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二百四十五回最强援手

  裘林是一个传说,但传说也有陨落的时候。从小裘林就是五虎门的头牌,一直到三十九岁同龄中人无人能够胜过裘林,江湖第一的名号是公认的。二十年前的挫折,让裘林一度萌生了退隐江湖的心思,既生瑜何生亮,在南宫铭的惊雷刀面前裘林只抵挡了五十招就被打落自己的眉夜刀,五虎门一时名誉扫地,江北武林动荡,兖州五派的崛起,七派九帮的建立,这一切的一切都因为裘林败在了擂台之上。一战而败,让五虎门失去了整个江北武林,自此之后再也不能窥视中原。

  裘林一直将一切错误都归在自己的身上,于是他交出了掌门人之位,一心闭关。一关就是八年,整整八年。八年的时间裘林将自己关于一个山洞之中,除了眉夜刀和每日给他送饭菜的弟子,整座山上面没有任何其他的东西。裘林是一个十分执着之人,认准的事情就不会改变,从哪里摔倒就要从哪里爬起来,败给了南宫铭的惊雷刀他就要赢回来,无论多久。

  离风斩云刀就是这八年之间孕育而生的,只是当裘林重出山林之际,江湖已经不再是他熟悉的江湖,南宫铭已经身死,七派九帮已经成了规模难以动摇。而五虎门下面的小辈也一个一个崛起能够独当一面。裘林亦然已经不再是掌门人,索性当个不主事的太上长老,一边游山玩水闯荡江湖,一边寻找一个甚得心意的关门弟子,只是这一招就找了他十多年。

  宣州,裘林已经是一年多没回来了,去岁的新年裘林就在吐蕃没有回来,只是这一年多一别,回来竟然是如此的情形。

  自己的爱子倒在自己的怀中,曾经门内精英无数现在却是满目苍夷,裘林加快了脚步,因为他隐约之间已经听到了打斗声。裘彪深得裘林的真传,武功也算是一流,在裘林的心中裘彪自保能力应该还是有的,至于他的孙辈们,就真的不好说了。

  裘林的身法也很快,在前院之中追上了一群蒙面之人。因为裘林是从他们的身后追赶过来的,而且裘林的脚步几乎无声,于是裘林在身后让他们丝毫没有察觉。

  放在往常,裘林是不愿意背后伤人的,但今天例外,今天他要的不是一决高下,而是复仇。为五虎门上下的血债复仇,为自己爱子惨死复仇。裘林抽出眉夜刀来稍稍催动内力,对付这群蒙面人他甚至都不需要用上离风斩云刀。轻轻一挥,一刀摄人的刀气外放,没入前面五个蒙面人的身体之中。

  裘林的内力何等刚猛精纯,一瞬间这五个人便被他拦腰斩死。

  一口气死了五个人,这下蒙面黑衣杀手才意识到他们的身后跟来了一个绝世高手,慌忙之间他们每个人都用自己看家的本领,什么毒针,毒镖,毒蛇,毒蝎子,等等一切杀手利索的东西都往裘林的身上扔去。方才他们就是靠着这一手杀死了无数的五虎门弟子,现在只有一个人而已,除非他有三头六臂不然怎么可能抵挡地住如此多的毒物。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但是最高明的手段遇上真正的高手也有无奈的时候,裘林的离风斩云刀便是这些毒物的克星。眉夜刀一出,裘林云涌而出的内力在他的周身形成刀气,别说是读取,便就是绣花针此时都紧不了裘林的身。一招祭出便将所有的毒物斩落在地上,那些蒙面闪人看着地上挣扎的毒物不免得有些惋惜,这些毒虫毒蛇什么的也是他们精心饲养而成,此间花了不知道多少功夫,才有今天可以一举打败五虎门的成效,却在裘林一个人的身上折了本。

  “你等小人,妄为江湖中人!”

  裘林的杀心既起,又有谁能够拦住他,他横跨一步一个转身就闪到了右侧蒙面黑衣杀手之中,一招离风万里就将他四周的歹人杀翻在地。出招威力之大度之快,让所有的蒙面杀手都深感恐惧。这些杀手是不怕死,但他们也从未见过裘林这般的高手,几个死在裘林手上之人,全身上来有无数的刀伤,只一看就知道这刀法的厉害。

  “这人,我们根本赢不了。”

  怕只怕遇上跟自己根本不在同一水准上的敌人,无论你如何努力,都只是对方眼中的蝼蚁,很多的蒙面杀手都开始动摇,因为裘林的武功实在太高。

  “怎么了,怎么了,为什么不前。你们……”

