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四十二章丰州新政(中)

  “主公,您改军制了?”岑天时这几天忙的不见人影,好不容易在刺史府出现却忽然追着李玄清问道。

  “对啊,我已经下令天策军整编成三个都和若干个独立部队,调整编制,重新制定军阶,完成战力整合。”李玄清放下手中的天策军整编报告,发现岑天时站在自己面前,蓬头垢面,神情疲惫,忍不住大惊道:“先生这是怎么啦?生病了?”

  岑天时这时候却没在意这些,而是一本正经道:“现在宣布天策军的旗号是不是太早了点?我们现在手里可是没什么本钱啊?万一引起灵武军北上和天德军夹击我们,我恐怕我们应付不过来啊。”

  李玄清站起身来给他泡了杯茶,然后给他按在座位上,笑道:“我只是内部通报,并没有公开打出旗号。先生放心,这个时候我们第一是发展民政,积蓄实力,其次是灭掉天德军,把整个后套地区收入囊中,避免有后续之患。”顿了顿,继续道:“我已经开始剿匪了,先生到时候安排人和后勤部左天成对接,及时接收物质和俘虏,安排好后续事宜。”

  “主公心思缜密,天时佩服,会安排好人手对接的。”岑天时点点头,忽然一拍脑门,笑道:“差点忘了正事,刺史府安排监控丰州三大家族的人回来报告,张家和李家最近一直在暗中和东部的天德军暗通曲款,我们要加紧时间防备啊。”

  李玄清笑了笑,这件事玄影卫早就报告,也已经通知徐天翔戒备了,之所以没动他们,就是想打个措手不及而已。不过倒是可以做点别的文章了。

  “先生,我的计划书上写的关于土地买卖和农税这一块有没有什么头绪?”李玄清想了想,决定先给这两个家族添点堵,这样才会更真实一点。这两个家族,李家山是当年天德军创始人李经略的后人,张家就是现在天德军统帅张敏家族的一支。这两家不喜欢李玄清的到来也是情理之中。

  “天时已经想过了,农税自有田按照田亩对田主收税,初步定在四成,具体的会按照每年的年景相应调整。外来人口和没有自有田地的本地百姓都可以向刺史府申领开垦名额,按照每人不得超过十五亩的计划制定,农税四成,加上一成的租赁费,种满三年以后,田地归开垦人所有。另外荒芜超过一年的土地,刺史府和三城衙门会负责收回,分配给无地或者少地人耕种。严格土地买卖,刺史府组织人员全面清查三年内土地买卖情况,对于强买强卖的一律强制退回,对于土地买卖征收五倍的重税。”岑天时理了理思绪,把自己这几天整理出来的大体说了下。

  “很好,刺史府马上制定细则,划分开垦区域,重新丈量土地,重点查处张家和李家的土地,给他们个教训。”李玄清点点头,笑道:“三大家族剩下的慕容家族什么反应?”

  岑天时本来听到李玄清的话想要说什么,但是想了想还是没问,既然李玄清准备这么干说明前线已经做好准备,八成徐天翔已经布好了口袋就等着天德军钻呢。对于失去了丰州的天德军余部,岑天时可不看好那几千人的鱼腩部队。

  不过听到李玄清问慕容家族的事情,顿时来了兴趣,笑呵呵道:“这慕容家族和其他两家不一样,他们是以经商为主,慕容家族传说是栗特人的后裔。前几天慕容家三公子还来刺史府找过主公,只不过没得到主公指示,所以被天时挡了下来。”

  “栗特人!”李玄清嘴里念叨几句之后,忽然眉头一展,笑道:“既然人家都上门求见了,咱们不见岂不是有点失礼了?再说我们是外来户,要不是带来了几万百姓,说不定真要采取突然手段镇压这些地头蛇了。我听说栗特人不是很喜欢贩卖奴隶吗?我就跟他做点生意。”

  “主公的意思是?”岑天时被李玄清最后一句话吓了一跳,连忙站起身来问道。在他这样的读书人看来,贩卖奴隶可是大罪,不打压就不错了,怎么还拿这个和栗特人做生意?

