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27章繁忙的日子

  &1t;/p>

  对于小桌子忽如其来的趾高气扬,李乐觉得很不习惯。前几天跟太子来的时候还低眉顺眼的,难道仅仅只是看太子的眼色?从上辈子到这辈子很少有人会给他摆脸色。李乐有些不爽。&1t;/p>

  但是在他脸上的不满还没来得急扩散的时候,小桌子的身体立刻像活虾一样躬了下去,道:“小候爷万安,奴婢给小候爷行礼了,先前小桌子要宣太子谕令,得罪之处还望小候爷海涵。”&1t;/p>

  面对这么乖巧可爱的小太监真的很难脾气呀,于是李乐呵呵的笑了,说道:“不碍的,不碍的。大家朋友嘛,哪那么多规矩。”&1t;/p>

  小桌子连称不敢,哪里有资格与小候爷做朋友。&1t;/p>

  李乐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对他说有两位出家人在,马上就要开席了,要不要留下来吃点?小桌子连忙推辞,只道太子还在宫里等着伺候,要马上回去。这个时候青娥青梅走了过来,每人手里托着一个盘子,每个盘子里都放着两个银元宝,分别递给小桌子和那个护卫后,两人乐颠颠的走了。&1t;/p>

  李乐很纳闷,这算什么?行贿吗?等后来问了青娥才知道,这是李勿悲安排的,虽然不存在刻意的结交,但最起码的礼节还是要有的。这属常例。看来以后要多学学这个世界的人情礼节,免得以后出丑。&1t;/p>

  等小桌子和那个护卫走后,慧恩和尚笑呵呵地说道:“那位小公公道是个灵醒的,有礼有节,很有眼色。”&1t;/p>

  张天师抚须微笑,微微点头,对慧恩的说词表示认可。&1t;/p>

  李乐回过身来,向两人微笑,继续坐在自己那张特制的小躺椅上,说道:“刚刚说到哪了?哦对了,说极西之地,有一神,名曰耶和华,万万年前曾证得……”&1t;/p>

  “小居士先不忙说,老僧此来除了想听小居士的仙佛至道,另有事亦想请小居士解惑。”牛B正吹的过瘾,被老和尚生生打断,这滋味并不好受,李乐的心里很不痛快。&1t;/p>

  却不想,跟前的老道也跟着起哄:“不错,不错,贫道此次游历四方,路过京师皇城,恰巧与慧恩法师相伴,便与他一起来了。”&1t;/p>

  老和尚接着又道:“老僧与小居士大兄勿悲先生乃为至交,今日晨时,寻欢先生到寺内拜访老纳,说起小居士的种种事情,之后便邀老纳来府上看看。恰好张天师也在,便一起来了。”&1t;/p>

  李乐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看来自己真的吹大了,他们都完全不信的。这不,找来一个老必鳅(比丘)和一个老神棍来驱鬼了。也难怪,这话要是别人对他说,他也不信。&1t;/p>

  李乐瞪着他俩,就看他们能玩出什么花样来。却不想道士开口说道:“小公子对内力的概述贫道与法师已经听寻欢先生说过了,来府里时也与勿悲先生谈过。只是关于天地间元气的形成,不知小公子还有什么高论?”&1t;/p>

  原来是这事啊,李乐的脸色立刻阴转晴,看样子这两个是专门来搞科研的。于是笑眯眯地说道:“这个啊,我还没想明白呢,这些事情要通过一些实验和猜想来搞的,不可能靠凭空妄想就能得出结果的,不然那就不叫研究了,而是空想。”&1t;/p>

  一僧一道彼此对视,而后道:“小居士言之有理,以后怕是要与小居士多亲近亲近了。”&1t;/p>

  用过斋饭之后,两人告辞,约好等李乐以后有时间做什么实验的时候一定要请他们过来观摩。李乐心说,老子有的是时间,就是懒得动。&1t;/p>

  然而等第二天,李乐就现,自己好像真没什么空闲的时间了……&1t;/p>

  &1t;/p>

  四更时分,在青娥的呼唤声中,李乐极不情愿地从床上爬起来。在两个丫头的伺候下洗漱干净。打开窗子,外面的凉气吹了进来,然后盘腿坐在床上,开始练习吐纳。&1t;/p>

  五更时又在院子里打一了通前两天李寻欢教的《击敌拳经》之后,便由李勿悲将他带出大门外,小心的叮咛几句,然后与赵肆一起,去往皇宫。&1t;/p>

  李府离皇宫不是很远,过三条街就到了。这个时候街上行人很少,除了偶尔几个寻夜的官差再不见其他。但街上去乱糟糟的,有很多牲口留下的粪便。问了赵肆才知道,一个时辰以前这里还是非常热闹的,百官便是在那个时候开始上朝。今天是大朝会,所以京师四品以上官员都要入宫朝勤。要是平时也不见这么多乱像。&1t;/p>

