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二百五十章王慎的担心(二)

今宋

作者:衣山尽

  老实说,自道君皇帝赵佶登基以来,横征暴敛,征花石纲,修建亘岳,建宫观道寺,已经使得百姓困苦不堪,阶级矛盾异常尖锐。

  而在他统治期间,民间的起义此起彼伏,其中最出名的方腊更是横扫整个江南。道君皇帝糜费亿万军资,命还算是横打张的童贯率王禀、刘延庆也就是刘光世父亲的西军精锐才将之剿灭。

  剿灭方腊平定江南之后,西军精锐趁大胜之机,北上征辽,收复燕云。

  可惜在河北,西军遇到了辽国的四军大王萧干和辽人不世出的人杰耶律大石。白沟河一战,西军全军精锐团灭,北宋积攒多年的物资毁丧失殆尽。

  经此大败,道君皇帝一朝所谓的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盛世景象瞬间千创百孔,这才有后来的靖康之耻国破家亡。

  老实说,这个时候,除了上层士大夫阶级,整个帝国的中下层对赵家人是极度失望和愤恨的。家国家国,是所有人的家国,可不是只是你们赵家人自己的。女真人的狼牙棒砸下来,落到的可是咱们普通老百姓头上。

  如果不是因为女真人残忍好杀,疯狂压榨百姓。而这一场宋金之战仅仅是如前朝宋、唐内战,估计百姓会毫不犹豫起抛弃已经彻底失去民心的赵宋。

  只是,这已经是民族危亡的时刻,赵家人就算再烂,好歹也是咱们自己人。一旦女真人得了天下,所有人都要成为他们奴隶的。

  这才有太行山区和山东此起彼伏的抗金斗争。

  可是,刘豫现在在河北建立了所谓的属于汉人的政权,很是能够迷惑不少人,也让那些有心投敌之人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作为一个穿越者,王慎自然知道女真人战斗力的强悍,这可是站在冷兵器战争颠峰的部队。上次建康之战,敌人的强悍就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不过,在进入中原这个花花世界之后,女真人就以让人瞠目结舌的闪电般的速度堕落下去,战斗力一落千丈,再不能战。在史料中,完颜兀术在和岳飞河南大战的时候,征发举国女真甲士,最后只得了几万人马,且大多心不甘情不愿地上了战场。更多的人甚至直接拒绝服兵役,大家都是有家有口有田宅有奴隶,身娇肉贵,自不肯再和敌人拼命了。

  而在今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宋军和女真战场上的主角换成了宋军和伪齐的汉奸军队。

  在那个时期,伪齐军的战斗力也非常惊人,刘豫政权为了配合金灭南宋的总体规划,拼命凑集军队,招纳江南群盗,组成傀儡签军十二军。

  以俪琼、李成、孔彦舟、徐文等群盗为统军大将,这些人的部下可都是从前西军的精锐,又经过长期战争的考验,极是能打。如果不是南宋又岳爷爷这样的强人,估计赵老九已经被他们给平推了。

  特别是金把陕西之地划给刘豫后,刘豫力量更壮。

  在这片时空里,俪琼还在刘光世麾下效力,李成已经受了招安,孔彦舟已经被王慎斩杀。还剩下一个曹成,他担心曹成会投降刘豫成为可耻的汉奸,特别在目前的窘迫形势下。

  如果那样,得了女真人的补充,谁也不敢保证他就不会南下攻打安陆。

  听王慎这么说,安娘也一脸忧色:“倒是不可不防啊!大哥,我能做些什么?”

  王慎低声说:“其实也没有什么,我这次去湖南,曹成等贼军不来也就罢了,等我剿了钟相,回到安陆,自然会出兵随州,顺道收复襄阳,以南阳盆地为咱们的根本。若他们提前投了女真,领兵来打,你也不用担心。某已经和陆灿、谷烈、呼延通他们商议过,各军只需守好城池和各地隘口,以静制动,一切都我回来再说至于你……”

  安娘何等聪慧,立即明白:“大哥这是让我和陈军法官整顿好内务吗?”