  李玄清嘴角泛起一丝笑意,道:“先生多虑了,我说的是让栗特人想办法从中原其他地区给我们输送人口,怎么会祸害自家兄弟姐妹?”解释完这个后,继续道:“农税和土地买卖的事情你马上安排发布刺史公告,我已经安排玄影卫、后勤部和直属队集中,到时候听候刺史府调遣,这是一件大事,比打败天德军还要重要。”

  随着岑天时匆匆的步伐丰州在平静了两个月之后,一场大风暴正式来临。刺史府突然发布丰州农田整治报告,在一石激起千层浪之后,开始出动军队对丰州辖区内所有大户的土地进行突击丈量,对于违法侵占他人土地事件进行血腥镇压,大量不法地主的旧账被一一翻出,为了找实证据,李玄清直接动用新成立的玄影卫,短短半个月时间,以张李为首的大地主利用乱世侵占的良田被一一吐出,本身财产被尽数罚没,主事之人被杀。

  这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刺史府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之时铁血执法,一时之间丰州、丰安、九原和永丰几个大型军镇人心惶惶,每天都有人被捕入狱,抄家灭族,后套地区刹那间笼罩在烟云缭绕之中。也就在这时候,刺史府再次出动,开始按照前段时间入籍的外来民户和本地民户进行租赁授田,鼓励拓荒。再次点燃整个丰州。为此李玄清传令各地驻军务必全力配合刺史府完成授田任务,安排民户在划定的区域内开垦民田,并制作租赁授田书,分配到个人头上,并再次强调每年农税标准。这一招彻底打乱了原本风声鹤唳的局面,不仅那些无田的人高兴,那些零散的自耕农和没有犯事的小地主在核算之后发现自己居然还能合理合法的开拓田地,顿时开始对刺史府的决定拥护起来。刺史府也借此一举扭转局势。

  而也就在此时,东线也传来捷报,徐天翔在丰安一举击溃天德军的来犯,俘虏六千人,杀死天德军主将李一全在内十八名将领,要不是李玄清严令在春耕前不要主动进攻,恐怕兵锋都已经到了天德城和乌梁素海边了。

  大队的俘虏和缴获的物资被送到丰州城,也算是暂时解决了丰州粮草吃紧的状况,岑天时依仗充足的人力,在同时组织民众春耕的同时,开始安排第二部计划,一口气开工兴建了包括石炭开采、李玄清盗版的蜂窝煤制作、坩埚炼铁、煮盐、羊毛纺织、瓷器作坊等在内的八个大型手工作坊。这家伙典型的工作狂,要不是李玄清一再提醒,估计这家伙还想把重修驿道这些事情一起做了。

  为了调动俘虏的积极性,岑天时想出了一个绝招,只要是认真干活没有犯错的,三年以后还他自由并且允许他们在丰州落籍为民,享受丰州刺史府颁布的一切政策。这个办法一出顿时让原本没有丝毫生气的三个后勤俘虏营一下子干劲十足,这年头谁想当奴隶?再说丰州的政策他们可是见到的,所以这些俘虏甚至不需要人去催,自己主动加快了进入,很多俘虏营负责的项目居然提前完工,以至于岑天时跑到后勤部找到左天成要求改善俘虏待遇,让左天成这个后勤部指挥使哭笑不得之余也开始认真考虑俘虏的问题了。

  不过丰州在李玄清和岑天时这两个最高首脑的指挥下,工农业开始红红火火开端的时候,被岑天时挡了好几次的慕容家族的人终于见到了李玄清。

  “启禀主公慕容家族三公子慕容瀚海和女公子慕容飞雪求见。”就在李玄清翻看徐天翔送来的军报时,岑天时忽然带着两个人走了进来,对着李玄清施礼道。

  李玄清原本没听清,所以自顾自的看着军报,对岑天时道:“先生请坐,我马上就好。“不过话还未说完忽然想起了,抬起头来,却见映入眼帘却是一男一女,愣了愣,随即笑道:“慕容公子来了,玄清军务繁忙,失礼了,还请不要见怪。”

  “李将军少年英雄,长安一战,能够和天下第一的李存孝平分秋色,不分高低。执掌丰州又是威震河朔,镇压异己更是铁腕无情,我等商家小民哪里敢当将军自责。”一旁的慕容瀚海没有说话,倒是他身边的慕容飞雪开口了,声音清脆,犹如黄莺出谷,但是说的话却是一点也不客气。

  这句话一说出口顿时满场的尴尬,慕容瀚海暗自横了一眼自家妹子,今天是来求人家办事的,你可倒好,一句话给人家堵回去了。都知道人家是铁腕无情你还敢去老虎头上扑苍蝇?万一眼前这个年轻的不像话的人给慕容家也来一手,难道要和张家李家一样吗?

