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三七〇章噩耗,惊悉父亲罹患绝症

  演习结束之后,联合舰队的中方舰艇离开了海参威,穿过宫古海峡,回到了各自的驻地。

  回到各自的驻地之后,舰艇开进了船坞,保障分队开始上船,开始对使用过的武器装备进行保养。特别是对于发射导弹之后,导弹发射装具上面的油漆都已经熔掉,需要重新进行喷涂油漆。

  而机关人员则开始了内部总结,对演习取得的经验教训等等进行梳理,对下次的演习和训练提供有益的帮助。

  杨文斌,对演习中的政治工作进行了总结。

  杨文斌从加强思想政治工作的首位意识、加强党的建设发挥党委的核心领导作用、搞好思想发动激发官兵的战斗意志、搞好经常性思想教育与官兵谈心交心、发挥表率作用领导干部身先士卒、增强保密意识做好防间保密工作等等方面,对联合军演中的政治工作情况进行了全面的总结,光文字材料就有二十多页。

  写完了初稿之后,又将总结稿进行了几次的修改和润色。

  这天,他正在办公室对自己的总结稿进行修改的时候,塞在在裤兜里的手机响了。

  他拿起电话,随口说道:“喂,你好!”

  电话的那头儿传来了姐姐的声音:“你好!”

  杨文斌的姐姐,是杨文斌从小玩到大的一奶同胞,比杨文斌大了两岁。姐姐从小到大,什么事情都让着杨文斌,呵护着杨文斌,两个人一起从小玩到大。由于杨文斌不在身边,姐姐毅然挑起了照顾父母的重担。

  姐姐问道:“你现在的工作忙吗?”

  杨文斌说道:“还行吧。前段时间比较忙,参加演习去了,现在演习刚回来,就在写些总结什么的文字材料。”

  “你要是不特别的忙的话,就抽时间回来一下吧!”姐姐说道。

  “怎么了?”杨文斌问道。

  因为他知道,知道当兵这么多年,离开了家之后,很少回去,也就是每年抽时间回去看望一下父母。而每次打电话的时候,阿爸阿妈总说他们身体很好,你就在部队好好干,不要惦记家里等等的话。

  听姐姐这样说,难道,家里出什么事了吗?杨文平满腹狐疑。

  “阿爸前段时间,一直咳嗽,特别是喘气费劲。而且体重也降了下来,比前段时间瘦了好几斤。前几天,我领他去了苏木的医院进行检查。

  打了一周的吊瓶,但是,效果不是很明显。

  于是,又给他检验了一下血糖。尽管有点儿问题,但不是特别严重。

  昨天,考虑到消炎了一个月,仍是咳嗽,便让卫生院的医生给阿爸拍了一个肺部的x光片。

  片子出来之后,当时医院的院长说道,这是谁的片子啊,这不是肺癌晚期吗?

  我不太相信苏木医院里的诊断,打算明天带他去盟里的医院进行检查。

  你如果方便的话就回来看一下吧!”姐姐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你们明天什么时候走?”杨文斌问道。

  “我们明天早晨四点多钟,从家里走。我找了一辆车,直接将阿爸送到盟医院体检,大概得八点多能到医院吧。”姐姐答道。

  “好的,姐,我知道了,我尽量赶过去。”

  杨文斌,放下了电话之后,填写了一张请假条,找到了政治部的主任和孙政委,履行请假手续,并说明了情况。

  听到,他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孙政委二话没说就准了假。

  拿到了休假的通行证之后,杨文斌查询了一下回家的车次。

  如果从坐火车回家,得第二天的十一点钟,才能到家。因为,坐火车回家,中间还得倒两次车。

  于是,他又查询了一下,从滨城直接到盟里面的车。

  还好,有一趟车,是晚上八九点钟出发,第二天早晨的七点二十分,抵达盟里的。

  于是,杨文斌,直接买了从滨城市到盟里的火车票。

  然后打电话给姐姐,告诉她,自己先不回家,直接到盟里面。

  提前到了火车站,杨文斌等到晚上八点来钟,上了火车。

  火车站,人很多,熙熙攘攘的。

  好在杨文斌,是买到了座号。

  由于是从起点发车,火车都是对号入座的。

  过了十来分钟,随着一声长鸣,火车开动了。

  杨文斌的思绪也随着火车的轰鸣声,而飘到了空中,在宇宙中跳跃。

  阿爸才六十多岁,怎么可能会得癌症呢?

  在他的印象中,阿爸的身体一直是很好的。没有生过什么大的病,做过什么手术,住过什么医院,有过什么小灾。

  阿爸的经历,十分坎坷。

  他出生在上世纪的四十年代,从出生,就生活在日本人的铁蹄下。家里很穷,从小就过苦日子。

  解放后,阿爸全家翻身农奴得解放,分到了土地。经过自己的辛勤努力,阿爸考上了盟里的师范学校。他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教师。

  在三年的师范生活,已经过完了两年的时候,一个噩耗传来。爷爷突发脑溢血去世了。

  家里只剩下奶奶和叔叔,孤儿寡母的,家里缺乏劳动力。生活失去了支柱。

  作为家庭中的长子,父亲是多么希望自己能够读完中师,然后毕业成为一名老师啊。

  可是,作为家庭中的长子,爷爷不在了,他勇敢的挑起了家庭生活的重担。从即将毕业的师范学校退了学,阿爸回到农村,成为了一名农民。

  但是,毕竟他学过两年的师范,在农村就是很高的学历了。靠着自己的这点儿墨水儿和勤劳肯干,阿爸慢慢地当了生产队小队的会计、生产队大队的会计,后来,又到村小学教书,成为一名民办教师。

  因为有一年,他试验用新的科学种田,土地产量高,他又成为了公社农业技术推广站的工作人员。后来,陆续当了苏木工业站的副站长,苗埔农场的副厂长,乡贸易货栈的付诸,最后被选举为嘎查委员会的副主任,负责主管工业、农业。

  在后来,随着年龄的增大,阿爸辞去了嘎查副主任,专心做回了一个农民。

  现在,孩子都已经毕业成家了。姐姐,师范学校毕业之后,成为了一名人民教师。弟弟,也考上了师范学校,念完了中师念大学,毕业到了部队,成为了一名军人。

  生活条件改善了,终于可以享受些生活的时候,可是,谁知道在不知不觉之间却染上了重症。

  杨文斌的内心,感觉非常的自责。

  原来,十多年来,他一直在外面奋斗,却很少抽出时间,来陪陪自己的父母,很少和他们进行交流。

  如果,阿爸的病情是真的话,以后,想交流的机会,却是没有太多的时间了。子欲养而亲不待,是多么悲哀的事啊!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乌力吉图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永夜君王大道朝天万古神帝万域之王九星霸体诀重生之最强剑神诡秘之主我的1979修罗武神武破九荒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一起读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