  王慎:“正是,陈达这人有野心,也是个干才。可他有个很大的问题,心思阴鸷,手段狠辣,又喜欢出风头。某每次叫他做事,这厮就喜欢将问题扩大化,有你镇着,家里倒不至于酿出大乱。”

  安娘点头:“我明白了。”

  王慎微叹一声,握住她的小手:“你一个女孩子,叫人当这个家受这个累,我心中也是不忍,我们泗州军实在是太缺人才了。”

  听到他这话,安娘:“大哥,你快去快回,应祥是个喜欢闯祸的,他这次去湖南若是做错了事,你只管责罚就是了。”

  “我也想快去快回,陕西那边估计又变,这陕西和河南说不会有一场大变故,可是,湖南那边又不能不去。”王慎微叹一声,笑了笑:“整整一个上午我都没看到应祥了,明日大军就有启程出征讨,他这个带军大将不在军营里,跑什么地方去了?”

  安娘忙道:“应祥应该回家看他娘子和孩儿,向他们告别去了,我这就去叫他走。”

  王慎用力握住她的手,摇头:“应祥这次和杜家娘子成亲以来第一次远行,别急,让他们一家三口说说话,咱们也不能不近人情。”

  安娘恩了一声:“应祥前天还来问,让我给他的孩儿取个名字。我想,这门婚事是大哥你说合的,我们岳家这第一个男丁的名字还得大哥你来取。”说起自己新生的侄儿,她满面的喜悦。

  就在前天,岳云的娘子生下一个男孩,这小子足足有九斤重,在他娘的肚子里足足折腾了一天,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娃娃坠地。

  若非杜家小娘子生的健壮,估计被那孩子折腾死了。当时,安娘就在杜家娘子身边。每到杜娘子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她就大声喊:“坚持住,用力,不要放弃。男人们在外面打仗,这里就是咱们女人的战场,不能输,挺住!”

  想起那个虎头虎脑和岳云一个模子做出了的婴儿,王慎就忍不住笑了起来:“就叫岳甫吧!”

  “什么辅?”安娘问。

  “那孩儿又高又壮,给牛犊子一样?”王慎看到安娘露在袖子外面白藕一样圆润的手臂,心中一荡,伸出右手食指在上面写了一个甫字。

  安娘这才明白,心中欢喜,念道:“东有甫草,驾言行狩。望这孩儿如同田间的新苗生得健壮,一世平安。”

  王慎笑道:“正是此意,安娘真是渊博。”

  他的手指还在安娘胳膊上不住划着。

  安娘属于小骨骼身子丰腴的女子,顿时吃不住痒,咯咯笑道:“大哥别挠,我这就去跟应祥说他孩儿有名字了,叫他早些回军营去。”

  王慎心中有一缕柔情涌起,如何肯放过安娘,一把将她抱住,笑道:“人家夫妻告别,你就别到讨厌鬼去打搅了。方才咱们说了正事,现在该说私事了,安娘,你就没有别的话同我讲吗?”

  被他一把抱住,安娘一身都软了,面带桃花,羞不自胜:“我……我我我……我没什么同你说的……”

  “真没有?”

  “真没有,大哥你回军营去吧!”

  “就这么急着赶我走。”王慎突然低头吻到安娘的耳垂上:“等我回来,在对襄阳用兵之前,我会娶你。”

  说完,他哈哈大笑站起身来:“我去也!”

  刚走出院子,就看到一个身材窈窕纤细的女子带着一个丫鬟过来。

  见到他,忙一福:“妾身见过将军。”

  王慎一看,却是孔贤的妹妹孔琳。

  为了避嫌疑,王慎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回内宅,平日间都是住在军营里,只每天来行辕一次处置日常事务。说起来,这还是最近几月他第一见到孔二小姐。

  和当初相比,孔琳好象又发育了一些,皮肤嫩得吹弹可破,人更是漂亮。

  当初之所以留她在府中,一是自己和她的关系有点尴尬,先让她住下再说,等以后慢慢解释;二是,泗州军的军官的军饷不太高,孔家的人口实在太多,以孔贤的那点俸禄,怕是养不了那么多人,暂时就由王慎负责她们的吃穿用度。

  王慎这人是个不喜欢给自己找麻烦的人,又有点大男子主意倾向,加上事务繁忙,也没工夫去管这个小女子的事情。

  他本打算等到江汉彻底平定,甚至等拿下襄阳之后,各军军官得到妥善安置之后,再将这小姑娘和孔家的家眷交给孔贤。到那个时候,孔少将军应该也负担得起那么多人的吃喝了吧!

