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九回太原陌刀

  司马无悔点了点头,也对眼前这把锈迹斑斑的大刀十分的感兴趣。于是立马拿起来掂了一下,确实十分的沉稳。杨飞一个回头,司马无悔已经撒欢地就往外面跑了去,一溜烟的功夫已经舞起来了。

  “司马小弟兄当真臂力惊人,这陌刀普通人举起来都十分的困难了,就算是军队里面身经百战的刀斧兵,也只能勉强抡着挥两下便也要休息半天了。你看他小子已经舞了好一会儿了。”

  虽然舞得招式很不像样子,不过赵别驾所说的却也不假。就算是力气大的勇士,多半也是靠着惯性才能够挥起这大刀的,但是司马无悔却能够如此得心应手,虽然招式别扭,但是这刀却像他的双手一样,精确地被控制着。

  果然,司马无悔真是一个武学奇才,虽然刀耍的十分没有章法,但是隐约中,杨飞觉得这刀法很像五虎门的刀法,想来是那天裘断水所使出来的,只是当时裘断水用的是单手的回旋刀,今天司马无悔用的是双手的陌刀,怪不得不像样子。

  “等下,等下,司马贤弟。”

  司马无悔虽然已经满头是汗了,不过呼吸也没有大喘,果然功力深厚。

  “司马贤弟,你这样舞五虎门的刀法也不行啊,刀法和刀的大小形状都是有关的,虽然顶级的刀客可以弥补其中的差异,不过你现在刀法还不熟,只是凭着记忆根本做不到。”

  “那怎么办?!”

  司马无悔一脸无辜地看着杨飞,十足的像一个玩蹴鞠输球的小孩子。

  “可惜我还有封晨都是使剑的,对于刀法都不太精通,要不就由赵别驾来耍一套刀法吧。”

  看到赵别驾的第一眼,杨飞心里就有一些怀疑了,看到他腰上挂着的跨刀就更加可以确定了,这把刀并非出于中原,相传这把刀原本出自于一个西方的国家,刀身中间略窄刀头却宽,这样的刀在中原能使的只有一个门派,就是罗生门。

  罗生门早在二十年前也是北方一个声名显赫的门派了,后面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在一夜之间就没落了。不再有人听到他们的消息,现在看来罗生门的人是归附朝廷了。

  赵别驾倒是愣了一下,下意识提了一下刀。

  “既然如此,那我就献丑了。只是我原本的刀法也是单手刀法,怕是司马弟兄学起来也不太容易,我这套刀法叫罗生门,本来是东岛的一套剑法,在这个基础上配上特有的刀。”

  说罢赵别驾从腰间抽出刀了,一板一眼地练将起来,说起来原本罗生门也算是有些名声的,只是现在赵别驾舞刀,刀法凌乱下盘不稳,实在很难让人看出当年罗生门的辉煌。

  大概四五十招之后,赵别驾收刀入鞘,大喘了几口气,看起来就是很久没有练过的样子了,只是旁边的侍卫还在不断地拍马屁。

  “赵别驾刀法精湛啊,这一套刀法行云流水,真是让人羡慕啊。”

  “这就是血手门攻来了,有赵别驾在,也没什么可怕的了。”

  “对,对。”

  ……

  司马无悔倒是显得有点无奈了,虽然他对招式一窍不通,只是隐约也觉得此人的刀法并没有那么厉害,尤其是当他还看过裘断水的刀法之后,就更加能够比较出来了。论度,这刀法吞吞吐吐的,论威力,这刀法软绵无力,就是步法,也是杂乱无章,司马无悔想着若是赵别驾这样的水准,怕是李封晨五招之内就可以获胜了。

  “这……赵别驾的刀法虽然精湛,只怕也不合适,这样吧,刀法的事情先放一边,当务之急先要在太原找一个铁匠铺,现在这刀锈成这样,已经没法用了。”

  众人都表示赞同,这就算是刀法再好,光是拿着一把锈迹斑斑的钝刀,也挥不出来啊,不过在杨飞看来,这刀倒也不难解决,只是要找到一套刀法,还要短时间内就让司马无悔练的有模有样,这简直就不可能啊。但是在面对即将袭来的血手门,司马无悔的强大内力和身法,几乎成为了杨飞唯一的指望了。

  “太原城北的集市里面有一家兵器铺,是我一朋友老丈人的店,他家里用料十足,童叟无欺,两位尽管去好了,打我青州太原刺史都尉府王福王大人座下别驾赵怀恩的名号,那边的老板自然就懂了。”

  这官场上一套一套的,还真是让杨飞不太习惯,连报个名号都要拉扯上那么多,这样看来倒是江湖上的人还爽快一点,也无非就是报个门派罢了。你要觉得打得过便动手,要怕输就认个怂,倒也是无妨的。至少从根本来说,名声只是实力的附属品,这就是刀剑上出真章,江湖道,便就是如此了。

  随着一个侍卫的带路,司马无悔和杨飞带着一柄锈刀,在太原的城市中七绕八弯地,到了一家兵器铺。这店虽然不大,但是里面倒也种类不少,从刀剑到鞭锏,还有一些很少见的兵器,比如长棍,双锤,这些兵器一般的官府和寻常的人家是不会用的,另外在一些角落还有一些常见的暗器。杨飞推测这家店,可能不仅接一些官府的活,极可能还专门帮一些江湖门派打造过大量的兵器。

  “老板,能不能按照这把刀打造一把新的?”

