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百五十四回强者为王

  黄河一线天有一些有恃无恐,毕竟他们一伙有四个人,而马战却是一个人行动。?虽然四个人一起动手未必能够打赢马战,但是这个家伙肥头猪耳的,想必要逃跑也不是什么难事。所以四个人骂的越起劲,却不知道一直暗暗隐忍的马战已经将自己的战意推到了最高。

  直到马战慢慢地抽出自己的风雷刀,四个绿林匪人才隐约觉得有些不对。一开始这家伙还和他们四个人骂骂咧咧的,但是这会儿已经有些时间没有开口了,然后他们才看到马战此时的脸色已经完全青了。

  这是要杀人的脸色,黄河一线天的四个人做越活杀人的买卖,这种脸色见得不少。只是以往给他们这种脸色的多半都是渡河的普通人,即便是他们杀气腾腾也没什么用,在他们四兄弟的手上也不过就是一两招的事情。但是马战不同,要真起横来,他们四个人合一块也绝对动不了他,但是匪人就是匪人,平日里面在黄河上面横惯了,怎么还会在意,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这是他们的宗旨。

  “喂!”

  马战刚刚抽出风雷刀,抬头冷不丁地叫了一声。

  这一声十分的反常,倒是四个人不太适应,这马战到底算什么意思。

  “怎么了死肥猪,你……”

  说话的是黄河一线天的老四,绰号狸猫的冯远。事实上黄河一线天的名声在北方虽然不好,但是也算有一些,但是他们四个人的名气就不怎么为人所知了。所谓的绰号只是他们自己起的,方便用来吓唬吓唬生人。

  狸猫的功夫其实很平庸,但是胜在为人奸猾而且跑得快,撑船杨帆是一个好手。同样的,骂起人来也很有特意,前面他现每次当他咬出“死肥猪”这三个字的时候,马战的浓眉都会不经意地抽一下,似乎是被骂到了心里去。所以之后每次开头,他都以死肥猪来招呼马战,并且还十分的洋洋自得。

  往往一个人得意的时候,就是他最疏忽的时候,当狸猫大声吼着死肥猪的时候,却突然觉得自己的胸口一凉,怎么到口的说不出去了……

  狸猫咬着牙,他常常把自己的寒刀往别人身上捅,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被别人捅了一个正着。可是,明明刚才这个死胖子还在自己两丈远的地方,怎么才一个抬头就……

  狸猫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却不知道这一刀马战是怎么捅过来的。不仅仅他没看清楚,就连他身边的三个弟兄也都没有看清楚,这死胖子怎么就能够在一瞬之间杀到了面前。

  黄河一线天的四个人都没看清楚,但是在背后的司马无悔却看得真真实实,马战虽然胖的不像样子,但是步子却迈得很大,而且不仅大还快,两丈远的距离,他一共就迈了三步,仅仅三步。就提着刀杀到了狸猫的面前,甚至当马战出刀的时候狸猫还抬着头在骂他死肥猪。

  马战是事实证明了,胖子不一定度慢。还有另外一点更加重要,就是别轻易将一个胖子惹怒。

  冰寒的风雷刀从狸猫的胸膛中拔出,马战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似乎刚刚自己出手杀死的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是一具稻草。狸猫的热血溅了马战一身,然而马战并没有后退,只是冷冷地将他的风雷刀抽了出来而已,甚至都没有转眼看狸猫两下,只是任由他倒向了自己。

  风雷刀算不上什么名刀,也没有特别大的刀身,但是其中却有一道深深的血槽,这一点跑江湖的人都明白,狸猫在胸膛被马战来了这么一下,是不可能活下去的。狸猫心里清楚,虽然不断的鲜血从胸口喷出,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怎么这马战就这么狠,竟然二话不说就给自己来了这么一刀。就算是平日里面自己做生意,多半也会给别人一些求饶的机会,除非今天的心情特别不好,但是,他们四个人可是黄河上面赫赫有名的黄河一线天,怎么就……

  直到死亡前的那一刻,狸猫才明白到,他们四个人终究是无根的浮萍,他躺在地上冷眼看着自己的三个称兄道弟的伙伴,他们可能可以逃走,但是谁都不会为了名不见经传的自己而得罪江南血手门。

  早知道就不为了那虚无缥缈的武功秘籍来这边了,还不如自己在黄河边上风流快活的日子,狸猫抽动了一下身子,一股寒意袭遍了他的全身,死亡已经降临。

  马战提着刀,看着狸猫咽下了自己的最后一口气,依然没什么表情。现在他的半边衣服都被狸猫的血染红,手上的风雷刀还在不断地滴血,样子看上去十分的阴森,在光火之中,马战谈谈地吸了两口气。

  “喂,你们三个人……还有什么遗言吗?”

