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1995章祭奠

  虽然李氏一门全是丁远所灭,但是为了攀上天玄界李家这根高枝,丁远自然是不可能有丝毫越矩的表现,所以李家历代宗主的牌位,他是一个都不敢动。

  不仅是不敢动,平日丁远连这祭祀祖殿的门都不敢进,一到祭祀之日,便找各种理由推脱,他固然是不相信鬼神,但却不愿意面对内心深处最阴暗的那一部分。

  丁远从来都没有想过,当他再次进入这座祭祀祖殿的时候,会是今日这样的情形,阴谋败露,丹田被毁,丹气尽失,凄凄然如任人摆布的一条死狗。

  “给我跪下!”

  进入这祭祀祖殿之后,李唯手臂用力,将丁远一推,旋即全身受制的丁远便是不由自主地朝前扑去。

  沈非看得清楚,丁远扑倒的那个地方,头上一块最底下的牌位,牌位之上赫然是写着“清泉宗第一百三十八代宗主李光”这十几个小字。

  “看来这叫做李光的清泉宗宗主,就是李唯的爷爷了!”沈非心中暗道,不过从这牌位的年限上来看,清泉宗果然是地通界的老牌宗门,这传承至少也有数千年吧?

  既然清泉宗李家是天玄界李氏一族的附属宗门,那些老一代的宗主如果不是在地通界身死的话,恐怕达到九重仙丹境巅峰之后,也会去往更高位面的天玄界。

  所以沈非看到的这些牌位,却并不一定就是人身死后的灵牌,有很多只是立牌清香祈祷祈福。

  不过李唯那爷爷李光,倒确实是已经身死了,至于其他的李家之人,却是没有资格进入这清泉宗的祭祀祖殿,李唯说要为李家六十八口人报仇,其实李光一个牌位就已经可以全然代表了。

  将丁远推倒在地的李唯,骤然抬头也是看到了那个“李光”的灵位,当下不由悲从中来,扑到灵牌之上放声大哭。

  “爷爷!爷爷!”

  说实话丁远是在李光死后第一次进来这里,李唯又何尝不是?他自当初灭门惨案发生之后,除了凄凄惶惶而逃,便是被丁远抓回用慑心术控制当个傀儡宗主。

  直到今日,李唯才终于堂堂正正地进入这里,对着自己爷爷的牌位拜上一拜,一想到当时那灭门的惨状,他满腔悲情,便是瞬间化为了愤怒。

  “爷爷,你们地下有知,今日丁远这恶贼终于伏法,我这就将这恶贼剜心剥皮祭奠你们!”李唯咬牙切齿地挤出几句话,便是转过头来,恶狠狠地盯着丁远,光是那目光,差不多就已经可以剜下丁远的一层皮了。

  “李……李唯,杀人不过头点地,你……你给我个痛快!”丁远丹田已废,丹气自然也已经消散,曾经的狂妄嚣张和傲气也同时烟消云散,此时见得李唯的目光,竟然身形发颤地委婉求饶起来。

  “哼,事到如今,你还想要痛快?丁远,你在灭我李家满门的时候,可曾想过会有今日?想这么轻易便死,做梦!”李唯悲怒交急,但不知为何,看到丁远这副样子,他却是有着一丝痛快。

  或许是看着那高高在上的副宗主终于被自己踩在脚下宰割,又或许是多年血仇一朝得报,总之李唯收起了脸上的悲痛和愤怒,侧头喝道:“拿刀来!”

  高舜马轶这些李家宿老此时都是随立在侧,听得李唯的喝声,马轶顿时伸手在腰间容袋上一抹,旋即一抹寒光闪动,一把不足一尺的短刀便出现在了其手中。

  “宗主,活剐这恶贼的事就让属下代劳吧,免得污了您的手!”马轶目光畏忌地在一旁李昊的身上扫了一眼,福至心灵,赶紧讨好李唯一番。

  要知道在之前的一段时间里,高舜和马轶被丁远所蒙敝,跟着其干了不少坏事,甚至在灵泉会之时还要置沈非于死命。

  这两大长老虽然曾经都是李家宿老,也确实是被丁远奸计所惑,但他们却是知道沈非那杀伐果断恩怨必报的性格。

  以沈非如今在地通界的威势,还有其自己的实力,想要收拾高舜和马轶根本就只是抬抬手的事,连不可一世的丁远都被其收拾得如此凄惨,他们二人难道还能比丁远更加厉害吗?

  可以说高舜和马轶一想到沈非就发怵,所以他们只能是迂回想从李唯这边找找出路,希望沈非看在李唯的面子上,将那些恩怨揭过。

  不过在马轶话音落下之后,李唯却是冷声喝道:“不用了,李家自己的仇,我李唯亲自来报!”

  话音落下,李唯一把抢过马轶手中的短刀,只见得寒光一闪,下一刻已是血光纷飞,诸如沈非李昊等强者都看得清楚,丁远右肩之上的一块皮肉已是直接飞了出来。

  “啊!”