  从内室走出来一个光膀子的老汉,年纪五十开外了,不过体格看上去倒是很健朗,浑身冒着烟熏的味道,怕是正在里面烘烤着兵刃吧。

  老汉脱下身上遮着的袍子,走近了仔细看了看。

  “不行,这刀我们店打不了。”

  “什么?!为什么?”

  杨飞和司马无悔异口同声问道,这天下还有打不了的兵器了?

  “小兄弟,我先问你们,你们这刀是哪里来的?”

  “太原刺史都尉府王福王大人的衙门里面。”

  “那你们和王大人是什么关系?”

  “我们,我们是他府上的朋友,就是……说是这刀府上有用,要重新打一把。”

  杨飞说的也些支支吾吾的,到显得有些底气不足了。

  “那这事刺史大人知道?”

  “知道。”

  “不知道。”

  司马无悔和杨飞几乎同时说到,杨飞想着用刺史大人的名号压一压,而司马无悔多半是没有经过大脑就直接说出来了。

  那老汉笑了笑,只怕他心里早有答案了。

  “小年轻,我告诉你们,这刀叫陌刀,是军营里面专供的刀,一般平民百姓是不能用的,就算是官府衙门也很少见,这根据唐朝的刑典,私人地方是不能铸造陌刀这种长兵刃的。那可是要砍头的事,这要是王大人知道了,肯定不会让你们来我这边,我就是再混,这吃官司砍头的事,也不能干啊!”

  这倒是让杨飞和司马无悔十分意外的事情,竟然还有这样的法令。当然,对于江湖门派多半都是单打独斗的,也不可能有什么马背上的打斗,更别说是像军队里面步兵这样的战斗了,是截然不同的,所以江湖人士多用短兵刃,就连枪这样的兵器用的都极少,自然更没有人耍过陌刀这样的冷门长兵器了,所以对于相关的法令,也就知道的极少了。

  “这刀是给刺史都尉府的,也不能通融一下吗?”

  杨飞还在试图努力着。

  “这还是刺史都尉府的赵怀恩别驾让我们来的,说是你这边肯定会关照我们的。”

  “这老赵现在怎么也不长记性了,这能帮的我一定帮,只是这事弄不好要掉脑袋,这我一家老小的,总不能为了一把刀冒这个险吧。”

  杨飞倒也是很理解的,但是现在事态已经不由得他妥协了,无论是王福还是李封晨对于眼前的危机都或多或少有些忽视,再加上司马无悔奇怪的处境,杨飞有种自己一个人责任重大的感觉。

  “那老板,我问你,刑典里面规定的长兵器是多长呢?”

  “三尺五寸。”

  杨飞看了看这把锈迹斑斑的陌刀,突然灵机一动。

  “要不这样老板,我有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保证你吃不了这个官司。怎么样?”

  “你说。”

  “我这个弟兄臂力大的惊人,即使耍着陌刀也不需太多的力气,如果老板把这陌刀的刀部加重,然后把刀柄改成横刀的刀柄,这样一来顶多也就三尺不影响刑典,也可以保证我这个弟兄可以耍起来,只是不知道这样的活,老板你要几天可以?”

  老板又细看了一下刀,摸了摸,又用睿利的目光粗略地量了一下。

  “这刀可比一般的陌刀厉害多了,而且用的还是上好的铁材,看在你们是赵别驾的朋友,我和伙计今天连夜打,估计明年一早辰时应该可以做好。”

  “那就麻烦老板了,这是定钱,明天我们再来。”

  杨飞从怀里掏出钱袋,立马被老板给制止了。

  “想三年前刺史王大人上任太原城直到现在,他为人正直,为官清廉,这才让我们太原百姓有了营生,你们即是刺史府的客人,也就是王大人的朋友了,我老夫怎么可以收你们的钱,拿回去,明天一早尽管来取刀便是了。”

  早就听闻太原刺史是个好官,倒也不曾想到这影响竟有这般大,杨飞再一次小小的吃惊了一把,倒是一旁的司马无悔乐的开心。

  “我刚才还在想这刀会不会很贵,老实说我出门的时候也没带多少盘缠,这下可好了。”

  原来司马无悔这家伙是心疼自己的钱包,不过倒也是个爽快的家伙,杨飞笑了笑,两个人随着侍卫又回到了府上。

  如此一来,刀的问题是解决了,可是刀法还是没有着落。看着司马无悔的身影,杨飞又多了一些忧愁,自己是不是不该掺和在这个事情里面,如果是自己师傅的龙空大师知道了,是肯定不允许自己这么做的。

  然而,事情已经展到了现在的田地了,想要抽身只怕自己的良心都说不过去,杨飞再一次踏入刺史衙门,他觉得或许他并不适合江湖师爷这个职业,多多少少,让他觉得不自由了。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莱纳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永夜君王大道朝天万古神帝万域之王九星霸体诀重生之最强剑神诡秘之主我的1979修罗武神武破九荒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一起读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