  马车停在宫门前,赵肆与车夫留在外面。李乐向侍卫递了牌子,然后跟随一个小太监进宫。穿过一条被两道高峨的宫墙围住,黑咕隆咚的,好像随时会闹鬼的窄小巷子,又过了一片空旷的,喊一声都能把人吓死的广场,再又走过一片幽暗的林园,才到了太子东宫。&1t;/p>

  小太监在东宫外交接完毕,李乐随手打赏了一锭银子,然后由小桌子领着进去。&1t;/p>

  此时天色基本已经亮了,李乐见到太子朱孝颖时,他正峨冠博带,正襟危坐,等候着专门为他讲课的太老师到来。见到李乐时,小意地做了个鬼脸后,又恢复到刚才的模样。&1t;/p>

  照着出门前李勿悲临时的吩咐,向太子行礼,太子再说两句场面话,而后就由几个伺候的太监引导着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听课的只有他们两个,其余的都是等在周围伺候内官。&1t;/p>

  当今至尊有二子四女,除大皇子福安郡王(原楚王)十岁以后离开皇宫,在京城府邸居住,另有属官教授学问。太子居东宫有专门的大臣讲课授业,另外四位公主则在后宫中学跟随女官学习。这些都是李乐后来跟太子打听来的。&1t;/p>

  不过多时,讲课的老师来了,是位头花白的老者,听说是位大儒,叫做刘旬,字伯安。专门给太子讲授儒家经典,今天讲的是《论语》,太子与李乐向刘伯安行弟子礼后,老先生便开始讲课。&1t;/p>

  虽说《论语》李乐上辈子就会背,但此时听这位夫子讲解,还是觉得有些新鲜,便安下心来认真听讲。如此半个时辰后,夫子讲完,对太子殷切的叮咛几句,无非就是类似上辈子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之类的话。而后看向李乐时,目光就显得有几分不善了,还带着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说话的语气很是严厉,道:“子不语,怪力乱神,尔本是块美玉,难得的良才,不管习文还是练武,日后长成都是国之紫金,缘何自误?”&1t;/p>

  李乐知道,这夫子说的是最近坊间传闻说他得天授的事情,但在此时此地,这个事情不好辩解,赶紧行礼,装做很受教训的样子,说了句很没诚义的:“受夫子教悔。”&1t;/p>

  刘夫子见他态度诚肯,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你那曲子不错,豪迈大气,但词句却太过粗鄙不堪,以后记住,诗词歌赋也是大学问,当精益求精,不可马虎,尔记住否?”&1t;/p>

  李乐又说了句,谨记。&1t;/p>

  夫子又道:“尔年纪尚幼,能作这般词曲亦非常难得,但不可自满,切记伤仲永之掌故。”&1t;/p>

  李乐算是听出来了,这老家伙嘚吧嘚嘚吧嘚说了半天,意思就是,骄傲使人落后,谦虚让人进步。一句话就说白明的事情,非要连敲带打的,很有意思吗?&1t;/p>

  之后,刘夫子留下课业便离开了。&1t;/p>

  ……&1t;/p>

  等夫子走后,李乐倏然现太子看向他的目光闪亮亮的,还带着几分狂热。李乐觉得浑身不自在,向后缩了一步,问道:“你想干嘛?”&1t;/p>

  太子吞了吞口水,带着几分激动地问道:“你真得了天授?”&1t;/p>

  李乐白了他一眼,说道:“你信吗?”&1t;/p>

  “嗯嗯嗯嗯!”太子激动的连连点头:“信!”&1t;/p>

  “……”&1t;/p>

  李乐算是明白了刚才刘夫子对他说“怪力乱神”的时候为什么那么严厉了,原来根子是在这个傻缺太子身上。太子是帝国继承人,以后这庞大的帝国是要他来撑控的。若是太子近臣,呃,或者说宠臣是个神棍,那这国家算是玩儿蛋去了。宋灭亡很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徽宗宠信神棍……&1t;/p>

  如果是那种情况的话,李乐可以预见,以后肯定有人会在这件事情上大作文章。而且很可能到时候还会问太子一句:“君不见祖龙之故尔?”然后就是满朝文武跪倒一片,请诛杀大奸臣李乐。太子无奈,为江山社稷,只能含泪斩李乐……&1t;/p>