  马战一句冷冷的话,让另外的三个人都吓破了胆。他们三个人可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一言不合就直接拿到冲上来,甚至都不给你反应的机会,这种作风可不像武林正派人士,倒是让人觉得这马战全身上下满是邪气。

  “大……大……大侠,饶命……”

  黄河一线天的老大叫李背,绰号太子。他之所以有这么一个绰号是因为做太子是他小时候最大的梦想,什么都不用愁,长大了就可以安心当皇帝。有一次喝酒的时候,李背就把这件事情说出了口,从此之后他就被周围的人戏称叫太子,久而久之听着倒也顺耳。

  可惜,李背有太子的名却没有太子的命,虽然作为黄河一线天的老大,但是实际上只是因为他的年纪比较大,事实上李背这个人还十分的胆小,有时候胆小是一件坏事,有时候胆心却是一件好事。黄河一线天之所以能够在黄河这个水匪纵横的地方活上那么多岁月,和太子的胆小有着直接的关系。

  这不,马战才冷冷地放下了一句狠话,太子就已经挪不动脚步了,直接噗咚地一下跪倒在地上。

  “大侠,大爷,求……求求你,饶我一条命……饶我一条狗命吧……”

  方才骂马战的时候,狸猫骂的最顺溜,而太子也不惶多让,眼看自己的小弟被一刀捅了之后,太子的内心已经完全奔溃了。如果在水上,自己还有机会可以逃命,但是就刚才这马战的度,怕是自己没出两步就该和狸猫一样躺着了,此时在他眼中,除了跪地求饶已经没有别的法子了。

  “大哥,你求他干嘛,我们三个人一起上,剁了这死胖子,给四弟报仇!”

  绰号雷暴的三弟看着他的大哥太子和二哥黄鼠,心里却也没什么底气,但是这火爆的性子也不容易改,他们四个人不就是骂了两句而已,至于一上来就直接出刀子吗?而且狸猫这个人虽然好色了一些,但是怎么着都是黄河一线天的一员,你江南五虎门的一个供奉上来不分原由的就下狠手,怎么都说不过去。

  雷暴才提手抽出自己的长剑,马战已经两步跨出杀到了他的面前,看着这架势,太子和黄鼠都不敢动弹。

  一招,马战就用刀挑开了雷暴的长剑,从他后背的右侧给他捅了一刀,马战的度很快,如果刚才杀狸猫是因为他们四个人没注意,那这下得度就不是占便宜这么简单了,而是实实在在的解决。

  雷暴刚刚还觉得马战在自己的面前,但是当自己的长剑一指之时,就觉得一刀寒刀咋来,他还没怎么注意,马战那肥壮的身影已经不在他的眼前了,一瞬之间马战绕到了他的背后,干净利落的一刀,直接捅入了自己的心口。

  “喂!”

  马战拎着风雷刀,依然面无表情,而雷暴就躺在他的脚步,长大了嘴巴。

  “我让你们说遗言,不是让你们说废话!”

  马战的不依不饶,让太子和黄鼠两个人看不到任何的希望,难道今夜黄河一线天就要在异国他乡全部折戟吗,太子已经被吓得挪不动步子了,满脸苍白没有血色,黄鼠也一脸冷汗,从没遇到过这种狠角色。

  相比较雷暴的火爆性格,太子更加懦弱一些,黄鼠则更加狡诈一点,现在的这个局势,就算是跪地求饶也没什么用,正面打更加是自寻死路,唯一的办法就是逃命。可是这胖子的度又快的吓人。

  好在黄鼠这个人办事比较牢靠,出黄河的时候就带了不少货在自己的身上,有丧门钉,有石灰粉还有一包毒粉。没想到这就要用上了,黄鼠没有太多的犹豫,掏出石灰粉对准马战就撒去,这个时候哪怕动手快一步都可能为自己争取到一丝活命的机会,撒完了石灰粉,黄鼠马上转身逃去,可是还没出两步,就现自己的胸口被狠狠地扎了一刀。

  “怎么可能……”

  一句话还没说话,黄鼠已经倒在了地上,他到死都没有明白这马战明明那么胖,怎么可能度这么快,甚至快过自己撒石灰粉,这一手可是黄鼠的绝活。

  眨眼之间,太子的三个兄弟已经都躺在了四边,眼前的这个马战实在太强大了,在这个强者为王的江湖中,没有好名声的黄河一线天,真的毫无尊严。(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莱纳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永夜君王大道朝天万古神帝万域之王九星霸体诀重生之最强剑神诡秘之主我的1979修罗武神武破九荒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一起读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