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章不善之客(求收藏)

  中洲,云水城。

  苍山如墨,夕阳如火。

  苍茫的海面上泛起金色的寂静,远处山峦披上晚霞的彩衣,那天边牛乳般的云朵,也变得火带一般鲜红,晚归的鸟鸣声缓慢从遥远的天际流淌而过,山峦的东方漆黑一片。

  远处天际,突兀出现一只黑色飞鸟,刚开始那只黑鸟只是悠闲飞越在昏黄的天空中,翅膀裁剪着每一片沉甸甸的黑色云朵。但一阵黑风卷过,突然那只黑鸟就鬼魅般的幻化成一道黑光朝山峦的东方急速飞去。

  一道诡异的黑光划破带血的天空。

  就在苍茫的残阳中,城南郊区一处幽静的院落里,一个十四岁的少年,在一个中年大汉的指导下,努力的修炼着。少年相貌平庸,身材普通,身上穿着一件素衫短袖。

  此时的少年,因为长时间的修炼,身体早已通红乏力,每一拳一脚的挥出,都会带起筋骨之间的一丝酸痛。可尽管如此,他的力度也丝毫未减,脸上认真的神情下,带着与同龄人不同的成熟与坚毅。

  “四指内扣过掌心,拇指劲压食中指。出拳就如蛇打滚,击拳劲发崩天地。上阳下阴取一线,左右横打内外击------”

  中年大汉一袭黑衫,笔直的站在院落一旁,身上灵气缭绕,一看就是一位修为了得的武者,此时他正一字一顿的念口诀,而那个少年在他的指导下出拳、踢脚、击掌、划肘、扫腿,一招一式也颇有宗师风采。

  “好了,牧儿,休息一会吧!过来把这个喝了!”中年男子温和的说道,神情之中带着几分满意之色。这名男子叫秦天阳,而那个正在修炼的少年便是他儿子,秦牧。

  “好的,父亲!等我练完最后几拳。”

  秦牧听到父亲的话语后,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紧接着挥出最后几拳后,直到把这套秦家拳打完,才停拳收气,向父亲走去。秦牧来到父亲的面前,端起茶碗就“咕噜咕噜”一饮而尽,毫不含糊。

  秦天阳安静地看着秦牧,目光明亮而清澈,眼底深处,隐约还带着几分回忆与温暖。当看到秦牧一口将这碗聚灵茶喝下,脸上露出一丝欣喜之意。

  他伸手摸了摸秦牧的脑袋,温和地问道:“牧儿,累不累?”

  秦牧笑了笑,抿了抿嘴唇,微微摇了一下头。

  秦天阳轻轻一笑,随即目光一转,看了一眼秦牧的胸口,“牧儿,快把你母亲的遗物,好好的擦干净,别让汗水熏臭了!”说着,他便将茶几上一块灰白色的丝布递给那个少年,示意他将胸前的那颗石头挂坠擦拭干净。

  石头挂坠,由一粒拇指大小的乌黑石头和一根坚硬无比的黑线组成,表面上看,极其一般,但如果放在手中仔细观看,便会发现,石头里面有许多黑色的细纹,密密麻麻的恍若活物。

  “放心吧,爹!这是娘送我的东西,我一定会保护好的!”说着,秦牧接过丝布,小心翼翼的擦拭起来。

  秦天阳见此满意的点头,但看着秦牧胸前的石头挂坠时,心中却生起一丝感伤,似乎在回忆着往事,不过他的这般神情并未引起那个秦牧的察觉。

  “爹,既然你怕它被熏臭了,那我以后修炼的时候还是把他取下来吧?”秦牧一边小心地擦着石头,一边向父亲请示道。

  原本有些走神的秦天阳,听到此话,一下子就震住了,突然带着一丝怒意大喝道:“不行!”

  秦牧闻言,被吓一跳,睁大了眼睛,显得有点不知所措。可秦天阳却丝毫不为所动,反而是神情郑重的说道:“牧儿,你要给我记住,这石头是你娘亲的遗物,你一定要好生带着,不能让它离开你半步!就算是死都不能取下!”