  见到孔琳,王慎虚扶了一把,示意她起来,温和地问:“原来是孔二小姐,在府中居住可还习惯/”

  不但她回答,接着就道:“若是有什么需要的,只管同安娘说就是了。”

  说罢,就大步走了。

  孔二小姐这才缓缓地抬起头来,看着王慎龙行虎步的身影,眼睛中却充满了泪水。

  是的,先前院子中的一幕她都看到。

  说起来,已经好几个月没看到王慎,孔二小姐心中一缕思念就如同刀子乱扎。可惜,行辕前面乃是节堂重地,就算自己想也没办法过去。

  就在方才,她听人说王军使回来了,就再顾不得矜持,急忙赶了过来。

  可是可是……道思竟然……他看我的目光如此冷漠,难道说他心中没?

  “孔家妹子你来了。”院中传来安娘的声音,其中还带着喜悦。

  孔琳忙抹了一把眼睛,笑着回答道:“是,我今天想过来找姐姐说说话儿。”

  ……

  出了行辕,王慎就看到岳云一身戎装跟着出来,笑道:“应祥,你不在家里陪老婆孩子,这么急着回军营做什么?”

  岳云叫道:“身为一军统制,大军出征在即,还呆在家里,将士们有该如何看俺,俺以后还怎么带兵?”

  王慎一笑:“你是受不了你家娘子的烦,想躲个清净吧,我这才明白你当初为什么一意请战要去湖南了。”

  岳云抓了抓头,笑道:“须瞒不了军使,家里婆娘话实在太多,一会儿让我少吃酒,一会儿又说我吃肉太多,一会儿嫌弃俺身上臭不洗脚就上床。直娘贼,这成亲成家真没意思,早知道这样,当初我拼了命也不娶妻。倒是俺那孩儿生得好乖,将来长大了肯定是个勇士。说起来,那婆娘给俺岳家生了这么个孩儿,也算是立了桩大功劳,俺没个奈何,只能让着她。”

  王慎听他说得有趣,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果然被我给猜着了。”

  岳云:“听说襄阳的女真军队都抽调去陕西了,军使,咱们去湖南平定了妖人做乱回来之后,若是对襄阳用兵,俺依旧要打前锋,可不能少了咱们背嵬军。”

  “那是自然。”说到这里,王慎心中突然闪过一丝担忧,暗想:张浚在陕西也有一段日子了,他老人家不会不听我的谏言,依旧如真实历史上那样组织西军余部和女真主力决战吧?不然,为什么这些天从陈达那边的情报上说,襄阳甚至河南的女真主力纷纷调动去陕西,显然是在准备一场规模空前的大决战。

  难不成,富平之战还是如真实历史上那样发生了?

  这场大战的后果是严重的,此战之后不但陕西全境陷落,就连西军最后的力量也被女真彻底消灭。从此,陕西一地再没有能回到汉人手中,直到明朝。

  女真若是占领关中,再加上河南的兀术,呈犄角之势,江汉、襄阳处于两大地缘扳块之间,直接截断河南和陕西的联系,甚至危险到河南一地,必然会成为女真人首先打击的目标。

  到时候,泗州军顶得住女真举国之力吗?

  “张德远啊张德远,那日某将道理都同你说透了,你现在在陕西究竟在干什么呀?”王慎心中暗道:“看来,湖南一事得尽快解决了。等那边事了,我军急速回师,进攻襄阳,希望能够为陕西西军减轻一些军事压力。”

  “至于杜充密信中让我解决李成,我于李天王有旧……大丈夫光明磊落,又如何下得了手?”王慎忍不住苦笑出声,“兰若,兰若,咱们又有见面了。”

  眼前仿佛又出现那个潇洒明慧的女子,槊如闪电马如龙,浑身花绣耀眼明。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衣山尽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永夜君王大道朝天万古神帝万域之王九星霸体诀重生之最强剑神诡秘之主我的1979修罗武神武破九荒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一起读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