  一道惨呼声发出,原来是丁远忍受不了这剧痛,竟然直接呼叫出声,而这一道痛呼声,也仿佛是刺激了李唯的某一根神经,见得他手腕飘舞,一片片血肉便是随之凌空而起。

  原本以丁远的修为,就算是将他全身骨肉都削光了,他也可以忍住不发出一道痛声,但是此时他丹田已毁,没有了丹气的加持,再加上心中万念俱灰,忍痛能力自然大减。

  一股浓浓的恐惧笼罩着这个曾经狂妄无比的清泉宗副宗主,而那剧痛也仿佛是那李家的六十八口冤魂在向他索命一般,这一刻的痛苦,也不知道有没有让丁远心中产生一丝懊悔之意?

  “这是爷爷的,这是父亲的,这是母亲的,这是妹妹的……,这是……”李唯手中动作愈快,口中也是不断发出毫无节奏的喝声。

  而同一时间,李唯的神智却是却来越疯狂,连带着那双眼睛,都因为极致的仇恨而变得血红起来。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见状沈非不由吃了一惊,他深知李唯这血海深仇强忍在心底多年,而这种大仇,时间越久便会越为浓郁。

  这一朝大仇得报,李唯压抑已久的恨意在一个极短的时间内全数爆发出来,沈非知道,如果让得李唯真的一刀刀将丁远碎剐而死,那最后恐怕连李唯自己,都会受到不轻的伤害。

  因为李唯太全神贯注了,此时他眼中只有丁远一人,而一旦丁远身死,他的精神瞬间放松下来,对于灵魂之力的影响是无比巨大的。

  “李唯兄弟……”沈非心中忧急,便想要轻声劝阻,但只说了四个字,却是不知道如何相劝,毕竟对于李唯来说,他只不过是一个外人罢了。

  现在正值李唯得报大仇之机,于情于理,沈非都没有资格去劝阻什么,若是让得李唯心中的一丝执念留存,那还不如让其真正发泄一次呢。

  嚓!

  不过就在沈非不知如何是好的当口,他身旁突然白影一闪,而后一道轻响声传来,他便是清楚地看到,一只手掌已经是握住了李唯拿刀的右手,而那柄短刀,却是准确地刺入了丁远的胸膛,直至没柄。

  穿心而入,丁远自然是不可能再存活了,而此时在他的眼中,竟然有着一种解脱的笑意,那缓缓软倒血肉模糊的身形,也昭示这地通界的一代枭雄,终于身死道消。

  “你干什么?”骤然被人控制刺杀了丁远,李唯血红色的眼眸一瞪,连李昊都认不出来了,直接厉声喝问。

  这一道厉喝,不由将一旁的高舜和马轶等清泉宗长老骇得魂飞魄散,他们可是知道李昊来自天玄界沈家,若是因为李唯这无礼喝声而生气,那整个清泉宗恐怕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不过李昊自然不是这样气量狭隘之人,他紧紧握住李唯的右手,柔声道:“李唯,你已经剐了这恶贼六十八刀,李家六十八口人的深仇,也算是报了,为他这样的人损伤自己的身体,不值得!”

  原来沈非看出的问题,李昊也是同一时间看出来了,不过沈非却是没有想到此人做事如此细心,竟然连李唯割了丁远多少刀都记得这般清楚。

  被李昊手掌钳住,李唯挣扎了两下没有挣开之后,终于是渐渐变得平静了下来,待得李昊话音落下,李唯不由悲从中来,扑倒在李光的灵位之上放声大哭。

  “爷爷!父亲!母亲!小妹!你们看到了吗?我已经为你们报了仇了,你们可以安息了!”李唯的哭声并不太大,但听在各人的耳中,却都感觉到有着一丝悲凉之意。

  呼……

  然而就在李唯泣不成声的哭喊之中,这座大门紧闭的祭祀祖殿之内,竟然突兀地刮起了一阵诡异的冷风,吹得灵牌之前的巨烛火焰都是忽明忽暗。

  “难道……”见此情形,高舜和马轶不由脸色微变,而一旁的李唯却是抬起头来,眼眸之中掠过一丝喜色。

  “爷爷,父亲,是你们吗?”李唯朝着空无一物的空中大声呼喊,而在他话音落下之后,刚才的风声却是在这一旋又诡异地止住了。

  这阴风忽来忽去,简直让人毛骨悚然,就连沈非也是暗暗称奇,暗想难道世间真有死而有灵一说?要不然这密闭的大殿,又哪来的这股阴风?

  不过无论李唯再如何呼喊,大殿之内却是再无动静,只有一个血淋淋的丁远尸身,在昭示着那灭门大仇,今日终于尽数得报。

  (本章完)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庞飞烟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永夜君王大道朝天万古神帝万域之王九星霸体诀重生之最强剑神诡秘之主我的1979修罗武神武破九荒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一起读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