  说完,秦天阳又望了一眼有些彷徨的秦牧,用稍微温和但依旧严肃的语气,继续嘱咐道:“爹说的话,你记住了吗?”

  “嗯,我知道了!”秦牧先是被父亲突然的举动给吓到了,但转念一想到父亲的好,他的脸上又露出了一丝幸福的笑容。

  从小,父亲就对他极好,可以说是百依百顺,甚至是溺爱。而且,为了提升自己的灵力,父亲还不惜冒着生命危险去往修罗山脉采摘灵药仙草,让他服用。可以说,他父亲给了秦牧所有的爱。

  可是,这次父亲居然动怒了,而且还怒的毫无理由。不过,秦牧并没有怪父亲,他知道父亲是爱自己的,就像爱母亲那样。既然这石头是母亲的遗物,就算父亲不嘱咐,自己也肯定会好好保管的。

  “或许,是自己太粗心、太随意了吧!”秦牧这么想着,便又把头低下去,开始仔细地擦拭着石头挂坠起来。

  ------

  如果是碰巧有荒漠中行走的商队,他们只会觉得身边突然疾疾地掠过了一道黑光,只会以为是在烈日下跋涉太久而产生的幻觉。

  但没有人会想到,刚刚从身边掠过的那一道朝天边迅速消失的黑光,正是当今天下最杰出的刺杀组织中“暗流”的人,正在前往执行任务的路上。

  暗流,他们就像暗夜里索命的鬼魅,实施着所有的暗杀行动。

  中洲云水城,没有人知道“暗流”正确的位置,也没有人知道“暗流”到底属于什么性质的存在着,而唯一知道的,暗流只听于城主秦天海的号令。

  而现在,这道黑光正是“暗流”独特的执行任务的方式。

  天边的夕阳就要落下去了。

  云水城,在离坞山镇数十里开外的官道上,在一片嘈杂声中,从海边的一头的林道上传来一阵马车轱辘滚动的声音,坞山镇里突然出现了一只平日里不常见的行军队伍。

  行军队伍中,一辆颇为华丽的马车里面坐着一位正闭目养神的老者,老者身着白袍,一脸白须,显得有几分世外仙人的模样。

  大概是在修炼,这老者整个人身体周围有着一股微微泛着光芒的天地灵气气流,天地灵气恍若活物一般在老者全身渗透。

  行军一路前行,徒然,老者猛然睁开眼睛,两道历芒射出,骇人之极。

  但没一会,他又重新闭上眼睛,便缓缓用神祗传音,然后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整支队伍一下子停止了移动。

  暮色中,这位老者,微眯着眼睛望着昏暗的天空等待着。

  过了一会,昏暗的天空上突然刺破一点尖锐的亮光,然后一只黑色的鸽子从天空像箭矢一样地俯射下来,众人还没有看清,它就已经消失不见了,只剩下一声仓促而尖锐的鸣叫扩散在如血的天色里。

  老者的手上是一张黄色的符咒,上面的咒文写得很清楚:

  明天日出之前,令秦牧去修罗山脉,如若不从,杀死坞院里所有的人。

  ------

  坞山镇,坞院。

  一支行军的队伍在院外停了下来,一个老者从马车上下来,便是上前敲门,低沉着声音说道:“秦天阳,在吗?”

  坞院之中,正在指导秦牧修炼的秦天阳听到院外传来的声音,愣了愣,但没有多想,随即迎了出去。

  正在挥拳的秦牧也听到声音,便立时停拳收气。他听出了来者的声音,此人正是秦氏家族中的管家秦福,如今他来找父亲,肯定没什么好事,想到这里他便连忙紧跟了上去。

  不过,当行至院墙的时候,他又停了下来,只是附耳聆听起来。

  “管家,有什么事吗?还劳烦您亲自过来一趟!”秦天阳稍显恭敬的说道,而这个稍显恭敬,也只是表面做作,在他心里对这个被秦家人称为福叔的老头没什么好感。

  秦福,身着白袍,一脸白须,更显得有几分世外仙人的模样。只是,这老者处事有点心狠手辣,对人也毫不讲情。他的作风压根和这仙人装扮不相符。

  于是,在秦天阳的心中,自然对这个老家伙的突然造访,充满了不好之感。

  “哎------三少主。”秦福一脸凝重,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在墙后听到这动静的秦牧,心中暗呼不好,肯定又是什么不好的事来了。要是换作他去接见秦福,听到这般语气,定会拍拍屁股走人,顺便说一句:“既然不好说,那你就不要说了!”