  带队的刘猛一阵的狂躁,这次来宣州他的日子不好过。自己的刘姬一早被裘彪所伤,直到现在内力还没有恢复,而他呢确实接二连三遭到高手,先是被突破瓶颈的凌云行逼到了死路,刚刚还被裘荣砍了好几刀,伤口只是草草上了一些药,直到现在还痛的不行。若不是得罪不起宇文复,刘猛早就想不干了,但没办法,人在屋檐下哪有不低头,咬着牙他也只能带着这群蒙面杀手继续赶去书阁。

  但是走着走着,身后的人越来越少,这让刘猛的内心生出了一丝的恐慌,于是只好回头大骂这群孙子。但是才骂了一句话,他就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裘林的脸刘猛太熟悉了,即便是他化成了灰,刘猛也一定认得出来,因为二十三年前,就是裘林打败了他们兄弟二人,几乎将他们逼到了死路之上,若非他们两个人胆大直接跳崖,若非是他们两个人运气好掉落在了深潭之后,若非是宇文复早就计较救了他们两个人,雌雄双煞早就已经成为了过去。

  二十三年来无数个夜晚,裘林就是刘猛的噩梦,刘猛很想报仇,一血二十三年前的仇,为此他苦练功夫,这二十三年来未近女色,就是为了练一身刚猛的内力,但此时看到裘林,他的内心第一反应不是开战,而是有些害怕。

  “你……你……”

  刘猛早该想到,裘林本就是五虎门的掌门人,这次来宣州一直都没有遇到他,他还以为裘林已经死了,只是五虎门秘而不宣,毕竟这二十年来江湖中没有任何关于裘林的传闻。

  但是现在看到了裘林,刘猛知道,这道坎他是跨不过去的了。

  裘林眯着眼睛,刘猛的样子也让他有些熟悉,只是二十三年有些长远,裘林没有记起来。不过当他看到那一把黑钢剑的时候,他就明白了。

  “是你?!”

  裘林有些不敢相信,当年他亲眼看到刘猛和刘姬两个人选择跳崖的,百丈的山崖跳下去几乎没有活路,而且就算有也是一个一生残疾,不能再在继续修炼武功了。但是现在刘猛不仅仅没死武功还远比二十三年前厉害,裘林不明白,不过他不需要明白。

  因为当他看到刘猛手中的剑,感受到他的内力之时就知道裘荣是死在他的手中。

  “二十三年前,让你逃了一命。今天你没那么好的运气了,可有什么遗言吗?”

  裘林还是保持着当年的霸气,当年对付如日中天的刘家两兄弟,裘林还未出手就问了他们一句,你们可有什么遗言。只一句话就让刘猛刘姬吓了一跳,因为裘林说出一句话的时候没有任何的犹豫,不是叫嚣也不是口吐狂言,因为裘林的双眼平淡地如同看着两个死人一样。这种眼神刘猛和刘姬不陌生,平日里面他们杀一些不会武功之人也是如此,就好像狮子看着老鼠,猎豹看着幼犬一样的神情。

  而现在,裘林只一句话,再一次让刘猛的整个人一颤,他似乎回到了二十三年前,回到了那一刻他如同斩板上的青鱼,有的只是挣扎。

  “你……你……”

  刘猛的内心恐惧到了极点,没想到他苦练二十三年的武功竟然没有给他信心,相反他的内心竟然在裘林一句话的作用之下瞬间奔溃。

  “去死吧!”

  裘林一个箭步上去,眉夜刀如影相随,刘猛身体之时本能地反映,他抽出剑来想到对裘林一战,但是内心的恐惧,让他浑然忘记了催动内力。只一招,裘林的离风斩云刀就如飓风一般吹向刘猛的的右手。

  “铛……”

  刘猛的黑剑掉落在地上,他往后连续四步,一屁股坐在地上。右手手臂之上已经满是刀痕,几乎血肉模糊。

  裘林一步步逼近,刘猛则手脚并用将自己的身体往后挪。

  “别……别杀我,别杀我……门主!门主!救我啊!”

  刘猛甚至急出了眼泪,二十三年前裘林很厉害但至少没多少杀气,可现在裘林浑身上下都是杀气,刘猛只看一眼就知道,裘林绝不会放过他,绝对不会。

  “别……别杀我,我……我可以给你做牛做马,你让我杀谁我就去杀谁……好不好……别……只求你别杀我……”

  刘猛的脸色惨白,右手的鲜血已经在地上拖了一条三四尺长的血印子。

  “我刚才问你,还有什么遗言,不过既然你不愿意说,我也就不逼你了。”

  裘林双眼冷的如同寒冰一样。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莱纳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永夜君王大道朝天万古神帝万域之王九星霸体诀重生之最强剑神诡秘之主我的1979修罗武神武破九荒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一起读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