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635章 海贞如

  新武皇帝拔高声音,继而咆哮道:“你们告诉朕,这是为什么!这样的能吏,干员,生生的被你们糟蹋了十八年!大商的天下到底烂成了什么样子,你们这些站在这里的堂上官难道都是尸位素餐之辈吗!?你们告诉朕,这到底是为什么!”

  “告诉朕,还有多少像海贞如这样的官员,因为在这官场上的格格不放,被你们排挤的?你们告诉朕,还有多少!若是一般人,就算是原本有这热血报国心思,整整十八年早也把这样的血性给磨没了。”

  “若非海贞如性情坚毅,他这个时候早已意志消沉,过着醉生梦死的日子。亦或是与那些贪官污吏同流合污了。你们告诉朕,还有多少人就这样被你们生生的被埋没了?他们现在又在哪里?过的怎样?你们知道吗!?”

  “孙立清,你是景和九年的进士,你比还海贞如还晚一年,为什么他只当了个县令,而你却可以明明煌煌的站在这,挤身八大阁臣?是他的政绩不如你?还是他的本事不如你?以朕看,那是他钻营的手段不如你!”

  孔立清满头是汗,突的跪倒在地:“臣惶恐……”

  “我大商除大典大祀之外,便无跪拜之礼,孔爱卿啊,看来你还有一点比海贞如强。你的骨头,比他软!”

  新武皇帝淡淡的扫了他一眼,继而沉声问道:“所以,朕破格提升海贞如为京兆府,以偿他十八年的劳苦,有错吗?”

  朝臣们齐齐躬身:“至尊英明……”

  新武皇帝深深吸了口气,继而言道:“像海贞如这样的官员还有很多,他,只是开了一个口子。朕会一一将他们都提拔起来的,他们,才是这大商的栋梁!退朝!”

  说完这话,新武皇帝龙袍一摆,龙行虎步的离开。

  随着张保一声:“龙休眠,大朝会散!”

  朝臣们缓缓退出了太和殿。

  走在最后的相与次相,不期然的遇在了一起。

  彼此笑着拱拱手,相互间很是和睦。

  林惟中道:“伯纶贤弟,至尊今日之言振聋聩啊。”

  孙伯纶道:“惟中兄所言及是,大商积弊已久,若再下下一记猛药,只怕有难言之祸。当今至尊实为明主,年少之资便有中兴之相,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林惟中道:“确实可喜。”

  在这之后,两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过了一会儿,林惟中道:“伯纶贤弟久不入朝,为兄倒是觉得紧弟有些生分了。却不知,伯纶贤弟可有随至尊鼎革于世的想法?若是如此的话,惟中定随贤弟之尾后。”

  孙伯纶叹了口气,看起来有些落寞的道:“老了,弄不动了。亦不敢再参与到这样的大潮当中,只能以惟中兄马是瞻。”

  “呵呵,伯纶贤弟过谦了……”

  两个老狐狸彼此交谈几句之后,出了殿门,轻一拱手,然后就此散开了。

  ……

  有关提拔海贞如的事情,在这一天内传遍了青龙坊的各家勋官贵戚的门庭。

  镇国公府内,在当天下午便聚集了各家在京的掌权人,稀稀落落的集中在了国公府的前厅之内。

  “新武皇帝这是在搞什么?海贞如又是个什么无明白?京兆府这个位子,咱们可是花了大价钱的,凭什么让他一锤子给砸烂了?”

  “就是,没有咱们贵戚门庭,还有这大商的天下吗?新武最近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也不看看是谁跟他站在一条线上的。”

  “什劳子玄衣禁军咱们就都认了,毕竟他们朱家都喜欢玩儿这一手,可这坏了规矩的事情咱们便不能忍了,各家公爷都带个头,咱们进宫跟皇帝好好说说这事。”

  纷纷乱乱,各家说各家的话,搞的坐在上位的韩松年很头痛。

  一个长者看不过眼了,

  站了起来,摆了摆手压言道:“你们都静静,听听韩家主是怎么说的。”

  然后这轰轰乱乱的声音才得以平静。

  韩松年无奈的叹了口气:“你们啊,吵吵吵的,吵什么吵?新武皇帝干这种事情不是应用的节奏吗?拿海贞如样的所谓青天出来当个人样子,糊弄一下那些屁都不懂的小民,证明他有多英明,这不是很正常吗?你们怕个什么?还进宫谏言,你们是怎么想的?一群白痴!”

  “海贞如,就跟我家那个人样子一样,除了装装门面,有个屁的用处?还劳动你们兴师动众跑来跟我商量?净安侯家也是勋贵,李知安更是皇帝的狗腿子,他慌了吗?他都没慌你们慌什么?”

