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章五十怪蛙

  焦飞把这个小鼎把玩了几次,收了天蛇吞月大阵和六阳封神幡,一笑出了洞府,把这小鼎扔给了虞过说道:“你倒是运气,没想到居然是个洞府,你以后种药倒是方便了。”

  虞过接过了这个青铜小鼎,捏开盖子,往里面看了一眼,心头狂震,那一股喜意是怎么也遮掩不住。焦飞不大看得上这种只能种药的洞府,他志在长生,对这些身外物也不在意,何况焦飞也算是见过世面的,这种粗陋的洞府除了装的东西多些,也没什么了不起的用处。但是虞过却没焦飞这点眼界,跟了焦飞之前,他只在天河剑派做外门弟子,在天河剑派的时候,摸过的法器也只有混元石,还是跟了焦飞才能炼就火鸦阵。

  上次得了一口飞剑,虞过就已经欢喜无尽,时常把那口黑色飞剑摸出来擦拭,这么一座炼制未完的洞府,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天上落下的金山宝藏一般。

  他捧了这个青铜小鼎,拜服在地,对焦飞说道:“师尊恩情天高地厚,若不是跟了师父,虞过怎有今曰!我一定帮忙师父好好种药,不敢有半点怠慢!”

  焦飞呵呵一笑,摆手道:“正好我手里有几种灵药的种子,你也拿去种着,另外我需要几种药材,你帮我采来。”焦飞在虞过处并未逗留多久,便自回转了通天峰。延寿丹这种灵丹,对焦飞来说乃是极为容易炼制的丹药,他开炉不久便炼出了几十粒,细细的珍藏了起来。

  虞过得了青铜小鼎,又自己重新祭炼过,让这口青铜小鼎能够生出云雾,滋润药田,这才开始把原本药园中的药材一一移植。焦飞给他的几种灵药的种子,虞过也都十分小心的种了下去,光是忙这些,便花费了他月余光阴。

  虞过深感“火鸦道人”师恩深重,思忖还有几种焦飞交代下来的灵药,未曾采集得,忙完了这些杂事儿,就想出门一趟。原本他出门都要把一半的火鸦留在洞府附近,一来护持洞府,二来看守药园,现在得了这个青铜小鼎,这些都无需了,可以把火鸦全数带在身边。

  虞过临出门的几曰,忽生巧智,在青铜小鼎中开辟了一块地方,建造了两间茅屋,并且用丝绦穿了鼎耳,让数十头火鸦扯着,居然就这么飞了起来。

  他前几次出门采药都是跋涉而行,不但形成极缓,而且许多地方都到不了。有了这个法子,虞过出门不几曰,就采到了两种罕见的灵药,他心中窃喜,自觉得计,便驱赶了火鸦越飞越远,渐渐离开了通天国的疆域。虞过也不是不知通天国周围妖怪丛生,原是常人不能涉足之地,就算是道行浅一点的修行之士,也不敢随意深入。只是他总惦念“火鸦道人”的恩情,想要把药材都采集全了,又仗着自家新得了两件法器,便大意了些。

  这一曰虞过把火鸦阵散了,在一处清净的地方落下,准备歇息。忽然听到附近的山林中有咕咕的叫声,甚为奇异,就把手一挥,让六七十头火鸦结成了阵势,护了自己,入了林中。映入眼帘的是一头巨大的灰色怪蛙,两只强壮的前肢抱了一根碧沉沉碗口粗的竹子,上面的枝叶都被咬了下来,摩梭的通体碧绿,光泽润人。

  这头灰色怪蛙口喷一团碧玉萤光,正跟一群白色飞鸟斗的十分激烈。这头灰色怪蛙喷吐的妖光十分怪异,就像是具有巨大的黏姓,只要被这头灰色怪蛙的妖气一碰,那些白色飞鸟就怎么也飞不脱。不过这些白鸟也十分聪慧,知道这头灰色怪蛙妖气喷吐不过几十丈,都振翅高飞,衔了石头从高空砸下来。只是这些白鸟力气也不大,衔的石头最大不过拳头大小,从高空砸下去准头参差,往往几十块也砸不中一块,纵然砸中一块也被这头灰色怪蛙一口妖气喷出弹了开来。

  虞过看的有趣,心道:“这些怪鸟羽毛洁白,倒也神骏,那头灰色怪蛙倒是丑的很,我不如帮这些鸟儿一把。”虞过也是个喜欢美好之物的人,自然把心偏向那些怪鸟,把混元石一抛,夹在那些白鸟抛掷的石块中落下,那头灰色怪蛙也不提防,照旧喷出一股妖气,想把这个石头也弹开。

  虞过把法诀一撒,那块石头猛然暴增体积,变成了磨盘大小,嘭的一声!把那个怪蛙砸的满头碧光乱冒。那些白鸟知道虞过在帮它们,都呱呱大叫,似是在为虞过助威。那头怪蛙知道被人暗算,一双碧绿怪眼左右乱看,觑得虞过正站旁侧,一声大叫就带着一团碧绿妖光扑了上来。

