,不然你不肯帮我怎么办?”说着冲我皱皱鼻子,走进屋里去了。

  我忍不住跟在后面偷笑,这丫头嘴硬,其实那时候心里就开始喜欢我了,就是不肯承认。

  顾小凝见到我们俩,非常开心,不过当我提到昨晚鸭子的事后,她又哭起来。亲人当中,只剩下一个弟弟和这位堂哥。而弟弟在南方打工混了个女人,爹妈死了他都没回来,顾小凝恨死他了。在心里只有这个唯一的亲人鸭子,昨晚又为了保护她,被老阎和老钱打散魂魄,永世不能再见。

  她哭着跟我们说,现在亲人全都没了,能在这里见到我们,那跟见了亲人没分别。沈冰最见不得这种事,跟顾小凝抱头哭起来。汗,你不是劝人别伤心的,还跟着起哄。我跟沙皮狗劝了几句,她们俩才止住哭声。

  顾小凝跟我说起此次来的目的时,我说昨晚我都听到了,问她那位三叔现在什么地方?顾小凝说他为了躲避死亡谷追杀,不知躲在哪里,只是有事跟她托梦,平时见不到他的。

  说起来我老爸跟顾老板应该是生死之交,再加上东北之行,彼此熟识,顾小凝不能算是外人。我于是把我们此来目的跟她说了,并且答应帮她夺到炼玉术,不过求她再反过来帮我们黏合破碎的血玉。顾小凝毫不犹豫的答应。

  我好奇的问她,炼玉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让这么多人鬼觊觎?

  顾小凝沉思良久说:“本来这是顾家炼玉的秘密,不能对外人讲。但习大哥你不是外人,我就跟你说了吧。炼玉术其实真正的法门,是炼心!”

  “炼心?”我们仨齐声惊问。

  顾小凝点头道:“因为炼心术太过招摇,祖上就根据‘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这句成语,改成了炼玉术。但这也触动了天道,使炼玉后人遭受五弊三缺的折磨。自从我爷爷这辈不再修炼炼玉术,才免后人受苦。可是三叔不听,偷偷修炼炼玉术,虽然没有犯其残缺,但最后连个老婆都讨不到,注定孤独一世。”

  “炼心术到底什么意思啊?”沈冰迫不及待的问。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秋风寒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永夜君王大道朝天万古神帝万域之王九星霸体诀重生之最强剑神诡秘之主我的1979修罗武神武破九荒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2 一起读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