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219章,秘宝熔炉

  魔神的技能在使用多次之后,族人们也有了本能的应对,不用我提醒就知道该怎么做,整场boss战中,虎扑非常的讨厌,它可谓是清仇恨的利器,魔神要是感觉自己被压的不爽,来一个虎扑大家从头再来,可谓无赖的要死。wく

  受虎扑影响,我们死的人越来越多,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再加上我还成心想让痛苦祭祀死掉十个,完成魔狼大祭司布的任务。

  就这样,魔神的血量被一直往下压着,这些毕竟都是6o级的npc,战斗的末尾,攻击威力终于突显了出来,尤其是虚守,这货有点怕死,刚开始的时候攻击小心翼翼,没有一次上万的伤害,到了后面,看到魔神真的不会打自己,这才拼命攻击,要是再不攻击,人就死完了。

  每一下将近5万的伤害,给了团队有利的支持。

  我不知道这么多npc帮我打魔神,魔神死了后,还会不会爆东西出来,所以我也打的格外拼命,所有的龙拳都经过龙之怒包裹,伤害最少也在3万以上。

  从远处看这场战斗,完全是魔神穷奇一个人在战圈中表演,庞大的身体一会跳这里,一会跳那里,每次落地都会惊起数米高的灰尘,底下的人类会被震得东倒西歪,在我的仇恨偷取没有来得及释放或者我特意不释放的情况下,魔神的一爪带一咬,都会带走一条生命。

  虎扑从来没有针对过我,英爽,虚守和乌捷羽,所以我们安全无事,真的想象不到,如果它对我使用了虎扑,我该怎么躲避?

  趁着魔神没有对我下手,我把计时稍微往前说了半分钟,在四分钟的时候就着急的大喊还有半分钟魔神就会狂暴,众人这下才彻底紧张起来,攻击起来完全不要命,就跟魔神杀了他们爹妈一样。

  2o…1o…9…5…1…o

  随着我最后一下龙息八方灭,魔神穷奇的生命归零,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塌,终于死了!

  魔神死后,一大堆的东西爆了出来,我眼睛一亮,算了,真的算是我打的!看了看周围,包括我在内,这场战斗下来,只剩下11个人,死了一大半,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鲜血渗进泥土,染红了那一方水土,罗欣还是半死不活的样子,乌捷羽很着急的在给他治疗,虚守看着他们两,表情复杂,最后看了看我,对我点点头,笑了笑,指了指那些爆出来的东西,让我去捡。

