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671章 大事情

  接着她不愿意再去想这些事情,那会让她感到害怕,于是转开话题道:“今天七夕呢,三郎给梅姐姐跟孙小红都写了情诗呢,还写的很好。就不给我一吗?”

  李乐轻轻抚摸着她的背,笑道:“我就在你身边,温温柔柔的抱着你,每一次抚摸,都是我对你的迷恋与炽热,只有你,才会让我忘了尘世的喧嚣,只有你,才会让我忘了满身的杀戮与血腥,只有你,只有抱着你,我的心才舍弃浮躁,变得宁静。”

  他柔柔的,这样说着。

  永安安安静静的伏在他的胸膛,听着他有力的心跳。

  有风,从阁楼的窗户里吹入,卷起层层纱帘。

  两个人依偎在一起,永安闭着眼睛,轻轻念叨着:“三郎,你真好。”

  李乐不说话,搂着她,只是在享受着这一刻心灵上的宁静,以此来平定他此时内心的恐惧。这样平静的日子,会让他的心情慢慢沉淀下来,然后未来将会一无所顾的去面对那些可怕的敌人。

  “七夕呢,牛郎织女一年一相会的日子。三郎啊,这世上的悲剧为什么这么多,两个有情人,却因为王母娘娘的一旨法令,只能在一年中固定的日子里相见,这一年当中,他们是如何思念彼此啊。”

  说话的同时,永安将他的脖子搂的更紧了,似乎是在为这样的爱情而感到悲伤。

  “少来。”李乐哈哈笑道:“王母娘娘鬼精鬼精的,她才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吃亏呢。”

  永安直起身子,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李乐道:“你想啊,天上一日,地上一年。织女住在天上,睡一觉一年过去了,然后就看到憋了一年的牛郎兴致勃勃冲过来把她按倒在床上,鹊桥相会嘛,除了那点事情还有什么?所以说,占便宜的还是织女。”

  永安被她逗乐了,没好气的打了一下他的胸口道:“就你这淫贼才能想到这种事情,难道他们就不能彼此相见之后说点别的?”

  李乐笑道:“当然会啊,比如喝了一口茶的功夫,牛郎便开始与织女谈理想,谈人生,谈谈自己在人间的事情。”

  永安奇怪问道:“这是为何?”

  李乐哈的一声笑,直接将她抱起来,向着阁楼的上的软榻上走去,道:“因为牛郎只有喝一口茶的本事。”

  永安愣了一下,接着这他这样的荤段子逗的连声的娇笑,说着:“你这人就是不正经”的时候,李乐已经将她放在了软榻上,深深吻了她一口,轻笑道:“我比牛强张多了,至少十二个时辰都不用跟谈你人生理想……”

  说着话,他已然脱去了永安裙下的亵裤,而他自己,则在那身白衫之下什么都没穿。

  “三郎最近……很暴躁呢,有些粗鲁……”

  “嗯……”

  李乐这样的回答着,撩起衣摆,便要进入。

  却在此时,阁楼下方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李乐皱眉,停止了动作。

  便见素梅急惶惶的上来,手里拿着一封文书。

  “公子爷,递急报……”

  她上来时自然也是看到了两人的情况,面带桃花的说出了这句话。

  李乐直起身子,从她手里拿过文书,展开来看了看,眉头便深深的皱了起来。

  素梅的目光却一直盯在白衫下那还在凸起的地方,虽然已经领略过很多次,但此时不还是不由得面色潮.红。

  她在这个时候,她的耳边传来李乐轻声自喃:“麻烦啊,怎么所有的事情都拧在了一起……”

  ……

  亦在同一时间,京兆府衙,内堂。

  红泥小炉下,一壶茶,两个茶杯,一张棋般,两人对弈。

  顾井然轻轻将白子落在棋盘,微笑道:“府尊如今身得高位,当今至尊又对府尊信任有加,何不将家小一并接来?也让夫人与公子们过两天好日子。”

  海贞如闷笑一声,顺手将黑子落入盘中:“国事未平,何以为家?”

  说到这里,他将旁边的茶杯拿起,喝了一口杯中茶,接着道:“老夫平生不二色,老妻操持有道,妇德无亏,淮安老家双亲已然故去,家中有三亩薄田,够老妻与三个孩儿吃喝了。若将他们接到京中来,只怕这慕慕繁华会迷了三子眼目,不知进退时,变得如京中纨绔,那时该当如何?倒不如让他们安稳在家,潜心耕读为好。”

  &nbsp

  ;顾井然点了点头,抓着白子的手始终未曾放下,皱眉思索着棋中局势,嗯了一声,道:“府尊所言却也有理,京中繁华,容易让人眯了眼……只是府尊大人有没有想过,以大人如今身份,虽未入阁,却基本已有阁臣之实,孔立清想必用不了多久便会倒台,至时候大人很可能会领刑部尚书衔,知京兆府,入阁为相。如此圣眷正隆,家中三子面对如此局面,还能安稳否?”

