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34章醉意不在酒

  兰盼盼默不作声地坐在王芳华的身旁,心里却不安宁,眼见着夙愿得偿,竟不敢相信来得这般容易,总好像如梦似幻,惶惶然地不托底。

  “姐姐吃饭了吗?”兰盼盼正在胡思乱想,忽听王芳华陡然问了一声。

  兰盼盼心说,她始终都在鉴宝现场,一直等到散场,才跟随着王芳华走出来,哪顾上吃口饭呀,便笑着回道:“还没吃,不用妹妹惦记,我兜里带着馒头和水,随便吃点也就饱了。”

  “先别吃。”王芳华没头没脑地嘱咐了一句,再不多话,兰盼盼还以为她要请客哪,就把手放在了包里,寻思着这顿饭她来买单,也算是对王芳华略作答谢。

  车子行驶了半个钟头,停在了一座大楼前,兰盼盼透过车窗往外瞧看,墙体上竟挂着体检中心的字样。

  王芳华找好车位,扭头笑着说:“请盼盼姐别多心啊,咱们俩萍水相逢,却要在一起生活几天,我这个人呀,哪样都好,就怕生病,这才带着盼盼姐来做个体检,也好让妹妹安下心来,和盼盼姐百无禁忌地朝夕相处,您不会有意见吧?”

  “这个...好吧,我理解,那就做吧,也好让芳华妹妹放心。”尽管王芳华突此招,有欠尊重,让兰盼盼难以适应,但为了早日寻到她梦寐以求的那个物件,也就笑着忍下了。

  王芳华不免也有些尴尬,便抢着交了加急体检的费用,又帮着兰盼盼向检验人员解释了一番,说是她已经过了八个小时水米未进,虽然已过午后,但也符合验血的规定。在医护人员的反复确认下,这才让兰盼盼挽起袖子,在采血的窗口处抽了血样。

  两个人走出体检中心,王芳华也不急着找家饭馆,又带着兰盼盼去了洗浴中心。

  兰盼盼站在门外,有些犹豫地问道:“芳华妹妹,咱们俩可都没吃午饭哪,如果出现了低血糖,晕倒在澡堂子里,后果可就严重了吧?”

  “呵呵,没事的,你要是饿了,先吃个馒头,垫巴一口,我没事,天天忙,都习惯了。”王芳华云淡风轻地说着,便推开了洗浴中心的大门,再没管兰盼盼紧皱着眉头,慢吞吞跟在她的身后。

  两个人结识不到半日,如今却要赤身相见,兰盼盼不免有点难堪,总是刻意闪避着王芳华灼灼地眸光。哪成想,兰盼盼越是想躲,王芳华越是围着她的身前身后,不是摸一把她的前胸,就是拍几下她的屁股,或是捏捏她的大腿,有如专家鉴宝那般,嘴里还不时地出啧啧地惊叹声,弄得兰盼盼面色窘,不知所措,鸡皮疙瘩掉一地,还不好作。

  兰盼盼强忍着羞恼,终于洗完了澡,王芳华这才轻松愉快地问着她:“想吃啥,尽快开口,妹妹请你吃顿好的,川菜还是火锅,请盼盼姐别客气,尽管点。”

  “我这有馒头,还有水,就不麻烦芳华妹妹了吧?”兰盼盼被王芳华折腾了两回,心中尚有余悸,便想简单地对付一口,再不肯由着王芳华的性子,跟着她四处游荡了。

  “那怎么能行,盼盼姐到了cd,妹妹哪能不尽地主之谊啊,再说了,我也没吃哪,咱们不用费事,就近找家像样的饭店,先把肚子填饱,以后有的是时间,妹妹再陪着盼盼姐,慢慢吃。”王芳华说得亲亲热热,弄得兰盼盼不便拒绝,只好让她头前带路。

  王芳华把兰盼盼领进了一家川菜馆,进门就从包里掏出了五百元,放在了吧台上,又扭头对兰盼盼笑道:“我瞅着盼盼姐一路上也不消停,用手不停地往包里伸,妹妹咋能不晓得你的心思,盼盼姐就别争了,这顿饭必须我来请,你只管吃饱喝足,妹妹也就舒心了。”

  兰盼盼走南闯北,经常钻桥洞,打地铺,喝凉水,啃干粮,能省则省,从不枉花一分钱,可谓是遭尽了白眼,受尽了磨难,耳听着王芳华这番暖心窝子的话,竟把她感动得热泪盈眶,胡乱地抹了好几把,才将脸上的泪水擦干。