  所以他急忙站起身来,对着李玄清躬身一礼,道:“舍妹年幼,说话没分场合,请将军千万不要怪罪。慕容家对将军执掌丰州没有丝毫异议,前些时日就曾托岑刺史转达,今日特来拜访,并送上贺礼一份,请将军不要嫌弃。”说完从袖子中取出一份礼单双手呈上。

  李玄清倒是没有见怪的意思,只是觉得眼前的这个慕容飞雪有点眼熟,可是这一世李玄清原本就生活在灵州的最底层,说实话根本就没见过几个女人,难道是前世?

  这个念头给李玄清吓了一大跳,连忙细细打量起这个慕容飞雪,栗特人本来就是西域血统,这个慕容飞雪年纪虽幼,但是长得却是很好看,而且不同于中原女性的温婉,反而带着丝丝的彪悍,活脱脱的一枚小辣椒。

  岑天时见到李玄清眼神虽然盯着慕容飞雪,脸色变幻不定,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呢?连忙走过来接过慕容瀚海手中的礼单,笑道:“三公子客气了,我主虽然年幼,但是行事极具章法,不论是政务还是军务,都是颇具见解。慕容家族虽然和张李并列,但是并无劣迹,我主公怎么会怪罪呢。”

  这句话也算是把李玄清拉回现实,笑道:“先生说的是,慕容家族对丰州还是有功的,刺史府和我本人不会有任何偏见,本将在此还希望三公子能够多为丰州建设出力呢。”

  “将军的话似乎是说岑刺史刚才夸赞的话您没有意见?难道将军不曾听说为上者要懂得谦虚吗?还是说将军不是世家子弟,不懂得谦虚礼让吗?”慕容瀚海尚未开口,被李玄清刚才的眼神盯的浑身不自在的慕容飞雪再次开口,依旧和之前一样,话锋犀利,竟是不给李玄清留一点情面。

  “慕容小姐莫非对本将有偏见?还是之前得罪过你?本将是不是世家子弟和小姐没有什么关系吧?”李玄清有点莫名其妙,这丫头今天似乎就是针对他来的。

  这句话依旧有点强硬了,慕容瀚海暗自后悔今天把自己的这个妹妹带来了,眼前的这位李玄清威势太强了,只是稍微变换了一下语气,他在底下就根本撑不住,所以连忙上前赔罪道:“将军恕罪,舍妹的话也是无心之失,请将军切莫生气。”

  岑天时眼神中泛起一丝笑意,对李玄清笑道:“主公就看在慕容小姐是个女流之辈上不要和她计较吧。”顿了一下,对着慕容瀚海肃然道:“三公子,本来主公今天打算和你商议帮助慕容家拓展商路和生意的,现在看来”

  “请将军和刺史大人见谅,慕容家此次确实失礼在先,明日家父当亲自摆下宴席,给两位赔礼道歉,请将军千万不要怪罪。”岑天时这句话等于直接明示了,慕容瀚海要是再不知道就等于脑残了,顿时明了人家是想和家主对话,所以暗自松了口气,也就没有怪自家妹妹的无礼举动了。

  “如此,我和岑大人明日定当准时。”李玄清站起身来,微微一笑道。

  “主公,你真的打算把瓷器生意让给慕容家族?”岑天时见到慕容兄妹走了,问道。

  李玄清知道岑天时的心思,这年头要找个真正懂商业运作的人才还真的很难,所以笑道:“先生请放心,我不会吃亏的。而且我们根本就有人手去运作这一块,所以与其勉为其难,还不如交给他们,术业有专攻。再说马上要颁布的商法典不就是为他们准备的嘛!不仅是慕容家族,这段时间你还要想办法找些其他可靠有实力的商人,后面有很多东西需要他们出面。”

  “商法典?”岑天时喃喃自语,连李玄清离开都没有发现。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你是那道光束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永夜君王大道朝天万古神帝万域之王九星霸体诀重生之最强剑神诡秘之主我的1979修罗武神武破九荒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一起读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