  可是,秦牧的父亲却不这样。秦天阳为人正直,是条敢作敢当的真汉子,而且没有心机,自然不好打断远道而来的秦福的话。

  而这里,秦福之所以叫秦天阳为“三少主”,原因是秦天阳是云水城城主秦宗玄的第三个儿子,也是最疼爱的儿子。身为云水城的三少主,自然是威名显赫,不过,那已经是很久前的事情了。自从秦牧记事起,自己的爷爷秦宗玄就被大伯秦天海勾结几位长老和各大番主给逼下位。而自己的父亲,也被他们赶到了云水城的坞院,一禁就是十年。

  “管家,您可别这么叫我,‘三少主’的身份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您还是叫我天阳吧!”秦天阳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把秦福的话接了过去。

  秦福微微点了点头,做出极其为难的样子说道:“天阳啊!你家小公子已经长大了,他到底也是秦氏后人,城主想让他去往修罗山脉,历练历练!”

  秦天阳一听,当场就愣住了。就连躲在墙外的秦牧,心中也是一愣。让自己去修罗山脉?这也太狠了吧!自己才十四岁,连武师的实力都没有,就让自己去修罗山脉送死!呵!多么有爱的大伯!

  “管家------他才十四岁啊!要去也要等他完成成人仪式后才去啊!你回去禀告城主,恕我不能答应!”秦天阳眉头紧皱,十分不满的说道。

  “哎------”秦福又摇了摇头,似乎在示意什么。随即,又低声说道:“天阳啊,坞院是什么地方,你我都清楚,难道你就想自己的儿子一辈子都囚禁于此?再说,这是秦家历代的规矩,凡事要按规矩办事啊!”

  秦天阳愣了愣,他不是傻子。而秦福用如此牵强的语气说话,很明显是暗有所指。

  “这真是我大哥的意思吗?”但最后,他还是忍不住想确认一下。

  秦福闻言,眯着眼睛,颔首不语,从某种程度来说,这就相当于是一种默认吧!事已如此,秦天阳也知道,再怎么求这老头也是徒然。可是,作为一个父亲,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看着自己的亲生儿子走上绝路。

  “可是,牧儿的武魂尚未觉醒,又如何与那些妖兽战斗?”秦天阳挣扎了很久,最后还是想再力争一下。

  然而,城主亲自下达的命令,又岂是轻易更改。

  良久,秦福依旧是一言不发,对于他来说,没有什么事比保住一族的安危更重要。

  虽然,秦天阳被其兄流放于此,但终属同一血脉。可是,所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世间利害关系,又会有哪个家族,会留住心头之刺呢。更何况,对于秦天海来说,秦天阳的存在就是一个最大的隐患。

  如同悬在头顶的,三尺锋芒。如同哽在喉间的鱼骨。

  他一日不除,寝食难安。

  再说,秦天阳父子的事情,是其家族内部纷争的事情,城主的命令,又岂是身为奴才的秦福敢违抗的?