  王芳华点了一桌子的菜品,荤素搭配,营养均衡,红绿相间,煞是好看,都是些兰盼盼从未见过的美味佳肴,但王芳华吃得并不多,却忙乎着给兰盼盼布菜添羹,把兰盼盼吃得肚皮滚圆,连声告饶了才停手作罢。

  吃完了饭,兰盼盼不晓得下步还有啥节目,便坐在王芳华的对面,满啜着热茶,也不吭声,只等着她话。

  王芳华似是看出了兰盼盼的心思,便笑呵呵地让服务生结好账,起身叫道:“盼盼姐,走,回家。”

  走到了半路,王芳华却拿眼瞥着兰盼盼,轻轻地皱着眉头:“盼盼姐,冒昧地问一句,你今年有五十岁吗?”

  “唉,姐姐今年五十有二了,这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想起他爸走的那天,就像生在眼目前一样,时光荏苒,韶华易逝,转瞬之间,便已垂垂老矣喽,也罢,只求我的想儿快快乐乐,无忧无虑地生活下去,我倒是无所谓了。”兰盼盼抬手捋了捋梢,轻声慨叹了几句,无奈之情溢于言表。

  王芳华却打趣着她说:“盼盼姐,你才五十刚出头,正是女人韵味喷薄的好年华,怎么说自己老了哪,都是你这身老气横秋的衣服显得,我看这样吧,咱们先别回家,我给你买身好裙子,再做个面部保养,经过妹妹为你精心地捯饬一番,至少能年轻十多岁呢。”

  “可别乱花钱了,姐姐这辈子也就如此了,人常说女为悦己者容,即便是把姐姐打扮得花枝招展,哪个愿意来瞧呀,算了吧,芳华妹妹,有这闲工夫,还不如回家睡一觉哪。”兰盼盼与王芳华无亲无故,哪肯让她再破费,连忙哄着她快些回家。

  车子在人家手里,兰盼盼干着急,却也没用,就见王芳华把车泊到了购物商场的门前,下车就把兰盼盼给拽了下来:“盼盼姐,客随主便,跟我走,保证让你焕然一新,从此换一个活法。”

  兰盼盼不情愿地被王芳华拉扯着,走进了商场里,又木然让她搭配了几件合身的夏装。还真别说,经过王芳华的精挑细选,镜子里的兰盼盼像是换了个人似的,脸色跟着温润起来,身形也显得凹凸有致,仿佛又回到了青春四射的年代。

  “咋样,可以称得上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吧?”王芳华打量着兰盼盼,意得志满,赞不绝口。

  好看归好看,兰盼盼却不认可,躲进更衣室,把那身旧衣裳又换了回来,出来就自嘲着笑道:“芳华妹妹,姐姐老了,没必要浪费这钱,穿了也没人瞧,还是退了吧。”

  “怎么没人瞧了,你就安安心心地在cd住下来,过几天,我再给你找个老伴,盼盼姐就可以在cd养老了。”王芳华满含欣喜地念叨着,却没去瞧兰盼盼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别忙乎了,姐姐还有大事没完成,怎么能落脚cd哪,等妹妹得闲,去了西京,姐姐再报答你的恩情吧。”兰盼盼心里装着事,但没好生硬地顶回去,便故意把话题给岔开了。

  谁知王芳华笑了笑,接口应道:“不就孩子没结婚嘛,那有啥,妹妹都帮你操办了,只求盼盼姐安享晚年,再不形单影只了。”

  兰盼盼心急似火,巴望着早日见到那个朝思暮想的物件,只把王芳华当作了古道热肠的好女人,尽管她热情洋溢,有些过火,却也没生出防备之心。

  “走,咱们吃饱了,也不急着回家,你就陪妹妹去趟美容院,做个皮肤护理吧,天天在外,风吹日晒,妹妹都快变成黄脸婆了。”王芳华抚摸着那张嫩脸,嘴里念念叨叨,也没再征求兰盼盼的意见,动车子,就直接开到了美容院的门口。

  美容院的接待员似乎和王芳华很熟识,进门就夸张着表情打招呼:“哎呀,芳华姐,几天不见,您更漂亮了,肤色嫩白,显得晶莹剔透,有个词叫什么来着,哦,对了,天生丽质,当然喽,也离不开我们店的好产品,为芳华姐的青春永驻,保驾护航。”

  王芳华应是这里的常客,许是听多了她们老生常谈的客套话,并没因为接待员的几句喜庆磕,而沾沾自喜,只是淡然笑着问道:“你瞧瞧我们俩,是母女,还是姐妹?”