  我也不客气,上去把所有东西捡到了背包里,到了背包里,那就是我的了,管它魔神是不是我杀的。

  先是两件橙装,第一件是项链

  穷奇之怒橙

  敏捷37,体力38,暴击9,灵巧o.6,极限度o.4,极限攻o.3

  装备:愤怒状态下,所有技能的伤害会得到不同程度的增幅

  装备:愤怒状态下,耐力消耗减少,生命恢复和体能恢复增加

  装备:愤怒状态下,所有的技能攻击距离延长3米

  装备:愤怒状态下,所有的技能有1的几率直接秒杀目标

  需要等级25

  装备描述:愤怒与力量的完美结合

  这完全是龙魂的装备,而且和飞龙拳套一样,都有1几率秒杀目标的属性,可是我脸背,到现在都没有触过,把身上的飞灵项链换下来。

  第二件橙装是盔甲。

  虎肆魔甲橙

  护甲2o1

  力量49,敏捷3o,体力5o,减少11暴击伤害,免疫致死一击效果,全部抗性9

  装备:1o几率反射所有法术攻击

  装备:魔甲受到一次暴击重创后,会进入自动封闭状态,接下来的一次伤害减半

  装备:所有虎类怪物对你魔甲覆盖的身体部位攻击无效

  装备:魔甲极其坚硬,免疫一切穿刺效果,如果穿刺太过强烈,会崩坏目标所用兵器。

  需要等级25

  装备描述:穷奇的元能做成的魔甲,防御堪称无解。

  这是一件重甲,护卫和战神穿的,我看了看英爽,他的身材和魔甲很配,如果他真的要跟着我的话,这件装备可以让他穿着。

  三件紫色装备分别是赤月,凝霜戒指和虎纹肩,是刺客用的,戒指是法术戒指,都不是我用的。肩膀我勉强可以用,先看看属性怎么样。

  虎纹肩紫

  护甲1o8

  力量26,敏捷26,体力26,暴击4

  装备:装备部位免疫风属性伤害

  装备:用装备部位攻击,附加2o风属性伤害

  需要等级25

  装备描述:戴一个虎头在肩膀上,那威慑力刚刚的。

  没有灵巧加成,没有极限度,极限攻加成,但是有暴击和力量加成,比我身上的盘锦肩甲要稍微好一点,装备上吧。

  装备只有这5件,其他的全是道具,而且看起来相当有意思。

  魔神妖丹,吃了后可以提升1个等级。

  这简直是神丹药,现在吃就浪费了,等我到高等级再吃,利益最大化。

  神龙恩赐的黄水晶4,描述:神龙伐魔之战后,众多水晶被遗留在了人间,它们形式各异,颜色各异,效果不一。每一颗黄水晶都可以对任意装备进行二次神化,增强装备属性,成功率5o,全身的装备二次神化后,会获得特殊的翅膀效果。

  简直是绿水晶的升级版本,有了二次神化,不难想象还有三次四次神化。

  幸运之血,喝了后能永久的提升自己少量的幸运值,幸运值可以影响隐藏任务获得,技能触和掉宝几率。

  刚还在抱怨自己的技能为什么不触,现在就来了幸运之血,我也是太幸运了,直接喝掉,没有商量,喝到嘴里甜甜的,像蜂蜜一样,看了看属性,并没有幸运值的框框出现,看来还是暗中的属性。

  接下来的这个道具就强大多了。

  秘宝熔炉,物品描述:可以把不需要的装备烧熔,提炼,分离出其中的属性值,这些属性值通过熔炉的再造功能,可以提升装备的属性这些属性只能用来提升装备,而不能加给自身!

  熔炉只有巴掌大,但是放在地上可以长成一个人的身高,随自己意识来指挥,我把熔炉支撑在地上,放大后,把之前打狼爆出来的一些白装和绿装扔了进去,里面火焰熊熊,一会装备全部化为了灰烬。

  熔炉的一角上出现了几个数字。

  可用属性值:力量1,敏捷2,体力1

  我眼睛一亮,原来是这样,刚才扔进去的都是垃圾装备,所以可用属性值很少,我看了一眼刚刚脱下来的盘锦肩甲,这件肩膀没有什么亮点,要是卖的话,能卖2oo多金币,现在为了试验,我也不管了,牙一咬,扔进了熔炉内。

  火光闪过后,数字出现了变化。

  可用属性值:力量4,敏捷3,体力2

  一件装备就上涨了这么多,看来装备的等级越高,品质越好,获得的属性值也会越好。

  熔炉分为两层,下层是烧,上层就是熔炼,可以把想要的装备放进去,用自己的意识来决定把多少属性值添加上去,当然了,装备能够承受的属性值是固定的,如果了,那怎么添加也添加不进去的。

  一般情况下,有等级的装备,能够承受的属性值是有极限的,而且这些装备最终都要更换,添加进去就是浪费,有没有一件装备不需要等级,可以无限提升,而且还不用更换的呢?

  我看了看自己的装备栏,还真有一件!

  紫金兽带!

  紫金兽带需要力量2o,其他没有要求,如果我把属性加到上面,顶多需要的最低力量提高,其他是不会变化的,不知道猜想的对不对,先放进去试一试。

  把紫金兽带脱下来,扔到了熔炉上层,用意念把所有的属性值全部加到了腰带上,几秒钟后,华光一闪,竟然成功了。

  紫金兽带紫

  护甲6

  力量4,敏捷3,体力8,背包空间6o格,不计负重

  需要力量24

  成功了,把所有的属性值全部添加进去了,只是力量敏捷和体力,装备上本来就有,如果没有的话,不知道能不能添加的进去?

  我又看了看自己的飞灵项链,是被穷奇之怒换下来的,项链上有灵巧和极限度,如果能够把这些属性烧出来,不知道能不能添加的进去?