  想想都觉得浑身凉,这玩意儿不好搞啊。但没办法,当时为了糊弄李勿悲他们,牛B已经吹出去了,还能怎么办?&1t;/p>

  迎着太子殷切的目光,李乐叹了口气,问道:“我得了天授怎么样?没得天授又怎么样?”&1t;/p>

  太子嘿嘿笑道:“得了天授那自然是好的,要是没得天授,那可是欺君之罪……”&1t;/p>

  “得了!得了!得天授了!”李乐赶紧承认,欺君之罪啊,听说是要砍头的!&1t;/p>

  “……”太子后半句话没说出来就被李乐给打断了,估计憋的难受,吐了口气,很恼火的看着李乐,但还是坚持把后半句说出来,那样子显得很认真:“欺君之罪可是要打屁股的!”&1t;/p>

  李乐满头黑线,吓我呢!这熊孩子!顺手将刚刚拿起的一本书甩在桌子上,咆哮着问道:“你从哪听说欺君之罪要打屁股的!!!”&1t;/p>

  太子理所当然地说道:“我父皇说得,以前父皇考教我课业的时候我没完成,父皇说这是欺君之罪,然后就用戒尺打了我的屁股。”&1t;/p>

  你爹啊!!那是你爹啊!!李乐已经无力吐槽……&1t;/p>

  顺了顺气,李乐自我安慰的想着,熊孩子嘛,又不是没见过,就当是哄表姐家的小明玩儿啦!努力微笑着问道:“小明啊不对,太子啊,要是我得了天授,你要怎么呢?”&1t;/p>

  太子呵呵笑了,显得很开心,道:“当然是找你要长生不老方啦……”&1t;/p>

  李乐泪流满面,心说,我就知道是这样,与其让别人说出那句话,还不如自己说:“殿下可知祖龙之故尔!”&1t;/p>

  太子似乎没有听到他的话,依旧自顾自的说着:“这样父皇就不会老,不会死了,我一直都是太子,有长辈,有朋友,有老师……哦!你说什么?祖龙?秦始皇啊!他怎么了?”&1t;/p>

  李乐心里郁闷,他觉得自己和太子的思维根本就不在一条线上。老子好不容易拽一句文言,你Tm根本没认真听,这让某家情何以堪!叹了口气,无力的回答道:“没什么……”&1t;/p>

  接下来的半个时辰休息时间,伺候的内官们端上来点心茶水,两个人就关于“天授”的事情扯了半天,李乐主要给太子说的是,那就是我的一个梦,做不得真。而太子显然把这事当真了,一个劲的缠着李乐给他讲讲“仙境”的事情,李乐无奈,只能随意编排,诸如那段《加勒比海盗》,他如是说:“……在苍茫的大海上,狂风卷集着乌云。在乌云和大海之间,海燕像黑色的闪电,在高傲地飞翔……黑珍珠号穿梭在狂风与巨浪之间,感受着天地的威压,杰克船长愤怒地抽出自己腰间的弯刀,向着天空咆哮道:‘海燕儿啊!你可长点心吧……’”&1t;/p>

  ……&1t;/p>

  早上的时间基本就是这样度过的,之后又是一位法家的夫子按时过来讲解法家要义,又是一个时辰。总之,大商帝国的继承人好像必须熟识百家似的。在宫里用了午饭后,又有一位来自枢密院的老将军开始讲解战阵之道,讲的不是很深,多数都是些历史上生过的战例的粗浅讲解。对于上辈子有个特种兵朋友的李乐来说,这段讲课真的很无聊。&1t;/p>

  一直到傍晚时分,李乐才回家,这一天陪太子读书的工作算是完成了。听太子说,晚餐过后他还要陪着皇帝参与政事,无非就是皇帝批阅奏折时问一句,太子对此有何看法之类的。这算是初期开始参政,是皇帝教授太子帝王之术的过程。听这苦命的太子说,参与政事之后,他还要练习一个时辰的书法,半个时辰击剑,还要在教导他武学的老伴伴张保的监督下练习一个半时辰的内功,晚睡前必须看半个时辰的圣人大义。&1t;/p>

  李乐光是想想都觉得麻烦……&1t;/p>

  ……&1t;/p>

  &1t;/p>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冬天的火狐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永夜君王大道朝天万古神帝万域之王九星霸体诀重生之最强剑神诡秘之主我的1979修罗武神武破九荒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一起读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