  “哎------”秦福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随即话锋一转,故作为难的说道:“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只是------”

  “管家请说,只要是我能办到的,我绝不推辞!”秦天阳像是抓住了一丝希望,他连忙对秦福说道,也随即表态。

  秦福见此,稍作惋惜地说道:“如果,你实在不愿让小公子去修罗山脉,就只有让你前往魂兽战场。”秦福言语之间,不乏一些让秦天阳知难而退的意味。

  听到魂兽战场,秦天阳虽然早已做好了赴死的准备,但还是稍微愣了一下。

  当然,也仅仅只是愣了一下,随即他就说道:“好!只要不让牧儿去修罗山脉,我就前往魂兽战场!”他知道,这是自己的亲兄弟对自己的不放心,想逼死自己。可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儿子,他也只能这么做了。

  此时,对于秦天阳来说,魂兽战场只是被大哥给流放的更远了些,哪怕从此不见自己的儿子,但是,只要能保住秦牧的命,他就算是死,也在所不辞。

  而对于秦福来说,秦天阳虽然被禁于此,但也算是一位武师后期的强者,其修为更是达到了武宗的境界。

  在武魂大陆,凡修武者,便分九品三乘。七九品称武师,四六品为武宗,一三品则为武圣。九品之中,每一品又分低、中、高三阶,每一阶的实力对比原本就极大,而每一品的区分,其实力的差距更是天地之隔!

  武宗,在整个云水城都没有几个!更何况,秦天阳还是一名对魂兽弱点极为了解的领军人物,这么多年来,云水城一直能屹立不倒,又声名远播,多半是秦天阳的功劳。

  这也是,这十年来秦天海一直不铲除秦天阳的主要原因。

  但是,如果真应了秦天阳的意,让他去往魂兽战场,那他必死无疑。此时,一直沉着稳重的秦福见到秦天阳如此悍不畏死,心里反而有些慌了!要知道,如果真的失去了一位这么强大的武宗,那云水城日后的命运实在让人担忧。

  虽然,其兄想让他死去,但出于某种私心,秦福也不会让这么一名武宗白白送死。想到这一利害之处,秦福一副婆口苦心的样子,连忙劝说道:“三少主,您要三思啊!修罗山脉虽然危险,可是小公子实力也非凡,他去那倒有一线生机。可你要去了魂兽战场,那可是必死无疑啊!”

  “我知道,可是牧儿正处于修炼的关键时期,我绝对不能------”秦天阳刚要继续说,想要婉言谢绝秦福的好意,而就在此时,一个少年的声音从墙后传来。

  “父亲,我去修罗山脉好了,正好,我想去外面修行呢!”秦牧连忙笑嘻嘻的跑出来对秦天阳说道,那模样似乎对传说中的修罗山脉,毫无畏惧之感!

  秦天阳听到声音,望了一下秦福,先是一愣,旋即大声喝道:“胡说!你连魂力都无法驱动,如何去往那妖兽之地?更何况你现在属于修炼的重要时期,如果能在成人仪式上突破武师瓶颈,就可以享受到武天宗修炼的待遇了。如今真要去修罗山脉,毁了你的前途不说,还会要你命的!”

  “父亲,放心吧!到哪里都是修炼,而且武魂大陆上的天地灵气是如此的缺乏,说不定修罗山脉还是一个更适合修炼的地方哦,让我出去见识见识也好!”秦牧满不在乎的说。

  其实,秦牧又岂会不明白,自己现在的修炼是多么的重要。而且,只身去往修罗山脉,就意味着今后父亲就不能陪伴在身边。他又岂会不明白,修罗山脉是个如何凶险的地方。可是,如果因为自己的修炼,让父亲前往魂兽战场送死,说什么他都不会答应的。更何况,他们的敌人,可是身为城主的秦天海。即使,自己在云水城,在修为上真的有所成就,那身为城主的大伯也绝对不会给自己什么好处,搞得不好,还会招来杀身之祸。

  更何况,秦天海在修为上,其实力早已突破五品武宗,进入四品武宗的境界。

  他想要杀秦牧父子,简直易如反掌。

  当然,秦天阳也是明白此理的。可是,他心中却还是不舍。一方面,秦牧是他唯一的希望,他还有许多使命需要秦牧去完成;另一方面,修罗山脉实在是一个无比危险的地方。

  就在此时,秦福思考良久之后,突然开口说道:“如若不然,我还有一法,可供你们选择------”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将臣子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永夜君王大道朝天万古神帝万域之王九星霸体诀重生之最强剑神诡秘之主我的1979修罗武神武破九荒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一起读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