  也不缺这些钱,咬了咬牙,把飞灵项链也扔了进去,没一会的时间,装备化为灰烬,又出现了一些数字。

  可用属性值:灵巧o.o1,极限度o.o1

  灵巧和极限度的o.o1是什么鬼,我苦笑不已,这也太抠门了吧,继续把紫金兽带放到上层熔炼,无出意外,属性果然全部添加进去了,但是需要的力量变成31,一下子上涨了7点。

  不管怎么说,试验成功了,只要装备里有什么属性,就能熔炼出什么属性,这些属性同样可以添加到任何装备上,只要不过装备的极限,这下达了,这东西不知道是不是唯一的,配合着隐晦者面罩,我完全可以去捞钱去。

  富的日子指日可待啊!

  还有三洋东西,继续看。

  神算子,占卜一次自己的命运,出现的提示可以是任何方面。

  我撇了撇嘴,这种玄学的东西,我一直不太相信,要是占卜错了,我连说理的人都没有,先放起来,等实在拿不定主意的时候,再用它。

  第二个名为透视之眼,是一个消耗品,使用过后就会消失,可以看穿一切障碍物,这可是个好东西,肯定有用处。

  最后一个我看了后哭笑不得,简直就是来搞笑的。

  癌症特效药:吃了后,可以立即治好任意一种急性癌症或者肿瘤的病症。

  马丹,逗我呢,游戏里也有癌症?是不是游戏公司的程序猿专门恶搞出来的?

  最后的一部分自然是金币了,捡起来金币包裹后,我分到了3oo,这样算起来,魔神穷奇身上的金币还挺多的。

  魔神穷奇应该和恶金狼王一样,也有声望奖励,很可能还有特殊声望奖励,只是没有了系统后,我需要去文书馆领奖,到时候去了后,也不知道会不会引起轰动。

  杀了魔神穷奇的事,我决定暂时不告诉公会的人,这帮妹子现在就认识龙天久,算是在这件事上惩罚一下他们,让他们找去吧,反正又不耽误练级!

  虚守在缓过劲来后,走过来对我双掌合十行礼,道:“勇者,你帮助天水化解此次危难,大恩不言谢,以后有需要的地方,我虚守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魔神穷奇分明是我打出来,根本不是你们天水的危难,看他说的这么真诚,我也不好意思反驳他,只能点了点头,道:“不必,我这人就是这么爱管闲事,哈哈!”

  虚守留下几个人打扫战场人,然后把我和英爽请回了天水氏族,到了氏族内,看到所有人惊慌失措,焦急的等待外面的战况,看到我们回来后,全都高兴的呼喊起来,一时间,我的名字响彻了整个氏族角落,彻底成为了天水的英雄。

  这一次对于我们两个的招待简直是贵宾级的,只是族内死了那么多人,虚守也开心不起来,这顿饭只有英爽吃的最为爽快,也许他是真的饿了。

  罗欣的状况很不乐观,失去双手后一直昏迷,到现在还没有醒来,他毕竟是原族长,虚守再不喜欢,于情于理都要去看看,我们也跟着过去,在茅屋之中,罗欣脸色如白纸一般,身上到处是血迹,气若游丝,连睁开眼睛的力气多没有,乌捷羽颓然的坐在旁边,低声抽泣着,我面色一暗,看来罗欣是活不了了。

  “乌祭祀,族长他?”虚守小声的问。

  乌捷羽抬起头,双眼通红,缓缓摇头。

  “哎!”虚守叹了口气,坐在了罗欣的边上,手放在他的身上,说道:“罗族长,你我虽然不合,但都是为了天水展,现在你这样,老僧实在是不忍心看啊。”

  罗欣轻轻一笑,有气无力的说道:“我走了后,天水就拜托虚守族长了,你可要多费点心,一定要让我族扬光大!”

  虚守双眼噙泪,重重点头。

  我看的唏嘘不已,虚守也是一条汉子,之前对他的种种观念,是不是真的误解了他?

  罗欣接下来的话,越来越轻,越来越弱,最终头一歪,死了!

  乌捷羽放声大哭,虚守擦了擦眼泪,不断摇头叹气,站起来,对我们说道:“我们先出去吧,让乌祭祀好好送一送族长!”

