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0090章虚惊一场

  林渊眉头紧锁,并没有说话。

  “对了,贾余公子在得知玄参之中有乌头掺杂之后,便想到之前让阿福所抓之药。担心少东家吃了乌头中毒,还让老朽拿了上好的灵芝前去给公子解毒。”崔岐说道。

  林渊更为惊讶了起来。

  他烧瓷出关之后,徐凌的确给了他一块上好的灵芝,说是崔岐送来于他解毒之用。

  他只道是崔岐的一番心意,却没想到居然是贾余所吩咐。

  林渊心中暗自嘀咕,难道自己真的误会了贾余?

  这些都仅仅是一场意外?

  还有,贾余这态度的转变未免太大了些。

  难不成他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仔细想想,他与贾余之间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

  贾余也没必要非得取他性命。

  毕竟,贾家也有着不少家财,不至于去和他争夺财产。

  可林渊始终有些奇怪,便问道:“阿福得知玄参之中掺有乌头之时,是何反应?”

  “阿福整个人都吓坏了,几乎瘫痪于地。他还说,等少东家痊愈之后,一定亲自向少东家赔罪。”崔岐如是说道。

  林渊挠了挠头。

  如崔岐所说,这看起来就是个意外。

  或许,自己该转变一下对贾余的看法。

  “罢了,既然此事只是个意外,便就此作罢。”他顿了顿之后,对崔岐道:“崔叔,回春堂是药堂,这补药之中掺杂毒药可是会出人命的大事。还望崔叔回去之后,多多在意此事,莫要再让此类之事发生。”

  “少东家放心,经此一事之后,贾余公子对药材也越发重视了起来。他已让老朽掌管药材,绝不会再让此等事情发生。”崔岐说道。

  林渊点了点头。

  他原以为要和贾余针锋相对,甚至会对簿公堂。

  但如今看来,却只是虚惊一场。

  “崔叔,如今回春堂由贾余掌管,但他对经营之事却一窍不通,还望你多多提醒于他,且慢让他将回春堂的名声给败坏了。”林渊说道。

  崔岐点头道:“少东家放心,回春堂凝聚着老东家的心血,无论如何也不能就此毁掉。”

  “有劳崔叔了。”

  “少东家说哪里话,我受林家之恩方有今日。如今,也到了老朽报恩之时了。”崔岐认真地道。

  “少东家若是没有别的吩咐,老朽就告辞了。”

  林渊点了点头,将崔岐送出了当铺。

  崔岐离去之后,林渊长舒了口气。

  贾余虽是外姓之人,但毕竟是林厚之妻的亲外甥。

  若是他真的故意想毒杀林渊,林渊少不得要和他对簿公堂。

  而贾余又深受林厚之妻疼爱,若是与贾余对簿公堂,也就表明他与林家正是成为敌对关系。

  毕竟,在林厚之妻看来,他林渊才是外人。

  林渊还不想与林家撕破脸皮,说到底他们始终是一家人,没必要做出这等令亲者痛,仇者快之事。

  何况,林渊如今势头正旺,即便不借助林家之势,他依旧能够生活的很好。

  毕竟靠山山倒,靠水水跑,人只有靠自己才能赢得他人尊重。

  很快,莲儿烧好了饭菜端了上来。

  林渊闻了一口香气扑鼻的饭菜,对着莲儿啧啧称赞。

  他倒没有想到,莲儿竟然有如此手艺。

  “哇,好香啊!”

  就在这时,耳边传来了朱陶的声音。

  林渊抬头看去,正好看到朱陶双眼放光地盯着桌上的饭菜,鼻翼一吸一吸的走来。

  “朱兄,你还真会把握时间。莲儿刚烧好饭菜,你便来了。”林渊微笑道。

  朱陶大喇喇地往凳子上一坐,嘿嘿地道:“老朱没别的能耐,但就是这鼻子特别灵。老朱有句话叫,唯美人与美食不可辜负也!”

  说话间,朱陶看到站在林渊身后的莲儿,忙问道:“这位姑娘是……?”

  “她叫莲儿,是我请来帮忙打理当铺的。”林渊说道。

  莲儿对朱陶做了个万福:“莲儿见过朱公子。”

  朱陶看了看秀色可餐的莲儿,又看了看林渊,一脸坏笑地道:“林兄,你可真是艳福不浅啊!”

  莲儿闻言,脸颊顿时飞起一抹红晕。

  林渊白了他一眼,道:“朱兄莫要瞎想,莲儿真的只是我请来打理当铺。”

  朱陶连连点头,嘿嘿笑道:“了解,了解!男子汉大丈夫,我懂的。”

  林渊顿时有些无语。

  不过,他也没打算与朱陶多做解释。

  有些事情越解释反而越是麻烦,最好的办法就是置之不理。

  “朱兄,阿怀为何没有随你同来?”林渊转移话题道。

  朱陶哦了一声,用筷子夹起一片肉放在嘴里咀嚼了起来,道:“我让阿怀留在店铺之中看守店铺,省得又被人给砸了。”

  林渊眉头微皱,问道:“这段时日,还有人砸过店铺?”

  朱陶摇头道:“这倒没有,这几日你不在城中,店铺也一直处于关张之中,倒是相安无事。不过,自从林兄以墨迹作画之后,店铺前每天都会聚集一些书生对着林兄大作评头论足,我怕他们会捣乱,便让阿怀留下看守。”

  “既然是书生,大可不必担心他们做出捣乱之事。对了,齿刷制作的如何了?”林渊问道。

  “我依你信上所示,以竹为持进行制作。起初,每日倒也能做个数百支。可后来邬有为被踢出了屠宰场,没有了猪鬃,每天便只能做个两三百支。这些天我着人离开扬州,到周围村子之中前去收购猪鬃,但却是杯水车薪。”朱陶郁闷地叹了口气道。

  林渊点了点头:“‘固齿散’的情况如何?”

  “‘固齿散’倒是足够。将‘固齿膏’晒干碾碎成沫之后,已经盛满了两千余瓶。”朱陶挠了挠头,道:“林兄,按照你与官府之约定,要在半个月内交付这批齿刷,如今已经过去了十天,这该如何是好?”

  “猪鬃之事,我自会解决。我在你所留信件之上看到你说,曲家酒坊发生了意外,这又是怎么回事?”林渊不解地问道。

  “究竟发生何事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曲家酒坊突然着火,曲家损失很大!”朱陶叹息道。

  林渊闻言,突然吃惊地站了起来:“什么?曲家酒坊竟然发生了火灾?璎珞有没有受伤?”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亦流年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永夜君王大道朝天万古神帝万域之王九星霸体诀重生之最强剑神诡秘之主我的1979修罗武神武破九荒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一起读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