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305章妙言的游历

  &1t;/p>

  &1t;/p>

  对于这样的调侃,李乐真的感到很受打击。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就是,明明有一分非常鲜美的食物放在你面前,你可以看得到,摸得着,就是吃不到,或者说,不能吃。心里就像有八只小老鼠,用柔软的爪子,不停的挠着你的心尖儿。&1t;/p>

  别提有多难受了。&1t;/p>

  结实的身体压在永安身上,永安的双目便有些迷离了,情不自禁的伸出玉手,拍了拍他肌肉分明的背部,有些遗憾的道:“好想‘小三郎’这条祸根的,可惜还不是时候。三郎,今日我便要走了。”&1t;/p>

  李乐非常无赖的在她胸膛前拱了拱,闷着嗯了一声。&1t;/p>

  永安道:“可是好舍不得三郎的。”&1t;/p>

  李乐伸出舌头,轻轻挑逗的她的小葡萄,道:“那就别走了呗。”&1t;/p>

  永安轻吟一声,微喘粗气,道:“不行的,昨夜跑来见你已然是大不该了……嗯~!别使坏了,把你的爪子拿开~!再这样我可生气了,别这样……啊嗯……啊……”&1t;/p>

  李乐心里好笑,这就是嘲笑本公子的下场!&1t;/p>

  女人啊,为情所动,为欲所开。&1t;/p>

  一番折腾之后,李乐在素梅的服侍下穿戴整齐,永安懒懒的自身后将他抱住,轻声道:“好不容易姓梅的不在,就不可以多陪我一会儿吗?”&1t;/p>

  李乐叹息道:“要不你今日别走了,等我忙完事情之后,就回来陪你。”&1t;/p>

  永安就轻笑着将他推开,道:“好啦好啦,瞧你一脸为难的样子。先去忙你的吧,我又不是不知事的女人。但是今天,却必须要走的,就这么明目张胆的留在秋名山,父皇那里只怕不好交代。”&1t;/p>

  李乐转身,轻轻吻着她的额头,温柔的拍了拍她的脸颊,道:“就知道永安最懂事了,在京城等我,等风头过了,我就回来找你。”&1t;/p>

  永安嬉笑,一把将他推开。却正好撞在了为李乐整理衣服的素梅怀里,两团软~肉的挤压,让素梅忍不住轻哼一声。&1t;/p>

  李乐整了整尼料大风衣,哈哈笑了一声,道:“走了,今天的事情有的忙了。”&1t;/p>

  说着话,给永安做了一个飞吻的动作。然后便转身出了厢房。&1t;/p>

  刚刚出了桃花庵,早已等候多时的唐开山便迎了上来,手里拿着一叠文书。一直说道:“大督帅,朱八世子有关秋名山开张到如今的收入结果,总结后已经送过来了,总计是纯利八万四千两。”&1t;/p>

  李乐微微点头道:“留下一成垫底,其他的送到千里赛。”&1t;/p>

  唐开山应了一声,将这页的文书拿开,继续道:“还有一分从京城文书,是辑寇司要打官司,听说都已经上报到至尊爷那里去了。这是刑部叫大督帅过去问话的文书。”&1t;/p>

  李乐轻笑道:“别管,由着他们去折腾。刑部向来跟大理寺走的近,本督帅要是过去了,肯定又是一堆麻烦。这些事情太子殿下会摆平的,跟玄衣无关。倒是那件私事查的怎么样了?”&1t;/p>

  唐开山为难半响,才道:“妙言大师自去年腊月出了洛最城之后,到现在还没有了任何消息。”&1t;/p>

  李乐疑问:“哦?怎么会这样?”&1t;/p>

  唐开山道:“这也是属下近期才打听到的,妙言大师最后的行止便在河南地界的一座小县城里,离着洛阳城不远。听说他在那里住了一段时间,离开之后便再也不见踪影了。”&1t;/p>

  李乐叹了口气,道:“便就这样吧,将外面散出去的人手都召回来。本督帅不能因私废公,你以六率府的名义,给河南当地衙门打声招呼。若是现了妙言的行踪,让他们尽快通报。”&1t;/p>

  唐开山道:“属下知晓了。”&1t;/p>

  李乐微微点头,道:“还有什么事吗?”&1t;/p>

  唐开山展开文书,瞧了瞧,道:“再有就是,相如先生来文函,说,去年新入一万五千名玄衣,基本算是训练完成。问大督帅,什么时候开始实战特训?”&1t;/p>

  李乐道:“回文,让相如先生与顾井然尽快筹备,下月中旬便开始,为期五个月的特训。顺便通传朱八世子,叫他尽快赶往千里寨,先与顾先生一起,熟悉钱粮之事。特训开始之后,钱粮一应事物的调动便由八世子来执行。”&1t;/p>