  罗欣这一死,说明龙天久彻底的自由了,想到这里,我还是有些高兴的。

  这天的天水氏族沉浸在悲痛之中,虚守带头,把战死的族人埋葬,然后用最高规格下葬了罗欣,族人无不悲痛过度,就连那些僧侣都掩面流泪,在中院的种植园,我能听到暗夜凶狼低声呜咽,好像在呼喊着罗欣的名字……

  在此之后,包括虚守在内的所有僧侣放下了手头工作,诵经念佛,度亡灵,天水的上空乌云密布,响彻圣华佛语!

  深夜的时候,我辗转难眠,这次的事情其实是我引起来的,没想到后果这么严重,死了一个族长,还死了那么多战士,我想给虚守解释,可是他根本不听,英爽从回来后,一直在闭目沉思,时不时的出一拳,然后不断摇头。

  这拳法……

  是龙拳,我暗暗吃惊,没想到英爽竟然开始自学龙魂的技能,看他的出拳有模有样,学成也是时间问题。

  门外敲打帆布的声音响起,有人来了!

  “是谁?”

  “是我,虚守!”

  “请进!”

  我连忙拍了拍英爽,一起站起身来迎接虚守,虚守并不是一个人进来的,还有很多名族人,有僧侣,有痛苦祭祀,有刀枪武士,帐篷里没一会的时间被挤得水泄不通。

  “勇者!我有事找你商量!”虚守说道。

  不会现魔神穷奇是我带过来的吧?我强自镇定,说道:“什么事?”

  “罗欣族长死后,族内少一个副族长,我看你年少有为,还是族中人士,今天又带领氏族解除魔神之围,所以我们商量过后,想定你为天水副族长。”

  “什么,这万万不行,我初来乍到,什么都不懂,怎么能成副族长?”我连忙推辞,这拉拢拉的太明显了,天水在林地是众矢之的,我要是接了,不就是往火坑里跳吗?

  “请勇者不必推辞,此乃虚职,勇者不必受其束缚,想走就走,想来就来,你只要知道,此职位,是所有天水族人为了感谢你的救命之恩才授予的就行。”

  我还没来及在说话,头衔自动变成了天水副族长,扶额顿,敢情是赶鸭子上架啊。

  “来,向副族长行礼!”

  虚守后退一步,族人们上前,全部一拜到底,大喝道:“族长!”

  我苦笑两声,这下不当也得当了。

  “各位免礼,我的副族长只是虚职,大家不要太当真。”

  我的任免,冲刷了不少悲丧气氛,所有人的脸上不约而同的出现了笑意,出现了希望。

  就在此时,一声尖叫传进了帐篷里。

  “族长,族长,不好了,出事了!”一个人连门都不敲就闯了进来。

  “怎么,魔神穷奇又来了?”虚守惊问道。

  “不,不是,是彩河镇的人给你送来了一封信!”来人把信递给了虚守。

  虚守接过来后,脸色一变,这是一封警告信,冷笑两声,自己族内出现大变故,彩河镇就上门来叨扰,真是好啊,打开后,一目十行,却是呆住了,这封信并不是警告天水氏族,而是让天水把我和英爽交回去,信中详细说明了我们如何对彩河镇不利,又是如何逃走,希望虚守能放人,如果不放,明天将会大兵压境,让天水直接从林地消失。

  “混账!”虚守冷笑一声,把信递给了我,说道:“勇者看看,彩河镇的人真是欺人太甚!”

  我接过信来看了看,也冷笑了两声,这帮无耻小人还真是穷追不放,把信交给了英爽,英爽看了一眼就愤怒的把信扔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柴暮炀要这样对你们?”