  这话说完,顾井然将白子轻轻放下,又笑道:“这局已吃定大龙,再落一子,学生合该赢了。”

  海贞如举着黑子,皱着眉头,过了良久才道:“粉身碎骨浑不怕,惟留清白在人间……李知安这诗写的很好。嗯,家中老妻惟海某人此生最敬重之妇人,她早年是一个江湖女侠,当年海某上京赶考,路遇强人,若非她舍命相救,只怕海某人早已是枯骨一堆。”

  “她为海某诞下三子,她的品格与操守,海某人还是相信的,家中三子,虽经年未见,海某疏于教导,想必但有老妻在家乡照看,即便海某人得居高位,任由别有用心之人进行腐蚀,我家三子也不会就此沉沦……哈,顾先生,你输了。”

  言论,海贞如点子棋盘,直接截杀,反败为胜。

  顾井然看了半晌,苦笑着摇了摇头,投子认负:“太贪心了啊,只顾着吃大龙,却忘了下角处的疏漏,输的不冤……”

  接着他又笑道:“家有贤妻,男儿何愁不做横事……但不管怎么说,海大人,别让尊夫人太受委屈,你的荣光,有她一半,接近京来,至尊的三品诰命便是在为尊夫人准备的。”

  海贞如皱着眉头,心情并不如何愉快,只是沉沉点头道:“老夫自理会得……”

  却在此时,幕僚景伯素急急的将房门推开,惊叫道:“大人,出事了!”

  顾井然与海贞如两人都是一愣,瞧着景伯素手里拿着的那封文书,接着赶紧站起身来。

  海贞如连忙将文书接过,打开之后细细看过,接着苦涩的摇了摇头。

  并不多说什么,将文书递给了顾井然。

  顾井然接细细看过,接着有些愣神的喃喃自语:“怎么会这样?”

  接着悲从中来,十分痛苦的捂住了心口。

  海贞如萧索的叹了口气。

  “没想到啊,孔相还未下,穆相却倒了……”

  ……

  玄总衙,左督都办公厅。

  莫惜朝温和的声音回荡在厅堂内。

  “你的心情我能理解,看着别人都出去了,你急燥也是情理之中,但毕竟你现在伤势未曾痊愈,而且上次的大战已经让你伤了根本,若是再折腾一回的话,怕是神仙难救。听龙二先生的话,安心静养才是要紧,往后这样的场面还会有很多,自然少不了你的。”

  刘七嘿嘿笑着道:“可是大哥啊,我现在觉得自己已经好利索了,能吃能睡,真力运行毫无阻碍,没有感觉到伤到根本啊。总是这么闲着,我感觉自己身体都生锈了。”

  莫惜朝笑着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龙二先生是医家圣手,以医道而论,这世上只怕无人出其左。就算是那位‘天下第一神医’的梅大先生,或许也只是在药理上强龙二先生一点,至于其他的就很难说了。既然龙二先生说你还需要静养,那你还是听他的比较好。”

  刘七的脸立刻苦了下来,道:“依着龙二先生的意思,还要静养整整一年,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大哥,给我动手术,救我命回来的是洛姑娘,我还是比较信她的。这些日子,洛姑娘在宫里为永庆帝姬调养,我一时也没法子见到他,你能不能让大督帅进宫的时候帮我问问?说不定用不了这么长时间呢?”

  莫惜朝摇了摇头,道:“洛姑娘的一身医术传自龙二先生的,问了结果也是一样。呵呵,阿七啊,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放心,没事的,你不在的这些年,棘蛇大多数事物都是卫元昌在处理,有花想容配合他,出不了什么问题的,你多心了。”

  刘七苦笑着摇摇头,道:“没法子作事情,平日里还被棘蛇的那帮下属们当神一样的供着,实在是感觉心里不得劲啊。”

  莫惜朝失笑道:“用知安的话来说,你现在是他们的‘精神领袖’,只要有你这位被鱼大先生称之为‘刺客之神’的人在,棘蛇使挥使所有人都会奋勇向前。所以说,阿七,你的价值是无法估量的。”

  “可是……”

  刘七还要说什么时,却听到门外有玄衣道:“督都,今日小朝会的议程文书出来了,至尊已然命要送了过来,至尊说,事件太过突兀,请督都着情处理。”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冬天的火狐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永夜君王大道朝天万古神帝万域之王九星霸体诀重生之最强剑神诡秘之主我的1979修罗武神武破九荒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一起读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