  兰盼盼从未涉足过美容场所,单凭这富丽堂皇地豪华装修和琳琅陈设,就足以使她眼花缭乱,目不暇接了,便畏畏缩缩地跟在王芳华身后,尽量垂着头,不让五彩斑斓的光线晃到眼睛,听闻王芳华这般出口相问,不免有些心慌。

  没想到王芳华随口一问,接待员却认起真来,双眼紧盯着兰盼盼,沉吟了很久,才指着兰盼盼问道:“芳华姐,她是您母亲?”

  “呵呵,随你怎么说吧,好了,给我的VIp包厢再加张床,我们两个要一起做。”王芳华再不多话,拉起兰盼盼的手,走到了一间包厢前,兰盼盼抬头去瞧门楣,却见门框上挂着一块隶书的匾额,镶嵌着一揽芳华四个大字。

  兰盼盼平时连护手霜都不舍得擦,哪懂得如何保养皮肤,进了门,便手足无措地站在墙边,瞅着护理员忙来忙去,却不知该躺在床上,还是应站在门后。

  等到美容床铺设完毕,王芳华连哄带劝地把兰盼盼安顿在床上,又冲着护理员吩咐道:“别怕花钱,用心弄,要是没让她年轻十岁,我可是不付钱的。”

  “放心吧,芳华姐,我们店里的护肤品享誉中外,闻名遐迩,保证让您的母亲腊尽春回,芳华再现。”护理员笑容满面地应承着,便开始为兰盼盼清洁面部。

  当湿漉漉地清洁液涂在了兰盼盼的脸颊时,她才回过神来,连忙坐起身,冲着王芳华推辞道:“芳华妹妹,姐姐这张老脸,不值得再重新装修了,这钱花的不值,我看还是算了吧。”

  王芳华并没答话,而是又对护理员下了命令:“别听她的,好东西尽管使,钱花少了,我可就不高兴了。”

  说完,王芳华平躺下来,朝着她身旁的护理员打个手势,随后便闭上嘴巴,开始了皮肤护理。

  兰盼盼僵直着身子,被护理员摆弄着,却比上刑还要难受,心里不住地嘀咕着,干嘛呀这是,真是想不通,非要花着冤枉钱,买罪遭,弄来弄去,还不是自己的那副旧面孔,就算被她们涂上几层汤汤水水,搞得容光焕,等回到家中,洗把脸,不又原形毕露了吗?

  兰盼盼满肚子的腹诽之情,却也挡不住护理员的拿捏动作,不知道过了多久,兰盼盼从睡梦中被王芳华叫醒,又冲着护理员问道:“你再瞧瞧我们俩,是母女还是姐妹?”

  “嘿嘿,那还用说,当然是姐妹喽。”护理员喜气洋洋地答着话,又把兰盼盼给扶了起来,送到了妆容镜子前。

  镜子里猛然间出现了一张俏脸,却把兰盼盼给惊着了,惶恐不安地问道:“她是谁?”

  王芳华笑眼瞧着双眉高挑,面色细腻,唇红齿白的兰盼盼,悄声回道:“那就请盼盼姐猜猜看吧。”

  兰盼盼定了定心神,仔细地打量着镜子中的自己,不由得惊诧万分,没想到被她们捯饬一番,竟变得这么耐看,非但肤色亮白,一改往日里的憔悴之相,而且脸型也略显瘦削,精致而紧绷,确有脱胎换骨之别。

  尽管兰盼盼心存感激,但还是不忍心让王芳华为她乱花钱,便打开自己的布包,转脸去问美容的价格,护理员却笑着回道:“芳华姐是我们这里的贵客,无须直接付款,都是定期结算的,您就别费事了,我们也不允许收现金的,谢谢您的合作,请慢走。”

  兰盼盼刚要去问王芳华,却见王芳华打开手机,把摄像头对准了她,还笑嘻嘻地叫着:“盼盼姐别动,我给你拍照美颜照,也好留个纪念。”

  照完了相,兰盼盼数出几百元,塞到了王芳华的手里,难为情地嘟囔着:“姐姐不是大款,也不知道该花多少,你也别客气,就留下吧,否则姐姐会过意不去的啊。”

  “盼盼姐,你太见外了,妹妹不差钱,咱们都快变成一家人了,干嘛总提钱呀?”王芳华把兰盼盼的手挡了回去,连头都没抬,忙着把兰盼盼的照片到了微信上。

  (本章完)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风云独揽.CS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永夜君王大道朝天万古神帝万域之王九星霸体诀重生之最强剑神诡秘之主我的1979修罗武神武破九荒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一起读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