  “还不是神器的事。”英爽叫道。我急忙伸手去拦他的话,没有拦得住。

  “神器?”虚守问道。

  英爽才知道自己多嘴了,看了看我,我对他点点头,都说了,就说完吧,于是他这才把破贼弩的事情和盘托出。

  “哈哈!世间哪有什么神器,这分明是有特殊针对的弓箭,如果没有猜错,专门会对抢匪造成致命伤害,勇者,我说的对是不对?”虚守笑着问我。

  我愕然,也太能猜了,很自然的点了点头。

  英爽一愣,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柴暮炀一根筋,认准了的事情是说不通的,除非把神器交给他,这个奸贼,简直败坏了彩河镇的声誉。”虚守破口大骂,问道:“勇者,你准备怎么做?天水虽然刚经过一战,但是要和彩河镇做对的这点人还是出的起的,你现在是副族长,只要一声令下,数百人的队伍会迅集结,我们可以趁着夜色杀进彩河镇,找他柴暮炀问个明白。”

  我这时候倒冷静了下来,彩河镇的防御我见过,虚守这话也就是一说,如果真的要进攻彩河镇,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而且现在天水士气正低,不宜动任何征战。

  “族长,你回复柴暮炀,就说我已经离开了天水,他就不会为难你们了,现在你们要做的是修生养息,好好把今天这件事缓一下。”

  “你要离开?”

  我笑了笑:“当然,要不然在这里怎么找魔狼要配方?”

  虚守一愣,随机哈哈一笑,说道:“也是这样的道理,只不过,这样不显得急吗?”

  “不急!”

  “那老僧明天设宴恭送你!”

  “多谢族长!”

  “哪个,族长,副族长,小的还从彩河镇得到了一条小道消息。”送信的那人这时候支支吾吾的说道,说的时候看着英爽。

  “什么消息,讲来!”虚守说道。

  “这……”送信的人不敢说。

  “支支吾吾什么,说!”虚守道。

  “是,族长,彩河镇柴暮炀囚禁了石头村村长石安,说我们不放强盗和石英爽回去,就杀了石安谢罪!”

  英爽暴怒的站起来就要往外冲,吼道:“王八蛋柴暮炀,我杀了你!”

  “等等,别冲动!”我连忙拉住了英爽,安道:“你这样冲过去就中了他们的陷阱,非但救不了你爹,连你自己也要搭进去。”

  英爽这才止住了怒火,被我拉了回来。

  “还有……”送信人弱弱的说道。

  “还有什么?”英爽吼道。

  “甲,甲老板把你的娘亲和妹妹囚在了铁围墙,说,只要交出神器,就放了他们……”

  “混蛋!”

  妹妹可是自己心头的宝贝,自己出事她都不能出事,听到这样的话,英爽的怒气再一次被提了起来,推开我就要冲出去。

  我对虚守使了个眼色,虚守心领神会,在英爽后脑勺上重重一击,后者白眼一翻,晕倒在地,跟前的族人连忙把他抱在怀里。

  彩河镇此次的做法真是欺人太甚,这个仇我一定会报,只不过不是现在,彩河镇周围附属村庄太多,好多村子依靠着柴暮炀和甲老板过活,要是真的带着天水的族人冲过去,势必被他们包了饺子,如果他们只是抓了石安要破贼弩的话,给他们就行,但是现在他们竟然抓了手无缚鸡之力的慧心,这件事别说英爽愤怒,我也气不过,给他们破贼弩?他们想着吧,等我找到足够的人手,直接铲平你们彩河镇。

  哼哼,真实想不到,本来觉得彩河镇是最为安全的地带,没想到,那里成了最危险的地方。

  “族长,我要连夜出门,去往魔狼王座,把这一切了了,然后一起商讨对付彩河镇的方针。”

  虚守皱着眉头点点头,知道留我不住,说道:“你路上小心。”

  “英爽暂时留在这里,族长你可要看好他,不要让他意气用事。”

  “放心吧!”

  离开了天水氏族,我深吸了两口气,平复了心中的怒火,现在天水到底是好是坏,魔狼王座又有什么隐秘,我全都不在乎了,我现在只在乎的是,怎么纠合更多的力量去对付彩河镇。

  我的下一站,魔狼王座,先把魔狼大祭司的任务交了,看看能得到他们的信任吗。

  上马在林地里穿行,夜晚的风很凉,各种兽叫虫鸣传进我的耳中,感觉还是有些小恐怖的,突然间,东边方向一声巨响,数万只飞鸟被惊起,向幽深的夜空飞去。

  那里是风林山的方向,生什么事了?这时候我才想到,撸班一大早就赶来邪兽林地,这个时候应该到了。

  “撸班,你在哪?”我问。

  “风林山!”