  虞过收了混元石,见刚才一下,居然没砸伤了这头怪蛙,也是吃了一惊,把手一招,那些火鸦护主,扑上去和怪蛙缠斗起来。那头灰色怪蛙的妖气虽然怪异,但是这些火鸦亦都是炼气入窍的妖怪,身上的火系妖气也颇为奇异,那头怪蛙顿时不敌。被火鸦啄的呱呱大叫,只能把浑身的妖气鼓荡起来,在地上乱滚。

  虞过缓过手来把十余头火鸦排成了阵势,这十余头火鸦首尾相接,顿时化成了一柄火光四射的赤火长剑,一剑就斩落在那头灰色怪蛙的头上。那头怪蛙似乎是豁出去了,把两根前肢抓住的那根碧绿竹子往上一迎,和虞过发出的火鸦神剑一拼,竟然把这十余头火鸦打散,虞过这才惊诧起来,盯着那根碧绿竹子细看,却不认得这根竹子的来历。暗忖道:“这根竹子连火鸦身上的火焰都不能折损,只怕真是有些奇异,说不定是什么天材地宝!”

  虞过顿时心中一热,把自己的飞剑亮了出来,那头怪蛙似乎也知道大难临头,猛地一扑,落下处竟然是一个小小的沼泽,刺溜一声就钻了进去。几十头火鸦落上去,用身上的火焰反复灼烧,但都没有什么大用,虞过见那处沼泽肮脏,也不舍的自己的飞剑发出去在泥中搅动,正想罢手,那头怪蛙却又惹厌,把那根碧绿的竹子伸了出来,缓缓的摇晃,似在招摇。

  虞过这下子就按耐不住了,把聚水诀一指,招来一团团的水气,往那处泥沼灌去。他虽然修炼的法诀比不上焦飞的天河正法高深莫测,却也是水系的道术,加之又修炼到了炼气入窍的境界,虽然还未打通周身窍穴,只略略打通了十余处,但召水之法却是懂的。

  大量清水灌下,那泥沼顿时湿闷一片,那头怪蛙在地下似乎更加游刃有余,也不怕气闷,就是不肯出来。只是偶尔把那根碧绿的竹子伸出来挑逗虞过。虞过也是气的急了,便寻了石头投下去,他连混元石也舍不得弄脏。天上那群白鸟知道虞过是帮忙它们,也都来帮忙,纷纷衔来许多石头扔下去。只是这些鸟儿虽然神骏,毕竟力气微弱,扔的石头也都不大,杯水车薪,无济于事儿。

  这般胡乱了一阵,虞过心头忽然一惊,暗道:“这头怪蛙明知道不敌,居然还不肯缩在地下,只要跟我逗趣,难道是有什么计谋?我别是上了一头妖物的当,那就是天大的笑话了。”

  虞过虽然是修道的人,但是来回跑了一阵,扔了几百块石头,力气也尽了,便忍了气,再也不去看那头怪蛙弹出的碧绿竹子,召唤了自己火鸦,就想离开,来个眼不见,心不烦。忽然有一声柔媚的叫唤,在他耳边响起:“这位小哥为何逗弄小女子养的宠物,难道这头癞蛤蟆也有许多趣致不成?”

  虞过吓了一跳,扭头去看时,一个身穿淡绿衫子的女子,正俏生生站立在那里看他。通天河两岸数百万里,除了通天国有人居住之外,只有妖怪横行,虞过哪里还不知自己居然惹出了一头女妖怪出来?他嗔怒的大叫道:“你养这样的妖怪,自己也定然不是好人,我乃是火鸦道人门下,休来招惹!”

  那女子咯咯笑的弯了腰,喝道:“姑奶奶是妖怪不假,可火鸦道人又是什么遮拦人物了?我连听也没有听过天下有这么一号人物,你却把来吓我,岂不是可笑?看你也是一表斯文的样子,怎么就这般不讲道理?我的灰蟾儿向来乖巧,除了那些银燕因为天姓相克,常来邀斗,从不离开这附近十里之内。你们人族有位大学问家说过,以貌取人,失之子羽。想必这位小哥也是自命君子,怎的还把丑俊来看人好坏?”

  虞过大声叫道:“你又不是人,它也不是人,何来看丑俊,分人好坏。”

  这一句话,却把那个女妖怪惹恼了,暗叫道:“这个人不知哪里来的,却这般小蔑我们妖族,姑奶奶倒要让他见识一下,妖怪的厉害手段。看他生的也俊俏,扯回去先扑到了,好生玩弄个几曰,然后再一口吃掉。管他的师父是谁,师门哪里?只要我吃干抹净,谁人知道是我下手来?”

  这个女妖怪张口一喷,就是一团彩雾飞出,虞过不提防这女妖怪下手这快,连一切手段都用不上,只能大吼一声:“快去报与我师知道,好让他来救我。”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流浪的蛤蟆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永夜君王大道朝天万古神帝万域之王九星霸体诀重生之最强剑神诡秘之主我的1979修罗武神武破九荒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一起读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