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三百五十八回高阳公主(三)

  驸马爷的府中,景色额外的秀丽。杨飞临湖而坐,一边还有佳人相伴本来应该是一件极为舒心的事情,不过杨飞的心性也不是那么容易走偏的,即便有佳人美景在前,杨飞也记得他这个贾卓凡到驸马爷府上到底意欲何为。

  “贾卓凡,你说这天底之下有真的感情吗?”

  高阳公主这辈子遇上了男人不少,但还没有一个真的值得她付出感情,可越是没有得到的东西才越是有吸引力。僧人辨机不过是高阳公主一时的喜欢罢了,要不然这些年来她也不会生活的那么安稳。辨机只是高阳公主一生中的小插曲,虽然有些痛,但却从未见血。

  “若是有一日,公主可以遇见一个人然后心甘情愿为他自断一臂,大概就知道答案了。”

  不知道为什么杨飞这么一说,高阳公主竟然有一些的向往,能够心甘情愿为一个男人自断一臂,这样的感情得深到什么程度才行。都说身体那是受之于父母,莫说是一臂,便是伤了一指那都是痛彻心扉之举,而为爱可自断一臂,这样的感情不就是高阳公主所求的。她用希冀的眼神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略有一些的沧桑,也有一些的不羁,这种感觉从未有过。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男子,竟然甘愿自己断了一臂,可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子,能够让他甘愿舍弃一臂。

  “那,那女子最后?”

  “难再见。”

  杨飞说完便拿起桌角的一个茶杯,小小地喝了一口。驸马爷府中的茶水自然不会是一般的货色,这可是正宗的大内贡品,平时想要在外面喝到一点都是极不容易的事情,稍稍入口就是一股芬芳充满在口中。

  “难再见?难再见!为何难再见?”

  高阳公主若有所思,说了两句。又眨着眼睛看着杨飞,对于这个比小十来岁的男子,高阳公主只觉得他处处透露出神秘的感觉。

  “既然自断一臂,自然是难再见的了。就算再见了又能如何,难道还能满心地希望对方接受自己吗?”

  杨飞说着的时候,脸色很是忧伤。杨飞不是在说别人的故事,而是再说自己的故事。王菲那是王一山的女儿,虽然不是高阳公主这般的金枝玉叶,但也不至于嫁个一个终身残废之人,这种事情都是不好传出去的。杨飞有自知之明,即便他现在身份特别,也知道这一点。很多事情,轮到自己就不那么容易了,算是一种心结。断了一臂就是杨飞的心结,李封晨也是。

  “卓凡,本宫以为你这自断一臂完全不需要有如此的忧心,甚至在本宫看来,你比这天下的男儿都要健全。你有何必要妄自菲薄呢,难道那些谨守礼法不让,心中只有六礼,只有生辰八字,只有明媒正娶,只有门当户对的人要比你健全?即便他们双手双脚都在,可就是你这自断一臂的勇气就远远不是他们可比的。”

  高阳公主越说越激动,这会儿她想的倒不是自己为别人断臂,而是在想这天下之间有没有人会为了她为了一个情字而自断一臂。若是真有,哪怕自己寻不见所爱之人,那找一个可以如此待自己的人,或许也是一件佳话。房遗爱虽然处处听自己的,性格懦弱,几乎到了百依百顺的地步,但他的这种让步和为了一个情字就自断一臂是完全不同的。

  “公主教训的是,可贾某心中苦涩,再难过去相见,即便相见了也不过是自己的一场梦而已,贾某有自知之明,高门府第是看不上我这独臂人的。而贾某又不愿意携这断臂之恩去要挟,到头来反而不美。公主美意,贾某心知却难以……”

  “哎……”

  高阳公主叹了一口气,或许这种感情她从未得到,也难以理解。她是先帝爷最爱的公主,从小到大要什么有什么,唯独就是这婚配难以自诩。

  “好了,卓凡。我这个地方你可以来,但不能多留。这不是拒客,而是为你着想。你在长安的时候得了空就多来看看本宫,有时间也和本宫说说你的故事。今日毕竟是驸马的生辰,面上的事情不能太难堪了。”

  两个人在独自在一起还不到一盏茶的时间,高阳公主虽然平日里面任性但也不至于什么都不懂不知道。留杨飞一个人在这里,时间长了这消息自然会传到驸马爷的耳朵里面。就算房遗爱不会做什么,但下面的人会有大把大把的人跳出来为难杨飞。虽然可惜,但今日面会只能到此为止。