  唐开山拿出玄衣特拱的铅笔,匆匆在本子上记录,写完之后,便问道:“属下过问一句,关在大牢里的司将门什么时候放出来?”&1t;/p>

  李乐道:“特训开始之时,便将他们放出来,总要他们来带队执行的。”&1t;/p>

  唐开山道:“属下明白。”&1t;/p>

  ……&1t;/p>

  李乐担忧妙言的近况,所以在正月初,玄衣的事情基本理顺之后,便叫人去打听妙言的行止。&1t;/p>

  而如今,妙言又在哪里?&1t;/p>

  他正在一座暗无天日的牢房里,还是一座山贼的牢房。&1t;/p>

  从去年离京,瞧着惨不忍睹的灾民,他一路上用自己浅薄的医术救过不少人。在自己学识范围内的,他会医治,而自己完全不懂的,他会劝告那些人,还是找个有本领的大夫吧。&1t;/p>

  一路走,一路看,一路琢磨。他懂得了人间悲苦,生死离别。&1t;/p>

  但他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刚刚离京两天时,他便看到,有一个难民,拿着一把镰刀,悄悄的将自己阉割了。&1t;/p>

  只是因为听说宫里正在招人,听说,进了宫就能吃上饭。所以,那难民才会如此行事。&1t;/p>

  这样的惨事不知道生了多少,更有甚者,妙言在渐行渐远的路上,瞧见了有人一边啃着死人骨头,一边哭眼泪。&1t;/p>

  只是刚刚离京的第八天,妙言那十两银子的盘缠钱已经全部施舍给了那些难民,自己分文无有。&1t;/p>

  于是,他决定向南走,因为南方富有。想必不会有这些事情了吧。&1t;/p>

  在路经洛阳时,他看到了满城繁华,于是天真的和尚想化些钱粮,去帮助流离失所的灾民。&1t;/p>

  很可惜,那些富商豪门,宁愿纸醉金迷,也不愿意拿出哪怕一文钱去救助那些灾民。&1t;/p>

  嘲笑他道:“你又不是朝廷,灾民与你何干?”&1t;/p>

  这世间的人已经薄凉到如此地步了吗?哪怕每人捐一文都不愿意吗?佛说普渡世间,可世间全是修罗,又如何普渡?&1t;/p>

  不全是修罗,至少在离京时,他瞧见了净安侯府的施粥铺子,也瞧见里其他勋贵人家的铺子。至少,这世间还有善人的。&1t;/p>

  面对如此窘况,竟然有个老道十分善心的过来劝他,道:“看你就是个新手,想骗钱应该有所套路的。像你佛家喜欢用前生今世说法,你便用这套来吓他,说些佛家典故,诸如,今日你所食者之牛羊者,为你前世之父母,今日你所娶妻妾者,为你之后世之子女。”&1t;/p>

  “吓一吓他们,然后再以此为理论,假意的念上一段佛经,说是可以化解这般宿命,管教你金银无数。”&1t;/p>

  妙言微微一笑道:“心慈只修这一世,何谈恫吓来修佛?我若这般骗他们,以后还有什么颜面去见我佛如来?”&1t;/p>

  那道人叹息道:“不可教也!”&1t;/p>

  妙言就道:“你是个好道士,因你为我指了路,虽然这条路是走不通的路。”&1t;/p>

  道士便答:“我十岁时家逢大难,一家人都死光了,后来当过和尚,也当过道士,还当过阿訇,什么骗钱我做什么。”&1t;/p>

  “当年的厉害时,武林大豪,江湖名宿,达官显贵都是我的信徒。后来被人点破,才落得如今似这慌慌之犬。但我从不吝啬教导后辈,我便觉得,这是我的功德,你以为然否……”&1t;/p>

  妙言与那道士相处一个月,然后在某个清晨,不告而别。&1t;/p>

  他继续向南走着,看过了风花,也瞧尽了雪月。知道了红尘,也明白了善恶。&1t;/p>

  直到,他遇到了一伙山贼,他的云游便戛然而止。&1t;/p>

  没有半点武功的妙言,只能任由山贼们施为,然后便被押进了一座暗无天日的牢房。&1t;/p>

  进了牢房之后,妙言便有些惊喜的现,这牢房里竟然还有一个和尚。只是这个和尚已经很老了,老到妙言感觉到他随时都会死去。&1t;/p>

  但不管怎么说,在这满是虎狼的地方,能见到一个出家人,妙言便觉得心里安宁。所以,妙言时常找他说话。可惜,这个和尚实在太老了,耳聋的厉害。不管妙言说什么,老和尚只是面带微笑的瞧着他,并不回言。&1t;/p>

  过段时间过得太久,只有妙言一个人在自言自语。说得多了,妙言便有些随性,就开始讲一些有关自己的事情,说他小时候在大觉寺的生活,说他的好友李知安给他讲的那些故事,说他喜欢的那个姑娘。&1t;/p>

  如此种种的事情讲给老和尚听,老和尚依旧微笑着听他说。只是妙言没有现的是,老和尚在听他讲完那些事情之后,目光中的笑意更加浓烈。&1t;/p>

  最近这几天,妙言的心绪开始变得烦燥。时常在牢房里来回度步,总是焦燥不安的看着牢门外。&1t;/p>

  从昨日开始,妙言变得沉默寡言,再也不与那老僧说什么。清晨开始,妙言便一遍又遍的开始念《心经》。&1t;/p>

  不知念了多少次:“观自在菩萨……”&1t;/p>

  &1t;/p>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冬天的火狐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永夜君王大道朝天万古神帝万域之王九星霸体诀重生之最强剑神诡秘之主我的1979修罗武神武破九荒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一起读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