  听到这些话,其他人等也觉得自己有些小题大做了,于是一个个的都觉的十分尴尬。

  那长者道:“主要是李知安跟英王府,以及皇帝是穿一条裤子的,所以大家都觉得这事不好弄啊。”

  韩松年轻笑:“李知安还操公主呢,皇帝说什么了?你们的胆子到底有多小啊?我一个乡下人都看不起你们。一个人样子就把你们吓成这样?唉,难怪你们害怕,可以理解的,先前日子呀,玄衣卫杀人太多了,参与夺位的勋贵人家都被杀了。这样便把你们的胆子给吓破了?你们的祖上,要么文臣顶尖,要么武将一流。哪一个不是非凡绝艳之辈,怎么到了你们这里就怂成了这样?一个京兆府的人样子就让你们失了分寸?让给新武有什么大不了的?”

  他这样说着,勋贵们便都沉默了。

  过了半晌,宁昌伯冯成余说道:“可我家花钱了……”

  他这话还没说完,韩松年直接打断:“我家还花钱了呢,走的是孔立清的路子,你有我家花的多?”

  一句话顶的宁昌伯无话可说。

  这是生在新武元年三月十四日的事情,对于朝臣与勋贵们来说,海贞如就任京兆府不过是一场小小的波澜,然而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小小的波澜之后,还有更大的波澜在等着他们。

  ……

  新武元年,四月初二。

  宜:沐浴祭祀捕捉栽种

  忌:嫁娶入宅合寿木

  正午,天气晴朗,万里无云。

  京郊以西三十里,一队十来人的队伍正向着京城方向而来。

  这十来人的领人物是个年过四旬的黑脸汉子,幽黑的脸上尽是皱纹,骑着一头驴,正手拿书卷,摇摇晃晃的打着瞌睡。

  他左近有四个相近之人,两个武夫骑在马上,两个书生则如同他一样骑着驴子,相互间簇拥在他身边。

  而其他人则是仆役,挑着他为数不多的行李,随在这五人身后。

  打马在前的那个粗狂武夫便在这个时候叫了一声:“海大人,就要到京城咧。”

  他的语气当中带着浓浓的甘陕腔,却显得轻微的松快了些。

  护在中央的海贞如这才陡然而醒,睁着迷离的双眼看了看周围,这才展颜笑道:“这就快到了啊,马壮士,这一路上谢谢你了。”

  “谢撒呢。”打马在前的汉子洒然笑道:“森刀万马里脊侯,饿们跟玄衣似一路滴,保护槽廷命官,不似应该滴嘛。老大人有撒可谢滴呢。”(谢啥呢,神刀万马李家侯,我们跟玄衣是一路的,保护朝廷命官,不是应该的嘛,老大人有啥好谢的。)

  海贞如沉重的摇了摇头,道:“这一路上,想要海某命的人实在太多了,若非万马堂以及玄衣的诸位,海某怕是早已寒了尸。谢你们,是没错的。”

  “海大人说哪儿领的话?”那汉子道:“杂西北滴汉子哪一个不念海大人滴好?前年呢,要不似海儿大人,靖绥县早奏被蛮子给攻破咧,七八万人咧,说不定就死了,海大人似饿们西北滴救星尼,你舍饿这话舍滴对

  不对?玄衣滴这位兄弟?”

  (海大人说的哪里话,咱们西北的汉子哪一个不念海大人的好?前年,若不是海大人,靖绥县早就被蛮子攻破了,七八万人呢,海大人是咱们西北的救星,你说我这话说的对不对?玄衣的这位兄弟?)

  另一个身穿短打扮的武夫面色苍白,他的年纪也不过十八九岁,衣襟内若隐若现的缠着绷带,言道:“战雷兄所言不错,若非海大人,七八万的百姓怕是就要被鞑子杀光了,海大人称一句万家生佛也不为过。”

  海贞如沉沉叹了口气,合上书本,言道:“还是死了好几千人呐,他们本不该死的……沐校尉,玄衣卫海某几年前是接触过的,都是少年人,但锐意十足。有个叫古彻的曾在靖定县与还某见过面,他如今如何了?”

  沐长春轻笑一声,答道:“古司将啊,他是牧戈卫的司将,指挥使是大姐头王舞。海大人与古司将见过?”

  海贞如沉沉点头:“嗯,见过,也见过那个见人就想拔刀的小女娃,她当时差点斩了海某。”

  说完话话,海贞如又是一声冗长的叹息:“当今至尊步子迈的太大了啊,稽查天下,看起来很美好的事情,然则……”

  他摇了摇头:“太过,锋芒毕露。”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冬天的火狐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永夜君王大道朝天万古神帝万域之王九星霸体诀重生之最强剑神诡秘之主我的1979修罗武神武破九荒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一起读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