  杨飞走出屋子的时候,屋子外面的张侍郎和婢子小春都松了一口气,因为只有一盏茶的时间,这算是高阳公主知道收敛的结果。只不过有了第一次就会有下一次,谁知道下一次会有多久。

  刚出去,杨飞尴尬地跟张侍郎笑了笑,两个人想视一下,张侍郎躲过了杨飞的目光。这乖乖可是高阳公主的入幕之宾,现在张侍郎就想完全离杨飞这个假冒的贾卓凡远一些,越远越好,省得日后的引火烧身。

  出去的路依然是张侍郎带着杨飞,走的还是原路,不过这一路走出去两个人一句话都没有说。张侍郎难以开口,杨飞也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等他们再一次返回正堂的时候,房遗爱这个驸马爷已经出来谢客了。实际上这一次的寿辰来祝寿的人真的是不少的,只不过大多数人是上不了这个宴席的,只是过来送一些贺礼算是找一下门路,方便以后好办事。多数人的做法是寻到房家的某些下人塞一点钱,通一通关系好做日后的用处。

  房府下人们的油水因此也就水涨船高了,这其中有一个叫李满的厨子,是驸马爷府中掌勺的一位。这人在长安城里面也算是小有名气,不过大家都不知道他的另一个身份,就是麒麟门暗门的人。这一次杨飞能够顺利进来他房家拿到房家贺寿的帖子,也是这个李满的功劳。

  从高阳公主那里出来,杨飞甚至都没能见到房遗爱,只是和房家的大管家说了几句话便就出了门。他现在的身份只是富商之子,能够上宴席的那都是有身份的人,就算是张侍郎也里面也只能陪一个末席,杨飞的这个贾卓凡的身份是连上席都不够分量的。

  出驸马爷府的时候,杨飞又回头往里面看了一眼,此时几个驸马爷都在一起,刚才一行人都是刚刚从内室出来,也不知道他们都在计划着什么事情。不过具体是什么事情杨飞暂时是肯定差不多来的,驸马爷府中自己的内线只是一个厨子,托一下关系弄一张名帖还行,真要刺探什么机密的事情还是办不到的。

  杨飞出去之后,在长安城里面随便逛了逛,之前张侍郎曾经跟他说过这个贾仲道和王爷的关系不错,不知道这个贾卓凡的身份是不是还能够给他带来一些额外的便利。但杨飞也担心,毕竟他可不是真的贾卓凡,如果王爷府中有人认出自己是冒牌货,那就走到头了。自己的运气不会一直这么好,在长安城之中杨飞如履薄冰,每一步都必须走的额外的小心。

  就在杨飞出来的时候,另外一件事情已经办成了。这是杨飞一来长安城就吩咐下去的事情,他这一次真正的目的只有一个人,长孙无忌。

  杨飞只是一个江湖人,想要绊倒吴王就需要一个和他势力差不多的对手。在朝廷之中有这个实力也不怕得罪吴王的人就只有长孙无忌一个人了。这个国舅爷当年先帝立储的时候就坚决站在了吴王的对面,将自己妹妹的嫡子捧上皇位。因为当年的夺位,吴王和长孙无忌无时无刻不想置对手于死地,只不过长孙无忌家里也是高门后院不容易进去。

  李满在驸马爷府中任职那是一个正好,麒麟门虽然厉害但也难以在长安城里面渗透到各家各院,要去长孙无忌的家中,首先得先买通门卫,其次是疏通好和管家的关系,这样才能够达到正厅,至于最后和这位相爷能不能遇上,能不能说上话就得看天意了。

  这些天门卫已经被买通,只是到了老管家这里进行的不太顺利。长孙无忌毕竟是相爷,不愿意和江湖门派牵扯太多,老管家这一点知道的清清楚楚,所以麒麟门的钱到了这里就遇上了困难。不过遇上困难也总有解决的办法,只要是人都会有弱点,这个老管家的弱点就是他的儿子。

  查到别人的弱点然后加以利用,这种事情再也找不到一个门派比麒麟门更加厉害了,不到一周的时间,因为这个老管家的儿子牵线搭桥,明日午时长孙无忌下朝之后,杨飞可以出现在长孙府之中,至于事情最后成不成,全看杨飞的一张嘴。

  这个消息,杨飞刚刚出门就已经有下面的门人告诉他,不过算起来这一次驸马爷府中一走也不算全无收获,高阳公主这个人任性的很,但杨飞觉得她其实也是一个可怜人。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莱纳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永夜君王大道朝天万古神帝万域之王九星霸体诀重生之最强剑神诡秘之主我的1979修罗武神武破九荒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一起读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