  “风林山?你怎么不给我说声,那里爆炸了,你听到了吗?”

  “哪有时间啊。”撸班非常得意的笑道:“爆炸是我弄出来的,我在炸山,我擦,这里简直是宝山,一块石头都是珍宝,风林山的大王给我一座看起来不小的山头,让我随便采,幸亏我来的时候买了炸药,要不然还真不知道怎么下手。”

  “你个蠢蛋,你要把我吓死,大晚上的放炸药。”我骂道。

  “嘿嘿,老大你什么时候来,给你看看这里面的宝贝。”

  “很快了,你慢慢采,哦对了。”我把破贼弩的样子过去,说道:“能山寨一个出来吗,不要有什么效果,只要有样子就行。”

  “包在我身上。”撸班拍着胸脯答应。

  “我还有事,不和你聊了。”我说。

  撸班也不想和我说话,毕竟矿山的吸引力要比我大很多。

  看了看公会里面,没有一个人下线,现在都是深夜了,她们又要玩通宵吗?可是我这一天到晚不下线,也不好意思说她们。

  来到魔狼王座的时候,暗夜凶狼把我拦了下来,我会说狼语了,直接说道:“麻烦通报你们的大祭司,就说我强盗来了,交任务。”

  暗夜凶狼明显一愣,没想到我会说狼语,打量了我几眼,然后派魔狼去通报大祭司去了。

  一人一狼就这么四目相对,我有些尴尬,问道:“今天过的怎么样?”

  “还行,听到天水差点被灭的事情,我们还真的乐呵了一会。”凶狼说道。

  没想到事情竟然传的这么快,魔狼王座都知道了,天水和他们是死敌,他们当然高兴了,问道:“我能知道,你们为什么和天水有那么大的仇吗?”

  “我哪知道,我只是刚出生不久的凶狼,要问这些,去问头狼去。”

  “头狼?”

  “没错,魔狼王座长老级别的魔狼,已经存活了很久,他们应该知道仇恨的初始。”

  我点了点头,把头狼记在了心里。魔狼这时候返了回来,对凶狼低语几声。

  “进去吧。别耍奸!”凶狼冷冷说道。

  我敢吗?拜别了暗夜凶狼,大步向半山腰的祭坛走去。路上的魔狼都怒视着我,但是有了凶狼的信号后,它们没有一个人敢上来攻击的。

  祭坛的门口,两只凶狼卧在那里假寐,魔狼大祭司笑呵呵的站在门口等着我,看到我后,张开双手就拥抱了过来,笑道:“哈哈,勇者,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我警惕的后退两步,躲开了大祭司的怀抱,大祭司也不以为意,递给了我一张兽皮,对我说道:“这是易正药水的真正配方,好好保存。”

  我接过来后,把他们记了下来,把配方收进了背包,问道:“大祭司,我有一事相求!”

  “请讲!”

  “如果我要借用三千魔狼攻打彩河镇,你是否会借给我?攻打成功后,所有的天仙草我们对半分。”我说道。

  魔狼大祭司眼睛一眯,有些不情愿。

  “你六,我四!”我说。

  魔狼大祭司还是不说话。

  “你七,我三,再低我就另想办法了。”

  “好说!”魔狼大祭司终于点头:“你不但帮我杀了那么多的痛苦祭祀,还杀了很多僧侣和刀枪武士,这些都是我们魔狼王座的心腹大患,你帮了我们大忙,区区三千魔狼,不在话下,有需求的时候,尽管开口。”

  “多谢大祭司。”

  “大祭司,我还有一事想请你点明!”我说。

  “你们和天水为什么这么大的仇恨,到底有过什么过节?”

  魔狼大祭司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

  我傻了,你也不知道,蒙谁呢?

  “勇者不必怀疑,我是真的不知,请听我细细道来。”魔狼大祭司把我请到了祭坛中,祭坛里什么也没有,就是一个破山洞,地上有一堆干草,是大祭司平常入睡的地方。

  两人入座后,我听到了一段让我匪夷所思的话!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向天借命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永夜君王大道朝天万古神帝万域之王九星霸体诀重生之最强剑神诡秘之主我的1979修罗武神武破九荒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一起读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